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37 隔壁的农场7/10

837.隔壁的农场 (7/10)

车队开进农庄,两排礼炮齐齐拉出,新郎拉着新娘的手走下来的时候,礼炮齐鸣,开始轰轰的响了起来。

可惜不能放鞭炮,汉密尔顿对空气质量把控很严,平时不管鞭炮还是礼炮都不能放,但如果有婚礼,可以申请放礼炮,但还是不能放鞭炮。

这可以理解,汉密尔顿的小镇以农业为主,九月份很多庄稼正在收割,天干物燥的,不小心一个火星可是能引起一片农场大火的。

参加婚礼的人不多,刘姝言那边只有一位闺蜜,毛伟龙责编是发小和同学加起来二十来个,再有二十来位关系不错的街坊,一场婚礼参加者四五十人。

毛伟龙和刘姝言牵着的手走进农场,中间是朵朵,一堆肉滚滚的小恶霸犬着急忙慌的跟在后面。

欧阳海带人起哄,喊道:“抱起来!抱起来!怎么能让新娘子自己走?”

毛伟龙笑着不肯,说道:“我还在拉着我女儿的手呢,怎么抱?没法抱两位呀。”

作为新郎,秦时鸥这时候自然要帮新郎排忧解难,他将朵朵抱起,毛伟龙没的选择,只好一个公主抱将穿着婚纱的刘姝言抱了起来。

参加婚宴的客人们吹起响亮的口哨,小恶霸犬们着急的呜呜叫,它们甩动小短腿追在后面,也想要求拥抱,结果没人理睬它们,这让它们幼小的心灵很受伤。

裁剪整齐的草坪上有用鲜花和橄榄枝制成的月亮门,走到月亮门前,毛伟龙放下刘姝言。两人重新拉住朵朵的手,一起穿过这道幸福之门。请来的司仪上台,婚礼开始了。

剩下的是很传统的拜天地。薇妮准备好了茶,拜父母的时候刘姝言低眉顺眼的双手端茶杯送给毛父和毛母,改口道:“爸爸、妈妈,您二老请喝茶。”

毛母满脸笑意,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刘姝言,毛父咳嗽一声,也掏出红包递给她,叹道:“小舒啊,爸爸和妈妈。以后会支持你们。也希望呢,你们能好好过日子,孝敬长辈,和和睦睦。”

刘姝言用贝齿轻咬饱满的朱唇,乖巧点头道:“请爸爸、妈妈放心,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媳妇的。”

交换戒指之后,这场婚礼算是落下一个帷幕,整个过程简洁明了,但新人脸上洋溢的幸福表情。却让婚礼变得完美起来。

司仪宣布两人结为夫妇之后,欧阳海站起来高声道:“来吧,兄弟们,新郎新娘要敬酒了。你们打算怎么做?”

“灌啊!”一群人起哄吼道。

秦时鸥脱下外套给薇妮,拍着胸膛道:“灌酒我没意见,但你们先得干过我!”

说着。他对毛伟龙说道:“你放心的带媳妇去敬长辈,这边交给我。兄弟给你弄的服服帖帖!”

毛伟龙感动道:“好兄弟,一辈子!”

他这里还在感动中。秦时鸥和欧阳海吹了一瓶啤酒之后,直接趴到了桌子上,嚎了一声‘不胜酒力’便趴在那里不动弹了。

毛伟龙顿时惊愕,欧阳海、马金各带着一批人不怀好意的看着毛伟龙,道:“伴郎已经搞定了,怎么着,新郎,你是自己来还是从你媳妇开始?”

婚宴要的就是个开心,从没在秦时鸥面前喝过酒的刘姝言巧笑嫣然的接过丈夫手中的酒杯,落落大方的微笑道:“那就先从我这个新娘子开始吧,怎么喝,你们定规矩,我陪了!”

秦时鸥趴在那里笑嘻嘻的看,朵朵嘟着小嘴跑过来,伸手刮小脸蛋,做出羞羞的样子。

小恶霸们跟着狐假虎威,对着秦时鸥嗷呜嗷呜的叫,结果却很快被一盘排骨收买,秦时鸥放下排骨,它们凑成一团快乐摇着尾巴吃起肉来。

一群大老爷们本来只想收拾毛伟龙,可是很快脸色变了,刘姝言的酒量惊人的强悍,啤酒红酒白酒,轮番上阵,不管地雷还是深水炸弹,统统接管!

先是陈建南,接着严飞、陈磊,刘姝言一路横扫,竟然一口气撂倒了五个大老爷们。

马金困难的咽了口唾沫,道:“妈咧,我有预感,以后同学聚会,咱们不大好办了……”

因为朵朵出面了,秦时鸥不好继续装死熊,他也站起来照顾一边,和毛伟龙两人对付欧阳海一行。

好在来到加拿大后秦时鸥就和啤酒混在一起,酒量也很是惊人,和毛伟龙合起来,他们对付欧阳海一行算是勉强应了下来,没有被灌的很惨……

不过,最后全都醉了!

秦时鸥醒来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晚宴都开始了,小布莱克请来的是顶级西餐厨师团队,晚宴全部都是西餐中的名菜,但秦时鸥吃不下,在那里一个劲的喝奶喝茶喝白开水。

这已经是不错了,毛伟龙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清醒没有,马金等人还在酣睡呢。

在汉密尔顿陪同同学们玩了两天,秦时鸥一一将众人送走,心里多少有些感慨,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啊,大学同学这次相聚不容易,后面虽然马上就是宋俊梅和严飞的婚礼,但不是所有人都会去参加。

婚宴期间,秦时鸥一直担心毛伟龙的律师邻居回来无理取闹,他带来奥尔巴赫,就是想要震慑这家伙。

结果,婚礼一忙也忘了这回事,而那位名叫拉格朗日的白人律师也很配合的没有来找茬,后面秦时鸥要走了才想起这家伙,结果毛伟龙笑着告诉他道:“他已经离开汉密尔顿了,据说去美国开展业务了?反正农场正在挂牌出售。”

秦时鸥心里一动,道:“他的农场准备出售?”

毛伟龙道:“嗯,不过你别买他的,他农场有问题,这家伙根本不会打理农场,土地都几乎荒芜的不成样子了,中介公司甚至不愿意接他的生意,认为很难卖出去。”

秦时鸥点点头,道:“能去看看吗?”

毛伟龙欣然笑道:“这有什么不能的?他的农场现在狗屁没有,从我这里翻过篱笆进去就行了。既然你有兴趣,走,带你过去瞧瞧。”

汉密尔顿处于五大湖平原上,从空中看的时候这点尤其清晰,周围全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这让秦时鸥想起了家乡,中华粮仓,华北平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