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61 这不是猫1/5

861.这不是猫(1/5)

虎子和豹子跑到半路就觉得不妙了,因为鹿群没有逃窜,反而那些暴躁的雄鹿脑袋抄地,直接铲了上来……

它们知道驼鹿这招的厉害,当初菠萝刚来到渔场的时候,经常用这招收拾它们,连熊大都吃过亏,坐过土飞机。另外,不久之前菠萝还用这招对付过高手。

高手那么牛逼的一只真鳄龟,当时也栽了!

于是,看着迎面而来的飞铲,虎子和豹子毫不犹豫,闭上嘴转身就跑。

这是菠萝给它们留下的心理阴影,就算面对老虎它们也敢斗,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它们没见识过老虎的厉害,但它们见识过菠萝的厉害,知道驼鹿的这个铲子很可怕。

终于有了熊大施展身手的机会,秦时鸥拍拍它的屁股,坐在地上玩泥巴的熊大变身雄霸,嗷呜吼叫一声就冲了出去,浑身赘肉抖动,眼中凶光闪烁!

轮到驼鹿害怕了,驼鹿们是知道棕熊的厉害的,棕熊就是坎巴尔山上的绝对霸主,碰谁灭谁。

熊大一跑出来,驼鹿们就夹着尾巴跑进树林,有两只懵圈跑错了方向,秦时鸥起身拉开弓弩射了出去,黑刀开枪干掉了另一只,这两只驼鹿就是他们的收获。

伯德无奈道:“熊大应该绕到对面再露面⑤£,的,该死,这样只会吓跑它们。”

秦时鸥更无奈,道:“没看到情况紧急吗?熊大再不出面,虎子和豹子要被那几只鹿给弄死了!”

虎子和豹子一脸忧伤的跑回来,刚才丢人了。实在是丢人啊。

秦时鸥拍了拍两个小家伙的脑袋安慰它们,不到两岁的拉拉汪是很敏感的时候。它们现在急切的需要主人帮忙建立自信心,否则以后干什么都会没自信的。

这么想着。还是土狗好,主人什么不用管,吃屎都能长大。美国这些狗,动辄生病不说,还容易有心理疾病,秦时鸥也是醉了。

将两只驼鹿放到雪橇上,伊沃森跟玩一样拖着走在后面,小布什转了转,又朝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秦时鸥摇摇头。行了,这次捕猎到现在就可以了,继续杀下去,估计野猪鹿群要绝种了,有小布什带着狩猎,简直太BuG了。

雪后下山是很难的,路面太滑,一个不小心,那就是大危险。秦时鸥不敢冒险。

路上遇到了一两拨下山的狩猎者,大家收获不多,好的带着一头鹿,不好的就是腰上别一只兔子野鸡之类。还有的只捕捉到了松鼠……

小布什不断发现野兽,它看秦时鸥不去捕捉了,便很着急。索性自己动手。

白头海雕是鹰中天王,因为它们不光速度快、性情猛。力量也很大,双爪能抓起二十公斤的猎物。这是其他猛禽所不能相比的。

金雕厉害吧?但负重能力还不到1千克,在捕到较大的猎物时,它们只能在地面上将其肢解,先吃掉好肉和心、肝、肺等内脏部分,然后再将剩下的分成两半,分批带回栖宿的地方。

换成白头海雕就不是这样了,管你什么玩意儿,抓起来带走!

所以,一直以来有人担心白头海雕会攻击人类,它们可是能抓走小孩的。

好在白头海雕对大型食物没兴趣,而且有不低的智商,知道攻击人类会引发灭绝性反击,故而一直与人类和平相处。

小布什开始展示它的卓越捕猎能力,一会抓一只兔子扔下,一会抓一只野鸭扔下,期间还抓了一只小驯鹿,那小驯鹿吓尿了,估计它是驯鹿中第一只在空中飞过还不死的存在吧?

秦时鸥不能打击小布什的狩猎热情,每次飞回来他便笑纳猎物,然后抱着小布什给它整理一下羽毛。

帮助鹰类整理羽毛,是最好的沟通感情的方式。

快到山脚下之后,小布什又飞了回来,爪子里抓着一只半大的猫咪。这猫的毛是浅黄色的,上面有淡淡的灰色斑点,身体有些削瘦,四肢细长,小脸滚圆,被扔到地上的时候满脸惊恐,显然吓坏了。

看到小布什竟然抓小猫,秦时鸥眉头皱起来,他不知道这是谁家养的猫还是野猫,但不能养成小布什抓家禽家畜的行为,否则小镇上谁敢养宠物?

秦时鸥抱起吓坏的小猫给它梳理了一下粗糙的毛发,让小布什飞下来站在雪橇上,批评道:“不是不准抓小猫小狗吗?只准抓野猪野鹿野兔和野鸡,以后再抓小宠物,回家不给你吃的明白吗?”

小布什瞪着秦时鸥,挥舞翅膀嘎嘎的叫了起来,眉弓一跳一跳,这是它表示生气的样子。

看小布什竟然不服气,秦时鸥笑了起来,妈的回去让薇妮收拾你个小婊砸。

秦时鸥安抚下半大的小猫,他看不出这是什么品种,有点像是家乡的普通田园猫,但是尾巴又短又粗,尾尖是钝圆,这点又和家乡的小猫不一样。

“谁认识这是猫?会不会是镇上谁家跑出来的?”秦时鸥问道。

沙克上来看了两眼,小心翼翼的说道:“Boss,你怀里抱着的不是猫,是猞猁!”

秦时鸥顿时愣了,提起正在自己暖乎乎怀里撒娇的小猫愕然道:“这东西,是猞猁?!”

猞猁外形似猫,但比猫大得多,属于中型的猛兽,喜欢寒冷环境,往往躲在高山深处,多见于亚寒带针叶林、寒温带针阔混交林至高寒草甸、高寒草原这些地方。

这是一种很优秀的猎手,擅长奔跑、跳跃、攀爬及游泳,耐饥性强,有耐心,为了捕食可以在一个地方趴着几天几夜不动弹,又不畏寒冷,孤傲勇猛,简直就是天生的超级战士。

秦时鸥带毛伟龙第一次上坎巴尔山的时候,碰到过一只猞猁,不过那家伙可是体长一米左右的大猫,当时威风凛凛,秦时鸥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个呢?个头一丁点也就罢了,耳朵上还没有标志性的深色丛毛,那可是猞猁的武将头盔花翎,没有这东西还能叫猞猁?

被秦时鸥拎着颈后皮,小东西很乖巧的瞪大眼睛看着他,满脸无辜的样子,寒风一吹还哆嗦了一下,伸爪子轻微挣扎,要钻到秦时鸥怀里去。

伯德等人围上来看了看,断定道:“是的,Boss,这不是猫,这是猞猁!刚断奶的小猞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