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35 人齐了5/10

835.人齐了(5/10)

车子在农场门口停下,秦时鸥拉开车门,副驾驶上的陈建南冲出去抱着车门就开始哭:“小五郎,你滚出来,卧槽,我们到底是来参加你婚礼还是来卖命参加《速度与**》?”

秦时鸥哈哈大笑,结果马金一脸亢奋的说道:“再去兜一圈?二百迈有点慢,三百迈怎么样?”

笑声戛然而止,秦时鸥看着期待的马金,抱拳鞠躬说道:“班长大人这个B装的有深度,是在下输了!”

几个人站在农场门口,正在评头论足,一群小恶霸听到车响声便跑了出来,看到是陌生人,便凑在一起汪汪汪的叫。

可它们现在太嫩,叫起来不但不吓人,反而蠢萌蠢萌的。

四条抠脚大汉看到萌哒哒的小恶霸犬,一人一条冲上去逮着就开始爱抚:“哎哟卧槽,这小狗忒可爱了啊,瞧这小脸,肥嘟嘟的真好玩。”

“嘿嘿,我这里是条小公狗,来,蜀黍给你检查身体!”

“吗咧,这小狗好肥,晚上用它下火锅怎么样?秋高气爽,狗肉最补啊。”

小恶霸们被吓惨了,一个劲挣扎着想跑,剩下一只运气好没人捕,夹着尾巴跑回后面出来的朵朵身后,小脑袋一下子扎进她的双腿之间,露着个肥屁股在外面,却+④,以为自己看不到那四个怪蜀黍而安全了。

小萝莉也吓坏了,啃着食指惊恐的看着四个蜀黍。

毛伟龙后面跑出来,看到四个人**自己家的狗,喊道:“畜生。放下它们让我来!”

小萝莉上去怯生生的看着马金,伸手要抱回自家爱犬。这可怕蜀黍已经在准备怎么吃了。

马金看着小萝莉,一脸邪恶微笑。蹲下指着脸道:“亲亲吧,亲亲大伯,大伯就把狗给你,哈哈。”

小萝莉一脸无助的看向老爹,结果老爹是个坑闺女的货,正和陈磊在那里厮打,哪里还管女儿啊。

没办法,小萝莉委屈的凑到马金跟前,伸出小手让他闭上眼。

马金无所谓。乐呵呵的闭上眼等着小萝莉之吻,结果他很快感觉一个黏糊糊的大舌头在脸上舔了起来。

感觉不妙,马金睁开眼,愕然看到小萝莉在坏笑,而她怀里的小恶霸犬还在伸着大舌头喘粗气。

秦时鸥快笑死了,上去一脚将马金踹倒在草坪上,指着他大笑道:“班长你个猥琐货,哈哈,笑死我啦。哈哈,我拍下来了,班长被狗草了!”

“你妈炸了,禽兽。把手机视频删了!”马金跳起来追秦时鸥。

秦时鸥躲到陈磊身边,马金喊道:“圣旨到,奉天承运班长诏曰。给我拿下禽兽……”

“诏你妹,大学时候你诏就行了。现在还诏?我他么好歹也是人民教师了,还怕你个班长?禽兽。给我一份视频!”陈磊不屑说道。

“南子,你帮我抢,今晚啤酒我给你全挡了!”

陈建南酒量不行,每次喝酒都是他第一个躺下。

一听马金许诺,他精神一振,说道:“不光今晚,一直到酒席上,你都给我挡了!”

“行!”马金一咬牙。

陈建南回身抓秦时鸥,结果抓住了毛伟龙,一行人乱作一团,竟然在草坪上滚来滚去。

他们六个大学时候感情就很好,这次毛伟龙说要结婚,四个人第一时间请假来参加婚礼,这不是一般的感情,要知道不久就是国庆节了,节假日请假是最难的。

刘姝言回来,事情才告一段落。

陈磊上去和刘姝言握手,叹道:“苦了你,姑娘,以后毛衣小五郎这祸害就交给你了,你要多多包涵啊,如果你感觉受不了了,就想想我们的班级文化。”

“我们班级文化是什么,老班?”

马金挥拳喊道:“承受!成兽!”

刘姝言咯咯直笑,一边煮咖啡一边说道:“我一定会好好承受的,如果我受了委屈,我就去找诸位哥哥,哥哥们到时候可一定要给我主持公道哟。”

“那必须!”一行人争先恐后的允诺,“记得先找我啊。”

秦时鸥从渔场带了很多海鲜过来,都用保鲜箱盛着,龙虾、鹅颈藤壶、大菱鲆、皇后蟹,应有尽有,另外还包了一条一米半长的黄鳍金枪鱼。

蓝鳍金枪鱼也有,但不是现在送来。

稍后两天,其他人能来的大学同学也到了,婚礼之前,宋俊梅和严飞到来,他们两人在国庆节要结婚,所以忙碌的事情最多,能来参加婚礼,就很不错了。

当然,他们也明白毛伟龙这个婚礼的其他用意,是想要缓和同学们之间的关系,他们也不想失去秦时鸥的友谊,便配合的赶来了。

秦时鸥自然负责全程安排,不光安排这些同学,还要安排毛伟龙从国内请来的玩伴朋友和以前关系好的同事。

当然,秦时鸥自然是安排老同学给尽心,他自从来到加拿大之后,和同学们之间的关系就远了,金钱和地位成了大家之间一条很难逾越的沟壑。

老同学都是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命运,没有大富贵、没有大刺激,所以下意识的不好意思主动联系秦时鸥,担心被人说闲话之类。

班级里一共五十个人,这次来了十二个人,加上秦时鸥和毛伟龙,凑齐了十四个人,这已经是不小的数目了,毕业之后天南海北,大家要聚集起来,太难。

有人说,大学毕业之后,同学聚会就是装逼大赛。

其实秦时鸥不认可这个,同学聚会难免会有攀比,但不至于到装逼大赛这个程度,同窗之谊是很宝贵的一种情谊,秦时鸥上社会五年,认识的朋友是大学几十倍,但真正交情,加起来也比不上大学友谊的几十分之一。

大学交朋友,那是走心的!

之前因为财富和地位问题,大家有点隔阂,可是见面之后,这些隔阂立马被抛到了九霄云外,还是那些熟悉的人,讲的还是那点熟悉的事。

人齐了,婚礼前一夜,按照加拿大人的习惯,新郎和新娘要举行单身派对。

刘姝言说她不用了,她要照顾朵朵,于是秦时鸥等人拉走了毛伟龙,单身派对?没有,灌酒活动倒是有,啤酒一瓶瓶打开,毛伟龙开始闭着眼喝,喝到哪里倒下,那里坐着的人就接上!

陈建南:“麻痹,老班你说过我替我挡酒的。”

马金道:“逗比,老子他么坐在你前面呢,我倒下才会轮到你,放心,今天谁也跑不了!”

陈建南:“畜生啊,卧槽老子这次来加拿大没买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