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81 可以熏鱼1/5

881.可以熏鱼(1/5)

机器架构起来了,还有迈阿密和纽约的商店做销售渠道,秦时鸥要制作鲣鱼干可不能小打小闹,要知道这两条生产线,一天可以处理的鲣鱼是一吨!

现代化生产的厉害在于,全程机械化,这套价值八十万的设备,只需要有人手工将鲣鱼放到传送带上,后面的事情机器自己负责。

老技师对秦时鸥说道:“先生,我们的烤干机是最顶级的,不光能做鲣鱼干,还可以做其他鱼干,您自己控制风干强度和炙烤力度,什么鱼干都可以做。”

还没有出海捕捞鲣鱼,秦时鸥对沙克吹了个口哨,道:“去冰库,我记得还有一些马鲛鱼是吗?尝尝马鲛鱼干的味道。”

沙克开上霸道的f650迅速转了一圈,再回来,车厢里是一箱箱冰冻起来的马鲛鱼。

老技师看着史前猛禽般矗立在地面的超级皮卡,摇头道:“该死的资本家,这车真棒,你们竟然让它来干活?它应该出现在跑道上的。”

秦时鸥边走边回头笑道:“不,这只是一辆皮卡车,他得干活的。”

箱子里的马鲛鱼被剁去了鱼头和鱼尾,然后冰冻了起来,已经有时间了,是七月份的时候捕捞的,一直储存在冰库。

这种鱼在四月到六月是渔汛期,它们追逐头足类和小鱼虾为食,七月份捕捞到的马鲛鱼都是精品,肉质最是肥美娇嫩。

秦时鸥当时捕捞到后打算出售来着,结果大秦牌的构想出来了,便一直放在冰库里,打算冬春两季来卖。

马鲛鱼是近海温水性洄游鱼类。冬天太冷,它们会离开北大西洋去赤道海域,这时候价格最好,一条优质马鲛鱼,能卖出几千块。

海洋中瑰宝无数。并非只有金枪鱼才值钱。

当然,能卖几千块的马鲛鱼,不是常见那种不足半米的小家伙,而是体长一米半能有五十公斤的大鱼。

沙克从冰库里拉出来的鱼,体型在半米左右,大概五六斤的样子。这是小型的马鲛鱼。

之前捕获的马鲛鱼,根据体型做了分类,用不同大小的箱子进行包装。这种鱼和普通鱼不一样,越大越好吃,反而小鱼肉质不够细嫩肥美。

看着被剁掉了鱼头和鱼尾的肥鱼。秦时鸥摇摇头,道:“我真是搞不懂,伙计们,为什么加拿大人不喜欢吃鱼尾巴?”

不光是马鲛鱼,还有金枪鱼,加拿大人卖这玩意儿,都会把鱼尾巴切掉,哪怕不除去内脏。都要剁掉鱼尾。

伯德耸耸肩道:“鱼尾有什么好吃的?肉不够肥。”

秦时鸥用普通话说道:“我们老家有句话,叫做山上鹧鸪獐、海里马鲛香,而马鲛鱼最香的就是鱼尾了。”

沙克一边往下搬箱子一边说道:“不。boss,鱼尾的重金属含量往往是超标的,我们卖的鱼可是给孩子和妇女吃的。”

秦时鸥准备将鱼放入传送带上,老技师介绍道:“不,老板,稍等。得等冰雪化开。您是打算做鱼干还是熏鱼?马鲛鱼做熏鱼的话,那味道美的让上帝都流口水。”

机器是为了做鲣鱼干而设计的。可以制作荒节和枯节两种口味的鱼干,荒节就是熏鱼。而马鲛鱼确实适合做熏鱼。

一箱箱冰鱼摆放在库房外面,秦时鸥让沙克安排人,等到化掉冰赶紧开始做熏鱼,他怕温度骤冷骤热,导致鱼肉变质。

正准备出海捕捞鲣鱼,比利找了过来,问道:“你的首饰做完了,从纽约拿回来了?”

秦时鸥以为他关心拍卖,就点头给他看了手机里储存的照片,比利看的很仔细,看完后说道:“卖我一套?”

“你要买?”秦时鸥愕然问道,“有必要吗?”

他这人有点迟钝,比较注重生活的节奏和质量,但穿什么戴什么不在意,否则不会那么晚才给薇妮送首饰。

比利说道:“当然有必要,伙计,这可是黑珍珠首饰,真正的黑珍珠,我还没见过质地这么好的珍珠呢。那天晚上咱们和小布莱克、布兰登喝酒,我们三个不就说会买一件吗?”

秦时鸥记得,那天晚上喝酒,比利等人确实这么说过,可他没放在心上,因为当时大家喝酒了,酒桌上更多的是开玩笑和场面话,他以为是开玩笑呢。

比利解释道:“不光我会买,小布莱克和布兰登也会买,这是真正的黑珍珠,带有珠晕的野生珍珠,将来做订婚礼物送给未婚妻,是最合适的。”

之前和文森特、丽芙等人聊,他们谈到了奢侈品,但直接说的是成品,对黑珍珠本身谈的不多。

而且,据秦时鸥所知,每年全球能出产黑珍珠十五万多颗,故而感觉这东西除非是制作成奢侈品,否则价值不大。

显然,他的了解是错误的。

比利没有直接去看黑珍珠首饰,他看过照片后,便给小布莱克和布兰登打电话,约他们过来一起谈,两人说当天能到,比利就等着。

秦时鸥收拾佐料准备做熏鱼,北美市场上理解的熏鱼,和他理解的熏鱼不一样。

加拿大的熏鱼类似腊肉,简单熏烤就行,而不是注重味道,因为这些熏鱼不是直接吃的,是和鲜鱼一样的原材料,做菜的时候进行再加工。

秦时鸥觉得这样没必要,他趁马鲛鱼肉解冻的空子,找了几个大塑料盆,往里倒入酱油、醋、水和料酒,加入枫糖浆、葱蒜姜末。

等鱼肉解冻,他让渔夫们将鱼切成一段段在盆子里腌制,然后想了想,问道:“上次的party,还有鹿肉和猪肉是吗?ok,一起腌制了。”

老技师满脸震撼的表情:“伙计们,待会这些鱼是要上传送带的!”

秦时鸥不在意的挥挥手道:“用完了清洗一下不就好了,多简单的事!”

想了想,他补充道:“机器第一道蒸笼是密闭的对吗?太好了,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腌制呢?直接将调味料倒进去在里面蒸不就好了?”

老技师一脸冷汗,喃喃道:“你们为了吃熏鱼,也是蛮拼的。”

他有预感,在秦时鸥手里,机器寿命可能达不到他们宣传的预期,就是装甲车被这么造,那也受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