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33 高手vs熊大第二波3/10

833.高手VS熊大,第二波(3/10)

爬上沙滩之后,熊大就一边回头眼巴巴看秦时鸥一边往别墅跑去,结果跑太快,一下子撞在了高手身上。

高手不满的瞪着熊大,熊大这会也心情不好,便瞪大眼睛回瞪着高手。

“你愁啥。”

“瞅你。”

“瞅我干啥。”

“我爱干啥干啥,咋地了?”

经过标准的冲突前奏,两个大家伙直接开战,高手张开嘴就要咬熊大,熊大却不是蠢的,它一直在琢磨怎么对付高手呢,如今找到了办法,冲到侧面一下子将高手给掀翻了!

以前熊大没法用这招对付高手,因为真鳄龟不怕被掀翻,它们四肢有力,背部甲壳上长着小山一样的凸起骨板,所以不会彻底翻倒,顶多是侧翻,能够很快爬起来。

正是利用这一本领,真鳄龟可以和陆地大多数生物较量。

但熊大这次不是单纯掀翻它,而是大爪子一个劲招呼,将它这么翻来翻去跟翻石头一样一连将高手掀进了海里!

刚才两个家伙都在海边呢。

高手是淡水龟,对海洋无感,所以以前它宁愿趴在薇妮给它准备的小澡盆里,也不会跑到海洋里去享受游泳的欢乐。

熊大一直在琢磨④,这个事了,如今终于让它琢磨了出来,他看高手不进海洋,就以为它和小萝卜头一样,是害怕海水的。

高手确实对海洋无感,可它并不怕,刚被掀下海的时候它短暂的慌乱了一下。但拨动四肢它很快明白,其实海洋和湖泊河流一样。自己也能在里面生活。

明白这个道理,就轮到熊大倒霉了。

熊大将它掀入海里之后应该赶紧窜上岸的。结果它还想嘚瑟一下,在高手面前游来游去、游去游来,得意洋洋的看着高手,等着它惊恐的落到海底。

结果,游来游去之后,熊大觉得不对劲,高手怎么还浮在水面,瞪着它的眼睛里毫无恐慌,只有冷森森的杀气。

卧槽有妖气!熊大赶紧跑。结果晚了,高手飞快一探头,张开嘴就咬住了它的后爪。

“嗷呜!”熊大惨嚎一声,死命的踢踹,好不容易把高手踹开,四肢并用爬上岸,翘着左后腿,用其他三条腿撑着身体连滚带爬钻向别墅。

高手在水里有游了一会,最后嘴里叼着一个海胆爬上了岸。精神抖擞。

“你家这王八犊子,还挺尿性啊。”一旁观战的键盘候惊愕的说道。

秦时鸥皱眉看向他,道:“什么意思?我怎么觉得你这话不对劲呢?”

键盘候急忙摆手干笑:“没啥意思、没啥意思,我说秦哥。你们这次出海捕鱼还顺利吧?下次不行带我也出海见识见识?我长这么大,还没出过海呢。”

话题转移成功,秦时鸥将海上生活美化了一番。听的键盘候直吞口水,然后突然问道:“你怎么还在我家渔场呢?”

键盘候理所当然道:“你不是雇佣我陪老爷子玩呢嘛。我一直在兢兢业业的干事。”

秦时鸥皱眉道:“可据我所知,毛家老爷子。早就回国了?”

键盘候摸了摸鼻子道:“这不是还有您家老爷子吗?”

秦时鸥指向枪店方向叹息道:“滚,赶紧滚去上班,你小子倒是人才,偷奸耍滑老厉害了啊。”

回家之后,秦时鸥陪父母和姐姐等人聊了半个晚上,后面几天一直陪他们在镇上转悠,镇上中国游客多,秦父秦母偶尔也能找到老乡聊几句。

秦父最骄傲的就是宝贝儿子,和人家聊天的目的是等人家问自己是不是也来旅游,只要一问,他立马介绍:“不是,我儿子在这里弄了个渔场,媳妇怀孕了,我们过来看看孩子。”

如此几遍,秦时鸥不好意思了,秦父乐此不疲。

秦母更喜欢在家里干点家务活和看电视,反正王磊调过电视频道,能够收到很多中文电视台。

秋雨霏霏,九月中旬的圣约翰斯一直笼罩在阴雨中,秦时鸥哪里也去不了,老老实实在家里陪父母。

雪莉几个孩子玩爽了,薇妮担心小辉没有伙伴玩,便帮几个孩子请了假。

加拿大中小学请假很容易,家长出面说一声就行,这样几个小屋就成了孩子们的大本营,后来放学了镇上其他孩子也会跑来玩。

几天来小辉的英文进步神速,孩子学语言总是相对简单,几天下来简单的英文对话已经没问题了。

九月下旬,秦时鸥便赶去了汉密尔顿,他要参加毛伟龙的婚礼了。

毛伟龙的婚礼是九月倒数第二个周末,时间接近,秦时鸥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本来他一回来就打算去汉密尔顿,结果给毛伟龙打了个电话,后者告诉他没有忙活的,本来他便打算来简单婚礼,要准备的东西不多,结果后面小布莱克请了专业的婚庆团队来操作,更用不着帮忙了,连他都没什么事。

乘坐直升机到了大地母亲农场,直升机在空中,秦时鸥往下看都认不出这农场了。

农场整个成了鲜花的海洋,玫瑰花是主旋律,农场门口设立了一个红玫瑰花圃,其他篱笆、小树、所有房屋甚至会有人的地方,都有鲜花点缀。

兰花、百合花、热情奔放的大丽菊,还有许多秦时鸥叫不出名字的鲜花,将农场变成了大花园。

另外农场的草地进行了统一剪裁,从空中看,草地上好多一箭穿心之类的心形图案。

直升机落下,秦时鸥从大门走进去,一只憨嘟嘟的小恶霸连滚带爬的冲出来,昂起头刚要叫,可是看看秦时鸥的样子,再跑过去嗅了嗅,它疑惑的甩甩头,汪汪欢快叫着跑进去找人了,看来是认出了秦时鸥。

恰好毛伟龙的邻居也来找他,他们之前在烧烤会上见过,小老头名叫约翰普,是个很和善的白人,于是秦时鸥对他笑了笑。

约翰普也笑了,然后主动打招呼道:“嗨,伙计,毛的娘家人挺厉害,不是吗?”

他之所以这么瘦,因为在加拿大传统中,筹办婚礼的这笔钱是由新娘父母来出的,这多少有一点中国女子娘家陪送嫁妆的意味。

婚礼办得热闹隆重,嫁女儿的父母才脸上有光。所以若看见年近半百,准备退休的加拿大父亲突然加班加点地拼命工作,多半是为了宝贝女儿的盛大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