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14 热闹的夜晚

814.热闹的夜晚

在海上游玩到下午,秦时鸥才让尼尔森返航。

他们这次出来和座头鲸很有缘,回去的时候又遇到了这群大家伙。

座头鲸群以虾和小鱼为食,这次它们就遇到了一个大型北极虾群,可把它们给乐坏了。

两只大座头鲸再次玩起了杂耍,它们冲进密集的虾群中,竟然不可思议的将身体弯成了半玄月,这样它们将尾巴向前弹同时张开大嘴。

虾群受惊往前游,等于自投罗网,座头鲸张着嘴巴玩守株待兔就行了。

其他座头鲸捕食的方式更有玄奇色彩,它们从二十多米深的地方作螺旋形姿势向上游动,大嘴也张开,不过不是捕食,而是往外吐出泡炮。

鲸鱼们吐出的气泡大小不等,这些气泡上浮上升到水面,形成了一种圆柱形的气泡网,看上去就像一只巨大的海中蜘蛛编结成的蜘网。

这样气泡网一路驱赶,将北极虾就围堵在了网里面,随着气泡上升,虾群不断被逼向网中心,这样等它们跟着气泡浮到水面就集中了起来。

座头鲸们跟在气泡网后面,最后从水下张开大嘴,好像吞食气泡一样,将里面密集的虾群吞进了嘴巴,这样虽然费劲一些,可是效率很高,一次能捕获很多北极虾。

秦时鸥看着这些大胃王捕食自己的渔获倒也不气恼,不说他决心要养活这些鲸鱼鲨鱼之类。就说它们在渔场吃了东西也好,排泄物对海藻来说是大补的养料,渔场现在就缺少这些养料。

游艇开进码头的时候。已经夕阳西下。

小布什和尼米兹在外面玩腻了,呼啸着飞了回来,当然,它们又是羽毛凌乱,也不知道它们整天干什么,薇妮说它们在外面打架,秦时鸥却不知道它们能跟谁打。

金雕?不可能。金雕可不是一只大军舰鸟和一只幼年白头鹰能打的过的,除此之外还有谁能跟两个家伙纠缠这么久?

沙克将马苏金枪鱼拖了下来。秦时鸥说今天晚上把这鱼给弄着吃了,秦父建议说这么大的鱼就这么吃掉可惜,最好留下一部分肉,他来做家乡的烤鱼和熏鱼。

想起家乡焦黄喷香的烤鱼。秦时鸥也是垂涎不已,反正这条金枪鱼得有一百四十多公斤,用一半做晚餐也够了,另一半留下做烤鱼和熏鱼。

马苏金枪鱼就适合做生鱼片,但秦时鸥估计父母一家都吃不惯,便改了做法,他想起了在东京时候手冢孝太的做法,那可够新颖的。

大块的鱼骨被剔除了下来,本来要扔掉的。秦时鸥让沙克去烤制。

鱼骨在船上的时候已经用酱油醋和料酒腌制了起来,现在拿出来先用平底锅煎一遍,再放到烤炉上用小火反复的烤。烤干后放进烤炉里还要烤,一直要烤到酥脆才行。

马苏金枪鱼和蓝鳍金枪鱼一样,都有一层坚韧的鱼鳞,也就是鱼皮外面还有一层皮,这层皮是它的鱼鳞。

秦时鸥将鱼鳞切成一条条用油沥干炸了,洒上孜然粉和辣椒粉。端上桌后很受欢迎。

鱼皮自然是蒸熟之后用冰块镇好,好像拌凉皮那样。秦时鸥把切成丝的黄瓜胡萝卜火腿蒜苗与鱼皮放到一起,撒一点麻油和香醋,最后倒入花生碎,一道菜就出来了。

加西亚看的大开眼界,赞叹道:“这就是中国料理中金枪鱼的吃法吗?真是别具风格,真让我吃惊,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吃法!”

秦时鸥咳嗽一声,含糊的说道:“其实这应该是日本人发明的吃法吧?不过做法上我有所变动,用的是我们那里拌凉皮的方式,应该味道更好。”

实事求是是秦大官人的优良作风。

鱼肉有一部分做了鱼片,另一部分秦时鸥让伯德用快刀剁成肉末,用蛋清调和了淀粉蒸熟,然后包裹进了烘烤过的紫菜和海带里,做成了各种手卷。

马里奥和米兰达对秦时鸥的厨艺大为赞赏,感慨道:“薇妮总算干了件正确的事,找了个好丈夫。”

“是啊,当初她去航空公司的时候,我最担心的就是她被花花公子给骗了,能遇到秦真不错。”

薇妮的娥眉缓缓倒竖起来,旁边正舔着脸求爱抚的小萝卜头一看情况不妙,夹着尾巴就跑,虎子和豹子则钻到桌子底下老实的趴好,享受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秦时鸥咳嗽一声指了指自家爹娘,薇妮的娥眉立马舒缓下来,脸上笑容变得羞涩又幸福。

“妈的,这才是演技派啊。”秦时鸥一边炸毛鳞鱼一边感慨。

上次酱制的猪头肉还有,秦时鸥放进了冷库里,冰的结结实实一点异味没有,晚上拿出来切了上桌,秦父和秦母都很好这一口。

平时只有秦时鸥吃猪头肉,一点意思也没有,现在和父母家人一起抢着吃,感觉相当好。

秦父不喝啤酒喝白酒,看到猪头肉乐得不行,笑道:“这才是下酒的好肴,不过这猪头咋的这么怪啊?”

“这是野猪头。”雪莉介绍道,“你瞧它长得多吓人!”

小辉一筷子夹了好大一块,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咀嚼的开心,含糊的说道:“吓人那就吃掉它!”

黑刀暗地里竖起大拇指,对伯德说道:“boss一家都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吃饱喝足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开始有人来出售找到的知了猴,秦时鸥晚上没事干,带父母和姐姐一家也去捡知了猴。

秦父有些吃惊,道:“立秋好些日子了,家里这会早没有知了猴了,加拿大咋还有?”

秦时鸥解释道:“加拿大纬度高,夏天来得晚,这里的蝉比家里迟一段时间才能爬出来。而且它们活的时间更短,基本上出来二十多天**后,就死掉了。”

秦父感慨起来,道:“那它们的日子够短的,还是别吃它们了,留一条活路吧。”

看老爹大发善心了,秦时鸥笑道:“谁说它们日子短?它们生命比家里的知了要长多了,不过大多日子是在地里生活,一共能活十七年呢。”

薇妮也帮忙说道:“在加拿大,蝉是害虫,很多地方用农药杀死,连成虫加幼虫都是这样,还不如我们这样人工捕捉呢,起码能捕捉到的只有一小部分,大多数还会活下来。”

这么一说,秦父顿时没了压力,渔场一群人分成几队,浩浩荡荡的杀了出去,热闹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