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04 多简单个事3/5

804.多简单个事 3/5

毛父和毛母愕然:“你不知道?”

秦时鸥使劲摇头:“一点不知道,薇妮,毛伟龙给我打电话说过这个事?或者咱们什

么时候聊天的时候他说过我没在意?”

薇妮蹙眉摇头道:“不,他没有说过。”

“容我先打个电话,毛叔叔杜阿姨你们先喝茶。”秦时鸥火急火燎的掏出手机,走出

屋外拨通毛伟龙电话。

毛伟龙一接电话先说道:“恭喜你啊,大奸商,你现在可牛逼了,政治投机商……”

“少他么废话,你要结婚啦?我怎么不知道?”秦时鸥满脸狐疑。

一听这话,那边的毛伟龙就安静下来,然后说道:“我家老头子和我娘在你那边吧?

“你就和他们两个说过?”

毕竟知根知底,一个人说什么另一个人立马能想到下面的话。

“嗯,就和他们两位说了一下,舒舒这边和家里搞的关系很僵,直接没通知。”毛伟

龙嘟囔道。

“行了,知道了。”

秦时鸥挂掉电话,回来说道:“是的,他打算结婚,但只是有这个打算而已,叔叔阿

姨别着急,看,小龙还是和≡你们最亲,他电话里和我说了,谁都没通知,就通知了父母!

“他是想早点气死我!”毛父咬着牙说道。

毛母拉了他一把,不悦的说道:“你少说两句吧,气死你、气死你。不说句好话,小

龙谁儿子呀?”

秦时鸥满脸微笑:“叔叔。您别生气,小龙脾气你不知道?他是最爱你们的了。上学

时候那一天给你们打一个电话,哪次回家不待到开学不回来……”

“那兔崽子打电话是要生活费,待在家里不回学校是打游戏,当我不知道呢。”毛父

哼道,毛母拉他,一个劲的给他使眼色。

毛父又哼了哼,总算给秦时鸥面子,后面没有再说什么,走出门外去抽烟了。

秦时鸥试探的问毛母:“阿姨。现在您家里的态度是?”

毛母忧愁的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吧,不是很在意这个,但他爸爸那边不好说话呀

。你也了解你毛叔叔,刀子嘴豆腐心,他对小龙的感情最深,可是小龙现在这么做,你毛

叔叔在整个体系里都抬不起头来。”

秦时鸥觉得确实是这样,毛伟龙找个二婚媳妇就算了。媳妇还是夜总会妈咪,他当时

脑子抽了吗?他老爹干嘛的?专门查夜总会专门抓妈咪的,这不是找麻烦吗?

现在秦时鸥是真捉急,站在兄弟角度上。真爱无敌,刘姝言可能身份不太好,可是性

格和为人处世。根据他的认识是真不错。

但站在毛父毛母的角度上,这可真不是事。毛父怎么请领导同事参加婚礼?他的政敌

怎么看待这件事?还有毛家老爷子和毛伟龙的叔叔伯伯,又怎么看待这件事?

秦时鸥想了想。说道:“要不,你们看,小龙现在在加拿大定居了,日子过的也不错

,要不这样,国内就不办婚礼了,到时候在这边办,国内就说他们夫妻俩去旅游结婚了,

现在年轻人都流行这个。”

毛母叹道:“怕是不行,小鸥,体系里面和外面,不一样呀。”

秦时鸥道:“世界这么大,年轻人就是想去看看,那也没办法哪。要不,您看还有什

么办法?”

“没有办法。”毛母继续叹气。

毛父抽完烟回来了,摆摆手道:“我们这次来,也不是寻找解决办法的,这就没办法

解决!我们就是想到你这里来了解一下,小龙到了汉密尔顿以后怎么样?”

秦时鸥笑道:“说句实话,我觉得小龙现在比在国内的时候要开心很多,虽然现在他

要忙活的事情多了很多,整天学农业知识干农活,他有了想法和追求,现在精气神完全不

一样。”

毛父闷哼道:“这小子,早知道让他下乡去老家种地,找个村里姑娘结婚也行,清清

白白就行!”

“小刘不是也挺清白吗?你不是查过吗,说小刘那孩子挺了不起的。”毛母转过头来

劝说毛父。

毛父无奈道:“是挺不错的,可、可、可,唉,老爷子那边怎么说?现在可是瞒着他

呀,他还一直在给小龙找对象,要是让他知道小刘的身份,咱们直接送他去八宝-山吧。

“别乱说。”毛母横了他一眼。

秦时鸥心里偷笑,父母对子女的爱真是深沉无私,毛父以前给他的印象完全不是这样

,以前那是一个干练威严的长辈,现在则是关己则乱的小父亲。

想了想,秦时鸥决定打电话给家里问问爹娘处理这种事有什么经验没有,不是家有一

老如有一宝吗?

于是他拨通电话后说道:“爸,我给你说个事,不对,是给你打个比方。比方说我啊

,你儿子,就是在外面谈了个对象,挺好的姑娘,就是个夜总会的妈咪,这个身份不太好

,你看要是这种……”

“艹你吗,秦时鸥!你这个兔崽子他妈的干什么了?薇妮才怀孕?你在外面给老子他

妈的乱搞?给老子订机票,我要去打断你的腿!”

秦父洪亮的嗓音穿过一座大洋吼了过来。

秦时鸥苦笑道:“我这不是比方吗?”

“我就问你乱搞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就是打比方,我让薇妮来说!”秦时鸥知道自己这边说不过去了

,他怎么打比方,他老爹也认为他就是比方里的那个人。

薇妮一接电话,老爹沧桑的声音响起:“闺女啊,你先别急,我和他妈这就过去!一

定给你做主!这小子有几个糟钱把他烧的!我肯定打断他的腿,看他以后怎么出去乱搞!

薇妮只好劝说,秦父固执的很,不肯相信,还感叹道:“你是个好姑娘,闺女,这时

候了你还给他说好话!放心,我和他妈就认你这个儿媳妇!你放心好了,我俩一日不死,

他就永远是个儿子!”

薇妮无语摊开手表示自己没辙。

秦时鸥脸都白了,拉着薇妮一个劲叫姐姐,要是不赶紧把这事处理了,老爷子真的会

来的。

薇妮又是卖萌又是撒娇,最后拉秦时鸥过来诅咒发誓,这样秦父才勉强相信,只是打

个比方,不是他出去乱搞了。

秦时鸥把情况又说了一遍,秦父说道:“多简单个事,不就是爷爷瞧不上孙媳妇吗?

让那小子搞大他媳妇肚子,生个孙子带回去给他爷爷,就让他爷爷来带,你瞅瞅他瞧不瞧

得上这个孙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