黄金渔场

803 突然的访客2/5

803.突然的访客(2/5)

欢庆一夜祝贺哈姆雷当选市长,这是告别镇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市长,所以当然值得庆贺。

秦时鸥是主持人,所以遭遇了最多的灌酒,这时候就看出手下多的好处了。

一挥手,沙克带着一群渔夫挡了上去,干倒一帮人。

再挥手,尼尔森和伯德带着民兵们上去,又干倒一帮人。

三挥手,没人了?怎么会!秦时鸥对小休斯、萨格罗这些合作伙伴招手,你们也得上啊。

可怜黄浩嘉只是来看热闹的,也被拖了上去挡酒,他的小白脸更白了,连连摇头:“夭寿哦,噶你娘咧,仁家家不喝酒哇!别往嘴里塞了!”

中途杀出比利来,昔日的迈阿密情圣如今闷闷不乐,逮着谁就和谁喝,拿到酒往嘴里不要命的灌,这个气势震慑住了挑衅的镇民,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啊。

秦时鸥本来对比利竖大拇指,夸赞他的战术得当,可是后面看情圣越喝越狠,不像是来演戏的,赶紧拉住黄浩嘉问道:“你姐姐还是你妹妹,就是那个谁,她的感情问题咋样了?”

“干了,干了我就给你说!”黄浩嘉脸红脖子粗的举着手里的大啤酒瓶吼道,“干了我把我姐姐许配给你!”

秦时鸥叹了口气,对伊沃森说道:“这个找地方扔掉,就扔到萨格罗的车里吧,看萨格罗没什么问题。”

扔完萨格罗,他又指着比利:“这个也扔掉,扔到……算了。扔咱们家里,给他收拾个房间让他去睡。法克了。毕竟是为我挡酒挡晕的。”

秦时鸥这个主持人就是主持着怎么送大家回家,一直忙活到凌晨。总算街头上没有烂醉如泥的了,这样他才能回家。

站在街头往后看,街道上全是散乱的酒瓶子,啤酒红酒香槟撒的满街都是,估计未来一周,这街道上的酒味是散不掉了。

回到家里,秦时鸥去浴室洗了足足半小时才出来,他找到酣睡的小萝卜头,拎起它往身上几个敏感地方凑了凑。小萝卜头懵懂的睁开迷蒙的小眼睛,傻乎乎的看着秦时鸥。

感觉小萝卜头没有反感,秦时鸥放心的上楼去睡觉,留下抓狂的小萝卜头。

这小家伙鼻子灵敏无比,薇妮一直用它来检查秦时鸥身上的酒味,它既然没有特殊反应,那说明就没什么酒味了。

秦时鸥可不能让薇妮和孩子嗅到酒味。

这次睡的实在太晚,主持这种晚宴太浪费精力了,加上酒精问题。秦时鸥没有按时起床,实际上他躺下的时候就快四点钟了。

醒来的时候一看时间,已经有十点了,他迷迷糊糊的站起来。薇妮推门进来,帮他披上衣服给他准备好了洗澡水和牙膏牙刷,让他洗涮。然后告诉他道:“家里来了一对夫妇,说是来找你的。”

秦时鸥洗了把脸。含糊的问道:“谁啊?怎么不早点叫醒我?”

“刚来没一会,我这打算上来看看你。然后你就醒了。”薇妮一脸柔情的说道。

秦时鸥知道人家肯定不是刚来一会,薇妮也不是上来看了自己一趟,媳妇是看他昨晚辛苦睡的香,不忍叫醒他。

事实上以秦时鸥现在的体格,根本不必睡够八小时,四五个小时就足够了,他洗涮之后立马精神抖擞起来,几步走下楼看向大厅。

果然,一对大概五十来岁的夫妇坐在沙发上小声说着什么,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看向楼梯方向。

一看清夫妇样子,秦时鸥脚步立马加快了:“毛叔叔、杜阿姨,您二位怎么来了?我的天啊,我真想象不到,你们二位这是什么时候来的?!”

这两人就是毛伟龙的父亲,男的是京都锦衣卫二把手,女的则是一位专职太太。

他见过毛伟龙父亲多次,上学的时候就好几次,不过一直不知道人家是京都权贵,毛父也没有拿权势之类压过他们,对待毛伟龙的同学朋友都很客气。

“昨天到的圣约翰斯,刚才过来的,你挺好的吧,小鸥?”毛父微笑道,眉毛笔挺、法令纹深重,还是很有一番派头的。

秦时鸥请两人坐下,道:“是的,我挺好的,昨晚我们镇上弄了个集会,我挺晚睡觉的,结果我太太心疼我,估计就没有叫醒我,实在抱歉。”

毛母客气微笑,毛父挥手道:“道什么歉?薇妮是你太太吧?小龙在家里说过,说你找了个好妻子,确实啊,刚才薇妮照顾的很周到,瞧,茶一直没断下。”

秦时鸥回头对薇妮做了个鬼脸,薇妮站在楼梯口上优雅微笑,只是悄悄眨了眨眼睛。

重新给二老上茶,秦时鸥问道:“您二位这次来是?”

毛父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一股愁绪浮上表情,叹道:“我们能为什么来?还不是为了小龙那孩子?那个混蛋啊,真是气死我和他妈妈了……”

“别什么事都拖上我,我就看朵朵那孩子很好。”毛母不乐意的说道。

毛父皱眉道:“朵朵是好孩子,可你儿子娶得是朵朵吗?胡闹!你说他……”

“咳咳!”毛母重重咳嗽了两声。

毛父狠狠叹了口气,下意识掏出香烟,看看薇妮又收了起来。

秦时鸥说随便抽烟没关系咱们这里没有禁烟令,毛父笑道:“算了,女士总不会喜欢闻烟味,哈哈,等我出去了只有咱们爷俩的时候再抽吧。”

秦时鸥搓搓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毛父和毛母不说他也知道二老是为什么来的,肯定是毛伟龙和刘姝言那档子事。

但说实话,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开解二老,推己及人,如果自己找一个夜总会妈咪当媳妇,家里老爹老娘会是什么反应?打断自己的腿算是爱自己了。

何况,毛家可是政治世家啊,毛父那是在整个中国都有点头面的人。

说起毛伟龙,毛父和毛母就愁,他们两个也不知道怎么说了,最后毛父憋出一句:“爹娘没有不爱子女的,可这兔崽子做的过分哪!唉,本来不想管,可不管也不行,这小子要结婚了,我们可怎么办?”

秦时鸥一听这话‘噌’的站了起来,愕然道:“他要结婚了?!谁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