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38 别有风味8/10

838.别有风味(8/10)

不过,和华北平原上的农田不一样的是,汉密尔顿的农田很规范,按照方格条块来划分,一块块农田方方正正,整整齐齐排列的很规范,好像方格子一样。

汉密尔顿是安大略的重要工业城市,以往重视工业发展,忽视了农业发展,当地政府为了保护本市人的就业情况,限制了农场出售,只允许本市人购买,故而一直农场价格偏低。

这些年世界范围内经济环境不好,汉密尔顿决定多元化发展,开始重视起农业来,放开政策允许外来移民和其他省市的加拿大人购买,只是发展缓慢。

安大略的农地,一般以一百六十英亩为一个单位,政府会给每个单位颁发一个地产证,购买农场和购买房屋一样,经纪人和律师会帮忙到政府办理土地转让手续。

过户后,购买者便拥有对土地的永久使用权,主人死了可以给儿子,儿子给孙子,这么一代代传递下去。期间在农场地下挖出的所有东西,在房子里找到的任何东西,都归于主人。

毛伟龙在这方面已经算是半个专家了,给秦时鸥介绍本地的粮食政策:“特别要注意的是,汉密尔顿的小麦和大麦由当地的农业局来收购的,其他农作物就无所谓了,想种植什么卖给谁,你自己说的算。”

因为不是从正门进入的,所以跨过篱笆之后秦时鸥先看到的是一块绿洲:农场边缘长着一片由杨树、松树和枫树环绕而成的树林。

树林边缘有一条小河,河水蜿蜒流淌,两人走过去的时候。几只野鸭拍打翅膀飞了起来。

“今年汉密尔顿的雨水一直很充沛,瞧。天空又阴沉下来了,看来十月份得有好几场雨呢。但愿冬天别下太多雪,农田处理雪灾可是很麻烦的。”毛伟龙看了看黑乎乎的天空说道。

两只小恶霸跟了上来,它们笨拙的钻进篱笆,结果太肥了,被篱笆间隙给卡住了,无奈的在那里呜呜的叫。

秦时鸥上去拉开篱笆条,小恶霸四肢并用爬出来,蹲在秦时鸥身边撕咬他的裤脚玩了起来。

穿过小树林,映入秦时鸥眼帘的不是丰收的麦田和庄稼。而是一片片淡绿色的草地。

仿佛突然置身于草原上了,绿色的草地广袤而平坦,除了中间有一个小湖之外,其他全是草地,还有一群山羊在草地上缓缓走动,很是静美。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啊!”秦时鸥忍不住感叹了起来。

毛伟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这农场很美?”

秦时鸥道:“真的很棒啊,比你那个可要强得多。你干嘛说这农场土地都废了?”

毛伟龙指着秦时鸥道:“你小子,不懂了吧?我一直在称呼这里什么?农场!可是你看看,哪里有农田?没有农田还能叫农场?那个律师很狡猾。他知道自己的土地种植不了庄稼了,便种植了这些不需要多少营养的青草。这玩意儿中看不中用!”

“那做牧场也不错啊。”秦时鸥说道。

毛伟龙摇头,道:“是。如果能做牧场也行,问题是根本做不了!这些青草不是牧草,你以为牧草对土壤质地要求低?屁,更高!这种青草就是好看的,实际上没有多少营养,要是在这里养牛养羊,等着赔吧。”

秦时鸥指着远处一群黑山羊笑了起来,毛伟龙也笑:“那是野山羊,安大略这玩意儿已经泛滥成灾了,和你们那里的野猪一样,它们的确什么也能吃,可长得太慢,总不能养殖这玩意儿来赚钱吧?”

听他这么说,秦时鸥感兴趣起来,道:“这里野山羊泛滥成灾吗?”

毛伟龙点头道:“对,真的很多了,卧槽,一开始我还感觉加拿大环境保护做的好。其实狗屁啊,他们是顾不过来,这些野山羊繁殖能力强,对吃的东西要求又低,很难收拾的。”

两人一路聊一路走,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靠近了湖泊旁边的别墅。

别墅没有锁门,主人似乎一点不怕招贼,秦时鸥进去看了看,这里的别墅和渔场不一样,不是全木结构,而是常见的北美石材别墅。

屋子后面的墙壁上有爬山虎,因为汉密尔顿水汽大,底层的地基长满了苔藓。

有一段时间没人来收拾修葺了,房屋周围杂草林立,秦时鸥两人走过去,竟然吓得几只灰毛野兔从草丛里窜了出来。

毛伟龙闲暇时分教导过小恶霸犬驱赶野兔,一看到这些肥硕的家伙,两只小恶霸便甩着一身肥肉追了上去,嘴里发出稚嫩的汪汪叫声,看上去气势汹汹,其实连野兔的屁都吃不到。

难怪律师拉格朗日会买下这个农场,相对大地母亲,这片农场不光是更宽阔,里面的建筑也更精美。

即使很久没人维护了,可是别墅依然充满华丽气息,大理石外墙上的宗教雕刻清晰无比,所用石料很是扎实,秦时鸥进屋之后,感觉石质地板光滑的跟冰面一样。

别墅四周用白色木质栅栏围着,小栅栏只有人腰高矮,打着细腻的油漆,一些喇叭花缠绕在上面,增添了几分浪漫风情。

毛伟龙坐在台阶上,伸手拉开杂草抓了一把泥土,道:“汉密尔顿没有多少黑土地,土壤养料一般不怎么肥沃,所以必须得保护使用,否则用不了几年就会像这个农场一样,只能种杂草。”

别墅正面向着小湖,后院有一片草坪,上面栽种着几十棵果树,有梨树、桃树、苹果树和李子树之类,带有浓郁的田园风。

农场里有好几条小河,包括之前树林旁边的小河,最后都汇聚到了这座小湖泊里,一些野鸭野鸟快活的在湖面追逐嬉戏,它们时不时发出‘嘎嘎’叫声,让寂静的农场有了点活力。

穿过别墅的后院,大概两百多米远的地方有一座座高大宽敞的牛舍,牛舍再往后,则是用白铁皮盖起来的仓库和工具房。

所有房子都没有锁门,因为里面的工具和家具之类,早就被卖掉了,这律师也是狠,竟然将农场搜刮的这么干净,真是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