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32 熊大很忧伤2/10

832.熊大很忧伤(2/10)

这次箭射出后速度并不快,它是直接飞向半空的,然后到达顶点落了下来,在麻州胸棘鲷号上渔夫们的惊恐注视中,铅制箭头坚定的落在了驾驶舱前的玻璃上……

‘咔嚓嚓……’脆响之后,玻璃被沉重的箭头砸了个粉碎!

船舱里的驾驶员连滚带爬的窜出来,满身碎玻璃渣子,吓得失魂落魄。

黑刀眯着眼睛冷冷一笑,将弓箭扔掉换成枪,枪口朝天‘咣咣咣’来了几枪,彻底震慑住了对面渔船。

秦时鸥在后面看热闹,沙克探头处头来对他喊道:“船长,那蠢货找你。”

回到驾驶室,无线电里传出一个气急败坏但无可奈何的声音:“伙计,ok,你厉害、你们很厉害,不光抢了老子的地盘,还……”

“先生,如果你是想要好好交谈呢,那就好好说话,我不想和刚刚吃过屎的人说话,明白吗?还有,什么叫抢了你的地盘?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连鬼影都没有,懂吗?”秦时鸥冷冷的打断那人的话道。

那人憋了一会,后面说话老实了:“好,这算是一场误会,该死的,这是误会!现在我们谈谈赔偿问题吧,你瞧……”

“法克鱿!你这是自找的,明白吗?赔偿?我赔偿一坨狗屎你要不要?!”秦时鸥骂了一句直接挂断电话,当然,在挂下之前他喊了一句:“告诉弟兄们,接舷战,打这些biao子养的!”

这句话说完,同时挂断了无线电。

没过多久,那艘渔船开始变向,灰溜溜的逃走了,屁话没敢再说一句。

秦时鸥还以为他会报警请海警来处理呢,结果这家伙很没种。就是个欺软怕硬,发现丰收号上是一群不好惹的硬骨头之后,他便软了。

不过丰收号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因为麻州胸棘鲷号的打断。他们错失了捕捞胸棘鲷鱼群的良机,受惊的鱼群潜入水下两百米以下,已经逃出了拖网所能捕捞的范围。

渔夫们闷闷不乐,秦时鸥还好,他找到鱼群。控制领头的那一批强壮胸棘鲷之后,便给它们下达命令,让它们前往大秦渔场的深海区。

于是,十几万条胸棘鲷汇聚成一条海下红龙,带着磅礴的气势一路北上。

渔夫们想要留在这里再试试运气,秦时鸥拒绝了,哪有那么多燃油和淡水留在海上?继续返航,路上碰到什么捕捞点什么。

这样一路返回到告别岛渔场,丰收号的收获也很可观,船上载了五十多吨的渔获。从大西洋鳕鱼到胸棘鲷、从乌贼到剑鱼,各式各样都有一些。

秦时鸥让沙克把这些渔获送去圣约翰斯处理掉,留下一些珍贵鱼类给巴特勒出售,其他先卖掉给大家换成分红。

他直接在小镇码头下来了,塞丽娅坐在塑料小岛上看着他微笑,加西亚则在进行最后的忙碌,将塑料小岛再稳定一遍,然后就是秦时鸥验收了。

熊大也坐在小岛上,目光忧伤的看着海面,秦时鸥都下船了。它也没有爬上来,还在那里自顾自的不知道忧伤什么。

秦时鸥一站上码头,虎子豹子和菠萝便飞奔而来,小萝卜头四条小短腿甩的飞快。冲过来后跳起来直接扑向他身上,秦时鸥正喜笑颜开,随即惊恐的看到,菠萝也跳了起来,鹿角对着他……

二话没说,秦时鸥转身跳入水中。跳起的小萝卜头同样满脸惊恐,然后没人接住它,它紧随在秦时鸥身后也落到水中——‘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秦时鸥先落水,小萝卜头随后落下,虎子和豹子以为大家跳水玩,毫不考虑的也跳了下来,菠萝歪着头疑惑的看着大家往下跳,那自己不能例外啊,于是也跳了下来。

秦时鸥找到四肢僵硬跟秤砣一样往水下沉的小萝卜头,赶紧把它给拖出水面,这可怜的姑娘又灌了一嘴海水啊。

上了岸,高手慢慢悠悠的踱步而来,背上还搭着一条浴巾,薇妮在后面抿嘴微笑。

秦时鸥叹了口气道:“孩子们真热情,看来这些天我不在家,它们很想念我啊。”

薇妮轻笑道:“是啊,尤其是熊大,最想你了。”

这时候秦时鸥才注意到不对劲的地方,问道:“怎么了?看熊大好像很不开心。”

薇妮脸上少有的露出忧郁表情,道:“前几天镇上来了一个小马戏团,里面也有一只可爱的小棕熊,我带熊大它们去看,熊大想跟人家玩,结果没有玩成。”

“那买下那只小熊呀。”秦时鸥说道。

薇妮无奈道:“老板不卖,他们不是拿小熊当玩物来赚钱的,也是当家人一样养着的,我给到了十万块他们都不肯卖。”

秦时鸥回头看向熊大,此时正好又是傍晚时分,熊大安静的坐在塑料小岛上,背影孤零零的,它目光直直的看着夕阳,一张肥脸上都是寂寞。

秦时鸥上了小岛,让加西亚和塞丽娅先离开,他抱住熊大,熊大抬头看看他,顺势将大脑袋埋入他的怀里,嘴里呜咽了两声,好像哭了一样。

心疼的搂着小家伙,秦时鸥安慰道:“你很孤单对吗?好了,爸爸回来了,以后爸爸陪你玩好不好?很快你会有弟弟妹妹,他们也能陪你玩呀。”

“嗷呜!”熊大继续呜咽。

秦时鸥轻轻拍打着它的后背,道:“爸爸带你上山吧,好吗?这两天忙完,带你去山上玩,或许能碰到你的同胞,那时候你再去和它们玩,好不好?”

熊大还是呜咽:“嗷呜!”

秦时鸥叹了口气道:“让薇妮麻麻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以后咱们不游泳减肥了,就吃糖浆水果沙拉,天天吃好不好?”

熊大立马昂起头,瞪大熊眼瞪着他,似乎是问他此话是否当真。

秦时鸥笑着揉揉它那圆滚滚、软乎乎的肥耳朵,一把抱起它,本想将它抱上码头,结果这家伙现在太肥了,一个没站稳在塑料瓶小岛上打了个趔趄,甩手把它扔了出去。

‘噗通’,第六个饺子下锅了。

熊大的肥爪子使劲刨,总算刨上岸,上岸之后就对着秦时鸥嗷嗷的叫:么的,说好的信任呢?说好的不再逼我游泳减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