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59 天空之战4/5

859.天空之战(4/5)

刚才准备吃午饭的时候,秦时鸥唤下了小布什和尼米兹,结果小布什很快又飞走了,只有尼米兹还留在他身边。

此时响起的叫声,正是小布什的尖锐啼鸣。

而听到声音,尼米兹猛的振翅飞起,身上的黑褐色羽毛好像钢铁鳞片一样层层竖起,凶悍的向着天空飞去,仿佛是参战的勇士。

秦时鸥抬头看去,只见雪后湛蓝的天空,一群大鸟在厮杀!

是的,一群,大鸟,在厮杀!

对战双方之一是小布什,这非常好认,因为十几只大鸟里,只有一只白头海雕,翼展两米、表情威严的小雕,其他大鸟虽然体色略有不同,但能隐约认出都是同一类型。

小布什飞的比它们要快,单兵战斗力也强大很多,可是对手数量多,且很聪明,并不一味的追着它打,而是会兵分几路,迂回包抄、俯冲攻击、腾空撕咬,跟一战时期的空军一样。

尼米兹飞起之后直接撕咬向下面一只大鸟,追着它一连几次啄击,将那大鸟撕咬的全身羽毛凌乱,慌不择路的逃跑。

但随即,五六只大鸟从主力部队中分离出来对付尼米兹,剩下的依然和小布什混战。

秦时鸥只看了一会就明白,双方肯定不是第一》『,次冲突,彼此之间熟悉的很,尼米兹和小布什就想飞快拉开距离打游击战,而其他大鸟则想打阵地战堵死两个家伙。

其他人也仰头看,起初因为它们飞的太高看不清样子,后来尼米兹参战帮助小布什后。二鸟俯冲低飞,其他大鸟追在后面也低飞。它们的样貌逐渐清晰起来。

这些大鸟相比小布什小不少,体长也就六十多公分。翼展一米多绝不足一米半,不过翅膀强健,展开后弧度宽圆而钝。它们下腹部颜色较背部浅,腹部有一道深褐色的条纹,喙部短而色深,带有弯钩,喙部、腿和脚则为黄色。

红尾鵟!

秦时鸥等人看清这大鸟样子后就清楚了它们的身份,美洲大陆上鹰属各种鸟中最大的成员之一。

鵟这种鸟,在全球各地都有分布。中国人口中的‘老鹰’除去泛指为鹰的时候,起初的特指,就是鵟中的大鵟。

相比神骏的白头海雕和高傲的大军舰鸟,红尾鵟的样子要土气不少,交战的双方很容易让人想起非洲草原上的雄狮和鬣狗。

不过红尾鵟要比鬣狗出息很多,鬣狗可不敢追逐雄狮,而现在红尾鵟们追的白头海雕和大军舰鸟抱头鼠窜。

白头海雕和大军舰鸟也委屈的很,不是我军无能,是敌军太多。它们一共两只,而红尾鵟有十几只,上十倍的数量差距,除非小布什和尼米兹会用枪。否则打个屁。

正在收拾雪靴兔的沙克奇怪的抬起头,道:“这些鵟怎么这么狂躁?它们是很安静的鹰类动物,一般不会主动和其他大鸟进行冲突的。”

秦时鸥苦笑。这还用说?肯定是小布什主动去招惹人家了呗。而且,他想到了之前半年。小布什自从会飞就一直和尼米兹往坎巴尔山里飞,应该就是来和鵟打架的。

只是。它们从来没有打赢过,从每次回去那满身凌乱的羽毛就能判断出来。

当时秦时鸥还疑惑,什么鸟能打的过大军舰鸟和白头海雕联手?现在一看,很简单,红尾鵟!什么,一只红尾鵟连猫头鹰都打不过?那接近二十只呢?!

其实沙克说的很对,鵟这种鸟类是比较低调的,通常不攻击人类和其他鸟类,食物是松鸡、小蛇、老鼠、鹌鹑、水鸟、蝙蝠、鼩鼱之类。

众所周知,高傲的物种总是孤独的,比如陆地猛虎、禽中金雕,鹰类猛禽大多是独居的,但鵟不是独居,它们会群居,因为独居的它们容易被欺负。

鵟多容易被欺负呢?大角鸮、猫头鹰和其他鹰类会袭击它们,甚至乌鸦和强壮点的喜鹊都敢去它们头顶撒泡尿。

这和鵟软弱的性子有关,它们在受到威胁时通常的应对策略是逃跑不是战斗。

但是鵟联合成群之后,战斗力也很可观,毕竟是属于鹰类的,不能把它们当hellokitty。

估计小布什一开始就以为人家好欺负,结果惹祸上门,尼米兹还得帮它擦屁股。

小布什和尼米兹打不赢红尾鵟,可鵟对它们俩也是无可奈何,追不上、咬不到,只有两个家伙打游击战被堵住的时候,才会被咬几口。

红尾鵟群和小布什、尼米兹正交战正酣,一方游击战一方死追不舍,打着打着,影响战局的一方出现了两只金雕!

这两只金雕的个头就大了,最大一只翼展比小布什还要稍大一点,另一只个头也和小布什差不多。

出现之后,两只金雕在高空中一边呈圆圈状盘旋,一边俯视着交战的双方,它们两翅上举呈“V”状,用柔软而灵活的两翼和尾的变化来调节飞行,姿态有说不出的高傲霸道。

金雕这东西可厉害的很,是北半球的空中顶级捕食者,有人在心灵鸡汤里说鸟中王者金雕是不吃鸟的,所以鸟类才格外团结,其实这是扯淡,金雕不光吃鸟,还吃老鹰!就这些红尾鵟,都是它们的猎物!

但奇怪的是,两只金雕出现之后没有去袭击红尾鵟群,只是在高空兜着圈掠袭。

不过红尾鵟显然对它们不放心,看到它们出现立马降低飞行高度,藏身钻进了下面的树林里,不去管白头海雕和大军舰鸟了。

小布什和尼米兹虽然与红尾鵟打了很久,可二者不吃这种鸟,故而双方的战斗更像是打闹不是生死搏击,而一旦被金雕盯上,那就是生死之战了。

事实上红尾鵟不离开,这里也没它们什么事了,金雕一出现,尼米兹和小布什立马振翅高飞,与金雕开始对峙,双方在空中盘旋着,谁也没有轻易发动攻击。

秦时鸥拿过一个望远镜仔细查看,看到大金雕的头部之后一下子愣了,这大鸟有一只眼睛没有了眼珠,只剩下了黑乎乎的眼眶!

顿时,他想起了去年频频偷袭自己渔场鹅群,然后被尼米兹啄去了一只眼睛的金雕。

不会这么巧吧?生死仇敌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