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05 我们要过去4/5

805.我们要过去(4/5)

秦时鸥将老爹传授的解决办法告诉毛父和毛母,两人低声商量了一下,精神都有些振奋,道:“还真有点意思,要是小龙弄个重孙子给老人带,说不准真可以。”

振奋完了,毛父又愁了,无奈道:“但这对我这边没一点帮助啊。”

毛母拉着脸道:“那你自己看着办,要儿子还是要面子。”

毛父掏出烟,又唉声叹气的出去抽烟了。

秦时鸥收拾出一间房间给两人住,让他们先住在别墅里,给毛父找了根好鱼竿,让尼尔森陪着他,专门带他出海钓鱼。

候紫轩终于兴高采烈的度假回来了,他特意找秦时鸥来销假,还给他带了一堆东北特产:“这是俺们山上摘的蘑菇,炖小鸡贼拉好吃,好不容易我才带着过了海关……”

“行,非常感谢你,猴子,看来你这次回家收获匪浅啊。那个我这边有点事拜托你,你这几天不用去上班了,陪我一位长辈出去玩就行,钓鱼、打猎之类。”秦时鸥说道。

候紫轩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工资?”

“照发。”

“哎哟那感情好!”候紫轩高兴起来,“就陪他玩啊?”

“嗯,不过你注意下身份,你是三陪,陪玩陪吃陪喝@〖,,他钓上来的鱼、打到的猎物,你都得做成菜。”秦时鸥说道。

“我咋觉得这话整的不得劲?”候紫轩皱眉说道。

“那你干不干?”

“肯定干!秦哥你我亲哥,你说的我咋能不干啊?”

“去吧,就那位大叔。别怪你亲哥我没提醒你,别惹他。他一句话你就别想在加拿大安心打工。”

“卧槽,他移民局的啊?”

“更牛逼。”

“卧槽。那就是公安局啦?”

“你倒是机灵的很!”

送走候紫轩,王磊和姚莉莉手拉手跑过来,两人见了秦时鸥先鞠了一躬,秦时鸥吓了一跳,赶紧扶起两人道:“这个走错流程了吧?不是先拜天地然后再拜家长吗?”

姚莉莉满脸羞红,跺了跺脚道:“秦哥你逗我们呢。”

秦时鸥打了个哈哈,问道:“到底来干嘛?”

王磊说道:“秦哥,马上就是九月了,我们学校要开课了。所以特意向您辞行。我和莉莉特别感谢您这两个多月来的照顾,您是我们出国见到的最大的大好人,谢谢您!”

秦时鸥这才想起,不知不觉竟然都要入秋了,他拍拍王磊的肩膀勉励道:“别客气,你们两个干的也很出色,葡萄园我经常去看,收拾的很好,竟然今年就结葡萄了。干得很好!以后你们有假期了,秦大哥这里欢迎你们!”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秦时鸥对王磊和姚莉莉其实没什么感情,可是分别的时候。还是有点伤感。

正好要给毛父毛母接风洗尘,晚上秦时鸥继续设宴,也算是给王磊和姚莉莉践行。

加西亚和塞丽娅也面露伤感之色。漂流岛快要建成了,建成之日他们也会离开。这次在告别岛,算是他们停留时间比较久的一站了。

当然。肯定是他们赚钱最多的一站。

一顿晚饭,毛父和毛母吃海鲜吃的赞不绝口,说这是他们吃过最鲜美的海鲜。

秦时鸥总算舒服一些,还是有识货的人啊。

晚上毛伟龙又打来电话,询问父母的情况,秦时鸥赶紧将解决办法给他说了:“你爸妈这边问题不大,据说问题大的是你爷爷那边?我给你出个主意兄弟,赶紧把你家舒舒肚子搞大,最好弄个儿子给你家老爷子送过去玩……”

“什么,玩?”

“你管他什么,反正就是让你家老爷子爽,那时候解决其他问题就简单了,听我的,赶紧搞大你家舒舒的肚子啊,我反正把薇妮肚子搞大了。”

毛伟龙野心勃勃的挂了电话,秦时鸥摸出那颗犀牛鞭,叹道:“别说兄弟不顶你,这好东西我一直没有舍得用,这次就送你了!”

后面准备睡觉的时候,家里老爹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问道:“儿子啊,你前面给我打比方,说那女的干啥的?”

“夜总会妈咪啊。”

“我记得也是,后面我打听了一下,村里在外面打工的说,这夜总会妈咪,就是鸡头?!”秦父惴惴不安的问道。

秦时鸥晕了,道:“什么跟什么,有的夜总会妈咪是鸡头,有的不是!我举例这个不是,只是普通带姑娘的……”

“别管是不是了,带姑娘肯定干不了多少好事,儿子啊,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觉得你最近思想很不对劲,这样,你准备一下,我和你妈准备过去,得让你妈给你上个思想课啊。”秦父苦口婆心的说道。

秦时鸥笑的不行:“小辉马上开学了,你们这又打算过来?将来小辉非得怨你们不行。”

九月来玩也行,家里九月还热的很,来这边算是避暑。

秦父哼道:“刚开学一个月不学东西,小辉也跟过来玩,暑假的时候他可是把课程学的差不多了,回去补一补就行了!”

秦时鸥也高兴,痛快的说道:“好,你们来吧,这次让秦鹏送你们去省城,到时候我叮嘱姐姐,在京都转个飞机就行了。”

挂了电话,秦父一脸狐疑的看向旁边表情紧张的秦母,秦母拉着他的手臂道:“怎么样,儿子怎么回事?”

秦父搓搓下巴道:“敌情不明啊,不过目前来看形势还是比较明朗的……”

“说人话,看几部谍战剧你跟我拽什么?”

“就是不太清楚,看样子还是比较乐观,应该就是打比方,小鸥在外面应该没有拈花惹草。再说吧,我觉他就算找小三,也不会找个鸡头吧?”

秦母冷哼一声,道:“找个鸡头就等于把小四小五小六小七啥的找齐了,不是更好?”

秦姐在旁边嗑瓜子看好戏,她才不信秦时鸥会找小三,同是年轻女人,她才最了解薇妮的手段,以自家那个傻弟弟,肯定玩不过薇妮的手腕。

爱子心切,秦父秦母一心担忧儿子走在错路上狂奔不止,第二天就让秦时鸥帮忙订机票,坐着秦鹏借的面包车晃晃悠悠去了省城,然后直奔多伦多。

在告别岛,秦时鸥抬头看看天空,嗯,乌云滚滚,要变天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