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36 终成眷属6/10

836.终成眷属(6/10)

婚礼策划团队给出了两套方案,一套是中式婚礼,就是那种新娘用盖头、新郎骑马的类型,估计在汉密尔顿会比较新奇。

第二套是纯西式,就是婚礼在教堂举行,安排一名主教来主持婚礼,也很隆重。

毛伟龙全部否决了,他只是结婚,而不是来展现中华婚姻文化,这种婚礼模式太繁杂,他不想弄的这么复杂。

秦时鸥的意思,婚礼可能一生中就一次,肯定是怎么热闹怎么搞,一定要往大里搞。

但毛伟龙拒绝了他的提议,说道:“对我和舒舒来说,婚礼只是一个形式,如果不是想让同学们聚集一次,我们去民政局领个证就行啦。”

秦时鸥不满道:“就算你是这么想的,但你得考虑你家舒舒啊。”

“这就是她的想法,我尊重她的想法,她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你知道的兄弟,舒舒已经过了追求浪漫和幻想的年纪,相濡以沫,懂不懂?”毛伟龙斜睨秦时鸥,表情让秦大官人很蛋疼,他觉得自己被鄙视了。

九月的倒数第二个周末,婚礼如期进行。

这是加拿大结婚的一个小高峰,因为气候原因,加拿大新娘最喜欢的结婚时间段是七月到九月,其中七月占据一半婚礼。

九月末则是另一个小高峰,没有赶上七月和八月的,或者七月和八月犹豫是不是要结婚的,都赶到了九月末。

经过协商,这次婚礼简单办理。采用国内那种中西结合的婚礼模式,新郎新娘穿西装婚纱。但不去教堂,就在农场拜天地。

马金一行觉得这种模式不错。宋俊梅和严飞更喜欢这种方式,因为他们也是这样的,只是拜天地地点换成酒店礼堂。

后来看了同学们的反应,秦时鸥若有所思,毛伟龙选择这种平平淡淡的婚礼,或许也有为同学关系考虑的缘故。

一场婚礼,秦时鸥忽然发现自己一直对毛伟龙认识并不清晰,他以为这兄弟和自己一样是逗比,回到头来才知道。人家比自己成熟的多,自己是逗比,人家是牛逼。

婚礼当日,天气不错,晴空万里。

薇妮和奥尔巴赫等人前一天就到了,和新娘一起住酒店,秦时鸥等人陪同毛伟龙于早上去接新娘。

小布莱克给毛伟龙准备了一支豪华车队,全是大红色的兰博基尼,但后面还是换掉了。换成了白色宝马打头,后面一系列红色宝马。

白头偕老,红红火火!

秦时鸥是伴郎,自然要坐头车。结果车子开出农场的时候,一辆计程车停下,一位穿着笔挺警服的中年人携手一名精心打扮的妇女走了出来。

看到两人。毛伟龙脸上露出激动表情,他推开车门跳下车。叫道:“爸,妈。你们……”

“前天首都大雾,飞北美的航班停飞了,否则,我们昨天就到了。”毛伟龙的母亲拉着儿子手说道,“这还是你爸找关系,先飞纽约才转过来的。”

毛伟龙看着表情一如既往那么肃穆的父亲,表情复杂的说道:“爸爸。”

毛父整理了一下警服,拍拍儿子的肩膀道:“去接咱家的媳妇吧,你说的对,是你娶媳妇,不是咱们毛家娶媳妇,你喜欢就好,你们以后生活开开心心就好。”

秦时鸥叫出父亲来接毛父进屋,因为毛父和毛母的到来,车队氛围一下子喜气十足起来。

马金趴在车门上看了看毛父警服,对秦时鸥挤挤眼道:“我靠,一级警监吧这是?肩膀上银花真多。”

秦时鸥笑道:“你要喜欢,我家里也有银花,给你肩膀上扛上十个八个?”

马金大笑了几声,钻回车里,车队出发。

秦时鸥订下安排宾客的酒店是汉密尔顿一家四星级酒店,名字叫做星瀑布,整个酒店八楼都被包了下来,一楼层全是他们的人,热闹无比。

车队开在路上,他们碰上了两拨接新娘的车队,车队相遇的时候,司机们摁喇叭致意,第二拨车队的尾车是敞篷的,后座的乘客还抓出一把彩带向他们洒来。

到酒店的时候,门童来开车门,秦时鸥递上一个红包,门童一试红包厚度,表情立马由职业化微笑变为真诚笑容:“上帝祝福你们,帅气的新郎,愿你们幸福一生!”

毛伟龙点头道谢,穿着一身银色西服的他看上去很是帅气,体型挺拔,将手工裁剪的西装完美的撑了起来。

秦时鸥以为还要经过抢新娘、找鞋子一系列的活动,当初秦鹏的婚礼就是这么个模式。

结果很简单的,进入酒店总统套房之后,伴娘为他们打开门,郑重的握住毛伟龙的手道:“帅哥,我唯一的好姐妹就这么交给你啦,你一定要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

刘姝言结婚,她这边没有亲属到达,伴娘是她国内的一个好姐妹,不算漂亮,平平凡凡,一看就是那种持家好女人,不知道怎么和刘姝言关系这么好。

毛伟龙微笑道:“我将尽心尽意对待舒舒,全心全意爱护她。”

伴娘仔细打量了他的表情一会,露出开心的笑容,去卧室拉出刘姝言交给了毛伟龙。

秦时鸥和马金等人第一眼看到穿着洁白婚纱的刘姝言,便忍不住叫了起来。

以前每次见刘姝言,她都是素颜,那样秦时鸥也觉得她艳光四射。这一次她上了精致妆容,当真是媚眼如丝、红唇似火,那种妖娆妩媚,让人动容。

陈磊悄悄拉了拉秦时鸥,低声道:“虽然他爱的是这姑娘的内心,但我他么的敢打赌,这孙子第一眼爱上的肯定是人家的容貌。”

秦时鸥认可的点头,薇妮曾经担心自己会艳压新娘,这在加拿大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婚礼上最出彩的男人一定要是新郎,最出彩的女人一定要是新娘。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薇妮没有化妆,只是为了表示尊重穿了一件搭配小绒毛淡黄色坎肩的长裙。

事实上她和秦时鸥想多了,薇妮或许比刘姝言美丽的多,但今天,在艳丽上谁也压不过她。

接上新娘,车队喜气洋洋的撤回农场,为了留住婚礼场景,秦时鸥是下了心思的,头车和尾车都安装了摄像头,也派了专人拍摄,另外空中还有直升机的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