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13 最欣慰的事

813.最欣慰的事

秦时鸥和沙克划着小艇回到游艇,两个冰块箱子里满满的都是海鲜。

一个箱子里全是鱼,另一个全是贝类和海螺,不过没有藤壶。藤壶有多个种类,能吃的只有鹅颈藤壶,座头鲸身上的藤壶个头很小,是不能吃的。

收获结束,交易结束,秦时鸥和沙克就不再往水里扔鱼段。

几只座头鲸追逐了游艇一会,发现确实再没有食物落下后,它们不甘心的发出‘呜呜’叫声,秦时鸥给它们注入了一些海神能量,这样它们又开心起来,开始玩跳水。

先是有一只座头鲸用胸鳍狠狠一拍海水,身躯往上一挺,如一座小山般从海水中飞了起来。它们做惯了这动作,动作从容不迫,姿势优美动人。

不过最后它们落水的刹那动静有点大,跟滚雷一样。

事实上这也是它们捕食的办法之一,如果水面有虾群和小鱼群,它们落下的冲击波能将鱼虾们震死,这样捕食自然就简单了。

游艇一直开出去好几里地,船上的人还能听到座头鲸们跳起落入水中时候的声响,由此可知多么惊人。

没有了座头鲸的干扰,秦父等人就专心致志的开始钓鱼,运气不错,一开始就碰到了一条鲣鱼,足足有一米多长,在鲣鱼中这可属于大鱼了。

一米多的大鱼在水中挣扎力量是惊人的,秦父常年在地里干活。那也是有两膀子力气的,可愣是没法将它拽上来,反而鱼线被拉长了不少。

秦时鸥上去帮忙。教导老爸和大鱼怎么斗力:“别直接往后拉鱼线,这时候的鱼受惊正是力量最大的时候,你要顺着它放鱼线,然后告诉尼尔森按照鱼的游动方向开船……”

“和它角逐一会,放十来米线就往后拉个一两米,这样起码要熬个十几分钟,然后你再使劲往后收鱼线。慢慢来,钓大鱼急不得。”

秦父嘿嘿笑。心神沉浸在钓到一米多大鱼的兴奋中,全心全意的和那条鲣鱼进行拔河比赛。

过了一会,那鲣鱼没力气了,秦父趁机一鼓作气。很快将它给拔了上来。

秦时鸥介绍了一下鲣鱼,秦父恍然大悟道:“这就是金枪鱼呀?我以前光听说还没见识过咧,这鱼真漂亮。”

鲣鱼体型也是流线的水滴型,虽然比不上黄鳍金枪鱼更比不上蓝鳍金枪鱼,但毕竟是金枪鱼,也很好看。

秦父、马里奥和毛父都不是生活在海边的人,对海钓不太拿手,除了秦父运气好一开头就钓到了一条一米长的鲣鱼,后面三人钓到的都是小鱼。如海鲈、狭鳕、金眼鲷之类。

钓鱼的主力是沙克和尼尔森,秦时鸥给他们的鱼饵都含有最充沛的海神能量,对各种大鱼的吸引力简直没边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重头戏出现了,一头接近两米长的大金枪鱼中招,张开嘴咬钩了。

沙克和尼尔森立马开始配合,后者开船前者来掌控鱼竿,足足经过四十分钟的大战,这条鱼才被拖到了船边。

期间这鱼浮出水面挣扎。秦父看清后就说道:“这也是条金枪鱼是吧?不过块头真大!”

确实很大,这条金枪鱼的体长快有两米长了。两米金枪鱼和一米金枪鱼的差距是非常大的,不光体现在长度上,还有身体直径和那种气势。

秦时鸥看了眼这条鱼,附和老爹道:“对,这也是金枪鱼,马苏金枪鱼。”

毛父咂咂嘴,秦父问怎么回事,前者毕竟见多识广,平时吃过生鱼片次数不少,便解释道:“你刚才钓到的那个鲣鱼,是不太值钱的,这个马苏金枪鱼很值钱,看这条两米长的鱼,应该能卖十来万。”

他说的十来万是人民币,换算成加元就是两万元,确实差不多值这么多钱,马苏金枪鱼在金枪鱼属中价值仅次于蓝鳍金枪鱼,犹在黄鳍金枪鱼之上。

马苏金枪鱼的体内脂肪含量是很高的,味道不比蓝鳍金枪鱼差多少,后者赢在数量少比较珍稀。

日本市场上,很多生鱼片说是蓝鳍金枪鱼,其实用的是马苏金枪鱼,蓝鳍金枪鱼一年产量就那些,怎么能供应日本几亿张嘴?

马苏金枪鱼比鲣鱼可要漂亮的多,它的上半身是透露着淡金色的深蓝色,下侧与腹面是银白色,上面有无色点排列的无色横切线,鱼鳍是蓝黑色,尾部龙骨脊呈黄色,就像一件艺术品。

迅速的放血和摘除内脏与鱼鳃,沙克和尼尔森将马苏金枪鱼放进冰舱里用冰块先冰住,然后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才重新拿出来处理。

秦时鸥架起烤炉,他教导老爹烤鱿鱼,自己则处理印鱼。

印鱼很懒,一生中找到宿主之后甚至可能再也不动弹,故而鱼肉很嫩很细腻,是一种不差于鳗鱼的美味。

普通捕捞捕获的印鱼一般也就二三十公分,但座头鲸身上攀附的这些印鱼个头很长,最大的一条接近八十公分。

秦父看了两眼直摇头,说海里真是什么玩意儿都有,这东西长得可太怪了。

秦时鸥笑道:“还真是,日本人以前认为这种鱼是落水而死的亡灵出于对同伴的怨恨而形成的怪物,挪威人还称呼它为海怪呢,不过人们知道它好吃之后,它就变成食物了。”

清理了印鱼的内脏,秦时鸥用两种方式来做,一种是将鱼剥皮之后切成细腻的鱼肉条,这个要用油炸着吃,另一种是清蒸,用来蘸酱油吃。

鲣鱼则被分段烧烤,沙克将马苏金枪鱼的鱼腹切下一块片成小片,这就是做生鱼片吃了。

秦父对生鱼片无感,拿了一片蘸芥末吃后连连摇头,道:“这有什么好吃的?你们吃吧,我还是吃炸鱼吧,这个好吃。”

马里奥吃得惯鱼片,一边吃一边点头竖大拇指夸赞道:“美味,真是美味!”

秦时鸥拿了一串烤鱿鱼,吃一口喝一口啤酒,坐在甲板上吹着海风,感觉小日子惬意无比。

秦父端着一盘子炸鱼肉条和烤鲣鱼肉,坐到秦时鸥身边感慨道:“放在两年以前,这日子你爹可想都不敢想,你说人生真是奇妙呀,咱运气真好,老秦家一下子翻身啦!”

毛父喝着啤酒笑道:“这是小鸥有能力,和运气关系可不大。”

秦父哈哈大笑,迎着海风,意气风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