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80 鲣鱼是怎么炼成的

880.鲣鱼是怎么炼成的

秦时鸥可不是小气的人,他讲究的是有钱大家一起赚,他第二天离开了纽约,但走之前,他给专卖店每个员工都封了一个红包,从两千元到五千元不等。

巴特勒认为这没必要,因为这是员工们该付出的,他们年底能得到一部分分红,现在应该没有奖金。

但秦时鸥坚持要给,他有他的考虑,现在公司这一块他主管供货,销售是巴特勒说的算,员工也都是他在管理,他得给员工留下印象,让他们知道公司大老板是谁。

简单的说,他给员工发红包,就是小小的收买人心,这样如果有人乱搞的时候,他希望有人会通知到他。

巴特勒做事雷厉风行,秦时鸥前脚才回到告别岛,后脚就有一艘货船开来,送来了两套鲣鱼干制作机器。

大秦渔场西侧的第一家渔场有荒废的库房,不知道渔场主想要干什么,库房足够大,跟室内体育馆一样。

上次迎接奥多姆开party,秦时鸥想要动用来着,可是库房荒废太久,一直没人用,短时间内清理不出来,便只能就此作罢。

这次要容纳机器,库房正好使用起来,秦时鸥找了一家清洁公司,花费了两天时间才将里面的东西归类拿了出来。

库房里没什么能用的东西,大多是木板、树干之类,这东西在国内之前,在加拿大尤其是告别岛不值钱。

另外还有不少农具,秦时鸥搜看了一下,以前渔场主可能还想在渔场里开发农场,农具里有不少农用车配件。这些毛伟龙能用到,他便打了个电话让毛伟龙过来拿走。

十月份参加完严飞和宋雪梅婚礼之后,毛伟龙带着朵朵和刘姝言跑去澳大利亚玩蜜月之旅了,十一月下旬才刚刚回来。

接到秦时鸥电话,毛伟龙赶过来。秦时鸥打眼一看简直呆了:“卧槽,你去的是澳大利亚还是非洲?你比他么巴特勒还黑啊,晚上不穿衣服,你可以玩潜行了!”

毛伟龙悻悻道:“去你丫的,谁知道澳大利亚那么热这会紫外线那么强?我这也不错,这叫黑吗?瞎了你的24k钛合金狗眼。这叫小麦色肌肤……”

“我不和你废话,我儿媳妇的肌肤不会也是小麦色的了吧?”秦时鸥关心朵朵那个可爱小丫头。

毛伟龙呵呵笑道:“她是古铜色……”

“法克鱿!”秦时鸥心疼朵朵了。

库房打扫干净后,还要进行粉刷和简单装修,起码得把屋顶漏水的地方都补好,这就交给海怪了。他干这种活得心应手,帮秦时鸥省了不少钱。

忙活了差不多一个周,鲣鱼干制作机器才入库。

鲣鱼干又叫柴鱼,因为这东西跟木柴一样,非常干、带纹理,色泽是淡黄色。

一般来说,鲣鱼的用途都是制作成鲣鱼干,金枪鱼所含的蛋白质和脂肪太多。这虽然早就了它们做鱼生时候的美味,却也导致它们很容易坏掉。

鲣鱼干很好保存,优质鱼干可以保存五年不变质。这做法是日本人发明的,而这东西在日语中的写法是胜男,一看就知道是打胜仗、要勇敢的意思。

本来在日本战国时期,鲣鱼干就是军粮之一,考究当时的日本武士画像,经常看到武士们的腰上挂着个小盾牌。那其实就是做成圆片状的鲣鱼干,而且那玩意儿还真能当盾牌使用……

当然。鲣鱼干更重要的作用是作为备战粮,武士们在没有东西吃的时候可以用它解燃煤之急。

这东西的家用做法。通常是先将鱼煮熟再烤干,使其含水量降到10%以下,然后像晒腊肉一样,持续保持干燥的前提下静放于阴凉处,等着它来发霉。

鲣鱼干发霉之后可以食用,表面那层青白色霉是一种可食菌丝,是鱼干的伴生品,它的繁殖可以遏制其他有害菌的存在。

不过现在是机器的时代,手工制作鲣鱼干又慢又容易导致质量参差不齐,市场上流通的鲣鱼干,都是用机器制作的。

鲣鱼干制造机的工厂派了一位老技师过来,巴特勒能量比较大,这工厂不敢得罪他,老技师将会在这里待到第一批鱼干完美出炉。

秦时鸥整体还是个很好学的人,机器组装起来之后,他便跟着老技师去了解。

这套机器可不简单,一共包括四大部分,一部分是蒸馏炉,鲣鱼去骨、去内脏之后放入,将之蒸熟,这样蛋白质凝固,便开始不容易变质了。

接着,蒸熟的鱼放入类似大型洗衣机滚筒的离心机中,这是第一步脱水的过程,甩出水和肉汁之后,鲣鱼体型会缩小百分之二十。

然后,还要放入烤炉中进行烤干,这个过程时间是最久的,需要十多天的时间。烤炉中是高温、干燥、无光和快风的环境,将鲣鱼彻底干燥为木柴般的鱼干。

最终,那就是再加工,鲣鱼干可不能就像一片片木柴一样进入市场,这让人们回家怎么吃?所以这个过程中用的机器,类似铣床,像铅笔刀削铅笔一样,将鲣鱼干削成木屑的样子。

这样做成的鲣鱼干有一个专用名字,叫做‘枯节’,按加工方法不同,还有一种叫做‘荒节’。

荒节比枯节的做法简单,蒸熟之后进行熏烤,做成熏干鱼的样子,这样的鱼肉稍微还含有水分,吃起来肉质比较柔软,可以下酒。

枯节比较柴,只能做汤或者拌饭之类吃,当然,枯节价格更高,因为这东西更实在,一斤能吃一个月。

机器试用了一下没问题,秦时鸥挥手,沙克立马带人开着丰收号入海,先标记鲣鱼群的位置,然后捕捞制作鲣鱼干。

沙克给秦时鸥建议道:“波ss,如果要捕捞鲣鱼,我们最好还是去太平洋。我们渔场能有多少鲣鱼?尤其是现在水温这么低,即使有鲣鱼,也跑到佛罗里达去了吧?”

鲣鱼是游鱼,所有金枪鱼都是游鱼,它们追随食物和温度而不断游动。

但秦时鸥知道,海神能量的改造让渔场的鲣鱼群获得了更强的温度耐受性,现在渔场还真有大群的鲣鱼。

当然,这个鱼群还不够供应北美市场,秦时鸥会去太平洋鲣鱼海域的,只是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