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62 辛巴2/5

862.辛巴(2/5) 第1页

周末愉快!周末愉快!周末愉快!弹壳祝福每一位兄弟姐妹周末愉快,另外希望看倒贴的兄弟姐妹能回归起点看正版,那就更好了

被众人围观,还有两只狗一只熊一只狼,小猞猁顿时害怕了,小爪子一挥舞,很神奇的弹出了一枚枚粉嫩的指甲……

秦时鸥怕被它伤到,就放到了地上,小猞猁爪子一粘地面,短尾巴一摆,飞快的跑到秦时鸥鞋面上,接着四个小爪子抓着他的裤子,连爬带跳飞快窜到了他的胸膛,接着钻进了衣服里。◇↓頂◇↓点◇↓小◇↓23

“哇哦,它把boss当妈妈了?”沙克惊呼道。

黑刀翻白眼,道:“拜托,是老爸才对吧?”

秦时鸥无语,只好环抱手臂拖住小猞猁,无奈的问道:“现在谁能告诉我是怎么个情况?”

伯德分析道:“很显然,小布什把猞猁抓过来的过程中吓坏了它,刚才boss抱起它给了它温暖的怀抱,根据弗洛伊德心理学研究,这种情况下的小兽会下意识的对保护者产生信任感——好吧我编不下去了,谁他么知道这究竟怎么回事?”

一行人摊开手,现在看来,这小猞猁是赖上秦时鸥了。

秦时鸥倒不介意家里多养一张嘴,反正薇妮要生孩子了,就当给孩子准备一个玩伴也好。可问题是,这是小猞猁啊,猞猁妈妈没了孩子,肯定会着急的吧?

这样秦时鸥只能看向小布什,问道:“你从哪里带来的这孩子?”

小布什茫然的昂头看看天空,嘎嘎、嘎嘎的叫了几声。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索性一扭头。将脑袋塞进了翅膀里。

“法克!这糊涂虫!”秦时鸥再次无语。

他将小猞猁放到地上让它回家,小猞猁眨眨水蒙蒙的大眼睛。立马又利索的爬到了他的怀里。

不愧是顶级的猫科狩猎者,小猞猁攀爬能力是真强啊,爬上秦时鸥的身体,如履平地。

秦时鸥只好将它放到肩膀上,希望母猞猁能找到它,可小东西嫌冷,又爬下去钻进了它的怀里。

没辙了,秦时鸥只好带着小猞猁一起回渔场。

回到别墅,薇妮正在指挥渔夫们整理先去从山上带回来的野味。大野猪和大鹿要放进冰库里。

冰库里塞了可能有几百公斤的知了猴,全部用盐水腌制然后冰冻了起来,必须得小心不能碰到,否则不好收拾,小东西一滚就没了踪影,当场找不出来,以后会腐烂的。

冰库最怕有腐烂的东西,腐烂就意味着有微生物,那会产生连锁反应。污染其他东西。

小野猪和小鹿都锁进了养殖场,小养殖场里现在就一群土猪,双方都没有攻击力,面积又够大。可以相安无事。

秦时鸥的克制现在起了作用,他从家乡带来的土猪还剩下两对,两个公猪两个母猪。母猪都配种了,是九月份的时候发现母猪带孕的。估计月底或者下月初,就会生小猪。

大猪生小猪。小猪再生小小猪,秦时鸥觉得这玩意儿可以连环起来,无穷无尽。

薇妮看秦时鸥的衣服沾满了雪、泥水和草叶之类,便示意他脱下来换衣服。

秦时鸥眨眨眼,将衣服放到她怀里,道:“里面有一个意外之喜,猜猜是什么?”

薇妮笑着打开衣服,小猞猁一下子冒出头来,看看薇妮的样子,它**了一下黑黑的小鼻头,立马飞快窜出来,又钻进了薇妮的怀里,而且它还很舒适的找到了胸前的位置,软软的、热热的……

秦时鸥顿时悻悻然,他以为先前小东西坚持趴在他怀里,是因为自己身上有海神气息,现在看来,他自作多情了。

“哇哦,真可爱的小、小、小——这是猞猁吧?”薇妮先是惊喜的叫了起来,然后愕然。

秦时鸥有些诧异,薇妮竟然能认出这是猞猁?法克了,就他怎么一眼没认出来?

薇妮指着小家伙耳朵上长出来的一丢丢黑色长耳毛道:“瞧这个,这是猞猁的标志呀。”

秦时鸥凑上去看了看,先前他还真是没注意,原来小东西已经长出耳毛了。

雪莉等人放学跑了回来,一进屋看到秦时鸥趴在薇妮胸前,大萝莉撇撇嘴,俏脸满是不开心,道:“现在有未成年在,所以秦,请你注意点ok?”

秦时鸥没好气的回过头道:“你乱想什么?小小孩子满脑子脏东西,我是在看这个……嗯,你看,我今天捡了一只小猫。”

他想骗几个孩子玩。

大萝莉跑过来一看,然后可怜的看着秦时鸥道:“不,秦,这不是小猫,这是猞猁,它会吃小猫的。没文化,真可怕。”

秦时鸥要崩溃了,他妈的这怎么回事?怎么谁都认得这玩意儿,就他不认识?连雪莉都知道这是猞猁?!

鲍威尔随后解释了一下:“我们刚在自然课上学了猫科动物,课本上有猞猁的照片,教学录像上也有,所以看到它的短尾巴和耳毛,很容易认出来。”

耳毛就是猞猁耳朵顶端长着一些细长的黑毛,这东西不是装饰用的,而是能随时迎向声源方向运动,有收集音波的作用,如果失去会影响猞猁的听力,对这种动物很重要。

不过也正是这些耳毛,曾经导致了猞猁这一种族险些灭绝,在中世纪以后相当一段黑暗年代里,猞猁被当作害兽被欧洲的人类广泛捕杀。

那时候除了认为它们威胁家畜以外,还因为耳朵上的黑色耳毛,被人们臆想为是魔鬼的象征,认为它是“撒旦”的宠兽,直到现在还有人认为,猞猁就是地狱三头犬行走于阳光下的形态。

猞猁是猫科动物,和猫类远亲一样,它们敏感、细腻而胆小,为了躲避杀戮,它们只好心惊胆颤的藏到高山老林深处,不过到了19世纪,这东西还是在欧洲许多国家被彻底赶尽杀绝了。

薇妮是基督徒,知道这段往事,便对这小猞猁充满爱怜之情,一抱到怀里就心肝宝贝的叫了起来,还去厨房倒了一些热牛奶给它。

看到牛奶,小猞猁总算愿意离开温暖的怀抱了,它跳下来跟小猫舔水一样快乐的舔着牛奶,舔一会后还上来用脑袋蹭一蹭薇妮。

秦时鸥一看顿时完犊子,这小东西简直不要太精明,薇妮这会正因为怀孕而母性狂发呢,好家伙,家里又要添丁了。

果然,薇妮立马追着秦时鸥问有没有给小东西起好名字,秦时鸥自然要把机会让给薇妮,不能这点眼力劲都没有。

薇妮趴在桌子上幸福的看着小猞猁舔牛奶喝,想了好一会,像小女孩一样欢呼雀跃道:“就叫辛巴好不好?狮子王辛巴!”(未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