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15 当前重任

815.当前重任

自己寻找加上收购,秦时鸥一晚上收了两百多斤的知了猴,全部用盐水腌好放进冷库冰冻了起来。

秦父问他收购价,知道之后咂咂嘴,道:“还真挺便宜的,不行咱们弄个生意,你在这边收知了猴,我和你姐夫回家找大酒店卖。”

秦时鸥不感兴趣,道:“这能赚多少钱?还不如我多养几条鱼呢。再说,你以为这种东西那么容易出海关?光是检查检疫局就能卡死。”

秦父道:“那你收这么些干嘛?”

几顿饭他就看出来了,渔场里的人,除了秦时鸥和奥尔巴赫喜欢吃、薇妮能偶尔吃几个之外,其他人都不吃,孩子们也是,他们当初流浪的时候吃过烤知了猴,但那是饿的实在没东西吃的无奈之举。

秦时鸥嘿嘿笑道:“这东西高蛋白呀,反正存着坏不了,慢慢吃,能吃一年吃一年,能吃两年吃两年。”

他一点不担心会坏掉浪费,渔场可是有伊沃森这个荤素不忌的饭桶,另外虎子和豹子也喜欢吃炸知了猴。

上午,秦时鸥正在和沙克讨论渔场鱼苗补充问题,毛伟龙电话打了过来,问道:“禽-兽,我家老爷子和我额娘还在你那里吗?”

秦时鸥示意沙克先去忙,然后说道:“在啊,我说你小子什么时候带媳妇孩子过来?反正兄弟我看的很准,你老爷子你额娘还是爱你的。”

毛伟龙叹了口气,后面不说什么了,话筒里一片沉默。

秦时鸥知道这兄弟心里难受。可他也不能多说什么,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从这方面来看他是外人。

沉默了好一会,毛伟龙用疲惫的声音说道:“我想去见他们。兄弟,我特别想去,可是我比你了解我家那两位的脾气,我要是带着舒舒过去,唉,肯定不行。”

“怎么不行?我在旁边呢,何况还有薇妮和我爹娘,搞的定!”秦时鸥笃定的说道。

毛伟龙苦笑一声,萧瑟的说道:“真那么容易搞定。我至于都要和他们断绝关系?你多陪我爸妈玩玩,让他们散散心,我这边还要准备结婚的一些事情,实在没精力。”

秦时鸥一怔,道:“你真的要最近就结婚?”

毛伟龙说道:“这能说着玩吗?宋俊梅和严飞是国庆期间结婚,我得在他们之前,到时候把他们叫过来玩玩,大家叙叙旧,这样大学感情不就又回来了?”

一听这话。秦时鸥突然之间很受感动,他明白了毛伟龙急着结婚的原因,就是因为之前的一个承诺。

大概两个月前,毛伟龙和秦时鸥说大学有同学结婚。结果人家没有通知秦时鸥,这时候秦时鸥知道,自己和同学之间有了很难跨越的隔阂。心里非常难受。

当时毛伟龙说,这件事交给他。肯定能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原来,毛伟龙想到的就是这个办法。利用他的婚礼做缓冲,来给他和大学同学之间重新牵线。

什么是兄弟?这就是兄弟!

秦时鸥深吸了口气,道:“你说实话,龙哥,你着急结婚是不是就因为我和大学那帮人之间的事?”

毛伟龙没有遮掩,道:“有一部分原因,但更主要的是,我不想再拖下去了,我要给舒舒一个完整的婚姻,给朵朵一个真正的家!”

又沉默了一下,毛伟龙说道:“在农场生活的这段时间,我们三个人都很开心。你不知道,兄弟,朵朵在国内,根本没有笑过,我带她看过心理医生,说她有儿童性忧郁症。”

“现在呢?”秦时鸥有些吃惊,他第一次见朵朵就觉得小姑娘性格有点问题,可没想到会和儿童性忧郁症这么严重的问题上想。

“现在天天有笑脸!昨天我和她带小狗去抓窜进农田的野兔,你没看她高兴成什么样!我就想过这样的生活,简单点就行了!我没有什么追求啊!”毛伟龙说到后面语气越来越重。

秦时鸥默默的点点头,又问道:“婚礼什么时候?”

“大概中秋前后,我这次要请的很简单,就是海哥一群发小和咱们大学同学,我发小随时有空,现在就等同学们的时间安排,他们给出一个统一的时间,我就选做结婚日。”毛伟龙说道。

秦时鸥皱眉道:“不用算一个合适的日子吗?”

听了这话,毛伟龙苦笑起来,道:“算日子?不用,在加拿大还讲究这个干嘛?挑个大家都合适的日子,就行啦!”

秦时鸥深吸一口气道:“那你选日子吧,选好了告诉我,别的你不用管了。”

他挂了电话,想了想给小布莱克打去电话。

小布莱克接到他的电话笑了起来:“秦,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合作伙伴吗?我以为你从电话里丢掉了我。”

秦时鸥笑道:“这怎么可能,不废话了,最近我找到了一艘沉船的影子……”

“什么船,都有什么?正好,秋拍快开始了,赶紧联系比利捞上来,到时候赚上一笔!”小布莱克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秦时鸥其实找到个屁的沉船,他就没正儿八经去找,不过秋拍在即,他确实该找一艘船弄点东西出来换钱了,现在他手里的钱可不多了,是他拥有海神之心后最少的时候。

不过这只是钓鱼用的饵,秦时鸥实际打算在于后面,他故作为难道:“最近我没有时间忙活沉船的事,我一个特别好的兄弟要结婚……”

“他在哪里?中国还是加拿大?”小布莱克乖乖上钩,还很积极。

秦时鸥道:“在汉密尔顿搞了个农场……”

“行了,联系方式给我,其他交给我,我和布兰登一定给你办的妥妥当当!”小布莱克着急的打断他的话,“伙计,记住你的职责,找到一艘沉船,然后我们干他一笔!”

“ok,那你帮我搞一个像样点的婚礼,听这伙计,像样点,因为这是我兄弟的婚礼,他一生中只有一次的婚礼!我不在乎钱,我要的是让他满意!”秦时鸥叮嘱道。

小布莱克笑道:“瞧我的,一定让他满意!”

秦时鸥挂了电话就躺在了躺椅上,海神意识进入大海,发散出去全力寻找沉船。

虽然他刚才忽悠了小布莱克,但既然他现在答应了,那就一定竭尽全力做成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