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31 压制打1/10

831.压制,打!(1/10)

今日十更,爆发一把,希望兄弟姐妹们,有退票的投个月票,

之前秦时鸥注意到了,这艘船没有在周围下网捕鱼,他们来到这片海域的时候,还没有他的影子,显然是后面才过来的。

或许这片海域之前是麻州胸棘鲷号的地盘,但他们离开了,于是作为后来者的丰收号在这里捕鱼完全没问题。

秦时鸥挂断无线电对讲机,麻州胸棘鲷号的船长愤怒无比,于是船头的渔夫们就比划出了手指的手势。

公牛愤怒的想出去叫骂,黑刀拦住了他,对他摇头,低声道:“听boss的命令!”

公牛不满,说道:“你是不是个战士?你之前不是一直做雇佣兵吗?怎么这么没有脾气?”

被人这么说,黑刀并不生气,他微笑道:“我是战士,不是泼皮,我不怕战斗,但我尽量避免非必要战斗。有长官在,那我该做的是等待命令,而不是私自做出决定。”

公牛这家伙虽然莽撞,可他有个优点,那就是听人劝。黑刀这么说没错,他挠挠头傻笑两声,在驾驶舱里比划中指,没有出去。

看到丰收号上没人回应己方的挑衅,麻州胸棘鲷号上的渔夫更放肆了,竟然有人对着丰收号脱下裤子露出家伙尿尿,这简直是疯子行径!

秦时鸥面色难看,但他没有发怒,简单的说道:“下网。捕鱼,我们赚我们的钱。让他们嫉妒去吧。”

渔夫们这样一想也对,他们可是有六成的分成呢。赶紧下网。

拖网下去之后,码字胸棘鲷号上的人顿时着急了,因为这在他们眼里,可是他们的渔获!

美国渔夫就是胆肥,这艘渔船竟然从后面撞了上来,就好像追尾一样,慢慢靠近了丰收号,接着‘咣当’一声闷响,丰收号剧烈晃悠一下。便加快速度向前滑动起来。

毫无疑问,船被撞了!

秦时鸥终于愤怒了。

“动手,干他!”秦时鸥厉声喝道。

海上冲突很常见,渔夫们经常为了一片拥有丰富渔获资源的水域而进行战斗,水炮战、骂战、隔空乱枪战,甚至接舷战,应有尽有。

一听秦时鸥下达动手的命令,黑刀和受气包立马返回舱房拿出了弓箭。

沙克愕然道:“用这玩意儿打海战?没怎么听说过啊。”

黑刀不说话,他将箭囊打开。里面是一支支散发着寒光的轻金属箭杆,箭头锋利,开着血槽杀气腾腾。

受气包将箭头卸了下来,换成了橡皮胶箭头。黑刀提着一把复合弓,接过改装箭杆,拉开之后瞄也不瞄准。开弓便射了出去。

此时两艘船相距不过四五十米的样子,这把复合弓力量很足。黑刀那堪比普通人大腿粗细的手臂竟然是肌肉贲起后才能拉满,渔夫们看的咋舌不已。

射出一支之后。黑刀继续接过一支快速开弓又是射出,受气包改装他来射,两人搭配的很娴熟,只用了不到四秒钟,五支快箭就射了出去,速度很快,渔夫们看的眼花缭乱。

紧跟着,对方渔船上就响起了鬼哭狼嚎的惨叫声,那些趴在船头竖中指的家伙倒霉了,百米之内,黑刀手里的弓箭简直是指哪打哪,都射在他们胸口,疼的他们满地打滚。

“卧槽,如果换成钢铁箭头,那这岂不是要人命啦?”公牛看的眼睛发直,“简直是杀手啊伙计!”

黑刀冷冷一笑,道:“他们要庆幸,不是在战场上遇到的我。”

这句话,老雇佣兵说的冷酷森寒,带着鲜血淋漓的感觉。

船上渔夫高声痛骂起来,黑刀示意渔夫们赶紧找地方躲藏起来,防止对方狗急跳墙拿出枪来乱扫射,每年北大西洋总会发生几起争鱼导致的枪击事件。

果然,这艘船上的人野性十足,竟然真有人提着步枪蹿了出来。

黑刀眼睛如鹰眸,一直警惕的扫描对方甲板,看到这人拿着步枪跑出来,他再度开弓,这次可不是刚才那么简单的事情了,他直接拉满了弓弦,手指一松开,利箭如流星赶月般‘唰’的消失了。

“嗷!”提着枪的渔夫怪叫一声抱着胸口趴在甲板上抽搐起来,后面他再没有发出声音。

秦时鸥有点担心,黑刀摇头道:“没事,我射中的是他心口,有胸肌和胸骨缓冲,他的心脏顶多会出现暂时性供血不足,对生命没威胁!”

那人疼的连声音都无法发出,接着黑刀和受气包也拿出了自己的配枪,恩菲尔德简化型步枪,这是加拿大陆军给民兵配备的武器。

这种枪老掉牙了,是1916年投产的,但如果有人认为这种枪已经没有杀伤力,那真是笑话。

作为二战四大名步枪之一,恩菲尔德是欧洲军团手中的死神,以精准和射程著称,整个二战期间大量生产和配备给军队,对纳粹造成了巨大破坏力。

这种枪被现代战争淘汰,是射速太慢,手动式上弹,不适合现在的短距离冲锋战和巷战。可这仅针对于战争,对于普通冲突,这种枪的威力是很足够的。

看美剧就知道,很多美国家庭保留的用枪还是爷爷辈传下来的老式步枪,只要保养得当,这种枪的威力还是很可怕的。

尤其是,恩菲尔德步枪可以做穷人版狙击步枪用,起码在老雇佣兵们手里,发挥它的这个威力一点都没问题。

使用恩菲尔德式步枪还有一个好处,如果真的出了人命,秦时鸥不会在美国受审,民兵们接受的是加拿大军事法庭制裁。

拿出枪来之后,黑刀半跪在地用结实的胸肌扛住枪托,吼道:“法克鱿!biao子养的!露出头来啊!露出头来让爹爹给你一颗金属花生米吃!”

受气包仰天开了几枪,清脆的枪声吓飞了周围的海鸥,也吓得对付船上没人敢再冒出头来。

不过麻州胸棘鲷号的船长是个狠角色,他竟然提速还要撞丰收号,想凭借大体型撞翻丰收号。

黑刀阴翳的放下步枪,沉声道:“上士,换箭头,四分之一磅铅弹头!”

受气包立马再度卸下一根弓弦的箭头,换上了黑漆漆的圆台体箭头。

黑刀接过之后瞄准麻州胸棘鲷号的驾驶室挡风玻璃,手臂向上一抬,采用了抛射的姿势,继续开弓如满月,‘唰’的一声射了出去。??[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