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60 热闹的午餐

860.热闹的午餐

双方最终还是没有打起来,两只金雕与小布什、尼米兹在空中盘旋对峙了很久,双方都在死死的盯着对方,但互相之间都忌惮,后来累了,就分开了。

秦时鸥已经确定,那只瞎了一只眼睛的金雕,就是当初尼米兹的死对头,经常去他渔场偷鹅的家伙,看来它没有离开告别岛,就居住在了坎巴尔山上。

让秦时鸥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家伙瞎了一只眼,竟然还能找到一只金雕媳妇。

除了捕食的时候,金雕是独居的,出现两只一起的情况,那就是一对夫妻,不会是兄弟或姐妹。因为和白头海雕一样,这种猛禽也是一窝两枚卵,大鸟掐死小鸟,最后只会活下一只。

想想也挺悲哀的,金雕和白头海雕很难赢得友谊,因为它们自己就不信任同伴,从刚出生开始就开始这样了,甚至会害死自己的兄弟姐妹。

金雕离开之后,小布什和尼米兹落到了地上,秦时鸥将煮熟的鹿肉切成条喂给它们,这也是它们最喜欢的食物之一。

上午他们一共捕获了八只雪靴兔,沙克全部剥皮处理了,然后用一根长棍将雪靴兔串联起来,在河边挖了条防火沟,架起长棍,将八只雪靴兔一起烤。

这次烤雪靴兔,沙克是用了特殊技巧的,他带来了一盒牛油,天气冷,牛油已经凝固成块。

这些牛油里放了盐和黑胡椒面之类的佐料,他将凝固的牛油细致的抹在兔肉上,又洒上自然和辣椒粉。这样后面烤的时候就省事了。

火苗舔着雪靴兔白中透红的肉,香味慢慢飘逸出来。

初冬的雪靴兔。正是最肥的时候,它们吃了一个夏天和秋天。满身都是肥膘,两只后腿肥嘟嘟的,一烤就往外渗油。

而抹在兔子肉上的牛油,受热融化会顺着烤开的肉缝往里淌,带进佐料的味道和牛油的香味,让雪靴兔变得充满风味。

香味顺着山风在河流上飘荡,很快有一拨人追着肉香味找来,是小镇做滑水板之类生意的卡森等人。

双方打了个招呼,卡森愉快的说道:“上帝。你们在做什么,味道为什么这么香?我想在你这里来一口,可以吗?”

秦时鸥笑道:“现在就算我想说no,那也来不及了,你们这些混蛋已经到了我的地盘上,来,亮出你们的家伙,让我瞧瞧你们是带什么来的。”

卡森拿出了两大瓶伏特加,笑道:“瞧。俄国人的原装货,我好不容易才搞到的!冬天最适合喝这东西,一口下去你就觉得,哦。上帝,我在你的怀抱里了!”

说着,他闭上眼摊开手。开始表演起来。

一群人哄堂大笑,又有人拿出一袋灌装香肠。道:“这是我自己搞的,来。烤上,我想味道一定不错。”

渔夫们在河上破开冰钓鱼,很好钓,鱼儿困了很久缺氧,纷纷钻到开口冒头呼吸,渔夫们用渔网往上舀就行了。

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秦时鸥上学的时候看课本介绍北大荒,曾经憧憬过这样的日子,现在在告别岛,还真就是这样的日子。

河里鱼资源很丰富,因为靠海,没人吃河鱼,这东西又不值钱,故而没人管,让它们随便繁殖。

雪靴兔烤熟之后,秦时鸥先撕扯了一只分给虎豹熊狼四个小家伙,小布什跳着脚上来瞧了瞧,佐料味道有点重,鸟类不喜欢,便找了个空地去撅着屁股整理羽毛了。

沙克给秦时鸥撕扯了一个肥嫩的兔子腿,卡森给他倒了一小杯伏特加,看着这金黄色的酒水,秦时鸥笑道:“是要干杯吗?”

卡森指着雪地道:“当然可以,前提是你下午想在这里睡大觉!如果不是,那我建议你小抿一口。”

黑刀喝了一口,咽下之后,一张黑脸立马变得透着光泽了,他呼出一口气,道:“哦,细特,真他么够劲!俄国佬的东西,好久没有品尝过了,真棒!”

秦时鸥先吃了一口兔肉,因为有油脂浸入的原因,香味十足。接着,他也抿了口伏特加。

随后,一把刀子顺着喉咙就淌了下去,好像有火焰紧跟着燃烧起来,身上的些微寒意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一股热浪在胸膛里沸腾。

“法克!”秦时鸥吼道,“真爽!”

卡森哈哈大笑,卡森举起酒杯道:“敬这该死的大雪!”

一行人怪叫着举起酒杯,秦时鸥又来了一口,现在能喝十斤啤酒没问题的他,连喝了两口伏特加,就有点微醺的感觉了。

这东西是直接攻击人头脑的。

受气包煮了一锅子的花尾榛鸡野菜汤,有时候狩猎羊群和野猪群,他们会发现牲口翻开的积雪里有还没有枯萎的野菜,如野韭菜、野芹菜、马齿觅菜之类的东西,都是可以吃的。

老野菜不能炒着吃,只适合熬汤,这时候的野菜就像熟女,不再那么美丽,可是别有一番味道,更能吸引人。

喝着伏特加和野菜榛鸡肉汤,身体变得火热起来,秦时鸥满足的舒了口气,这顿午饭吃的爽。

吃过午饭,一行人细致的将所有带火星的地方都拍死,绝不能留下一点后患,这个时节北风呼啸,一旦山上起了火灾,那就是一场灾难!

现在告别岛看的最要紧的就是这座山,游客上山不准抽烟、不准带燃火东西,一旦发现就要强制送回旅行团。而做饭的工作也只能是导游进行,游客可以帮忙,但不能碰到火。

山火可不是开玩笑的。

下午,在小布什和尼米兹的指导下,秦时鸥一行人换路从山腰往下走,继续追击野猪和鹿群。

一开始他们遇到了一个驼鹿群,就是菠萝的同类,这东西身高马大又有铲子一样的大角,虎子和豹子出去驱赶鹿群的时候,竟然遭遇了抵抗。

虎子和豹子嚣张了一上午,还有一个照面放倒一只雄鹿的傲人战绩,故而有点轻敌,这样它们遇上驼鹿群,那就比较惨了,因为这可不是只有一只雄性驼鹿,而是一群!

咆哮着冲出去,虎子和豹子正意气风发的吼叫着,几只身大力不亏的雄鹿轻蔑的瞪了两个小家伙一眼,放下角,好像推土机一样横冲直撞就冲了上来!

求几张月票和推荐票,真的,弹壳不是卖可怜,真他么可怜!弹壳一个人电脑前待了一天,真的焦虑起来了,于是想找人喝酒吃烧烤排解一下负能量,麻蛋,没人!找不到人!天啊,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