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82 善念即为上帝2/5

882.善念即为上帝(2/5)

秦时鸥留比利晚上吃熏鱼,比利拍了拍肚子,笑道:“那我一定要留下,对于你的渔场,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食物,美味的食物。”

今年下半年,比利没事就会跑到渔场来蹭饭,他一直在指导国家化石馆的人在沉宝湖开发化石,没怎么回迈阿密。

下午,秦时鸥拿了把帆布椅放在门口想和比利聊天,结果椅子一拉开,小猞猁‘嗖’的一下子就窜了上来,甩甩耳朵上那一点点耳毛,它的小圆脸上五官幸福的凑在一起,趴在帆布椅上晒太阳。

秦时鸥翻了个白眼,提着小家伙的颈后皮提了起来,然后吹了个口哨,虎子和豹子顿时就欣喜的跑了过来,看着小猞猁用舌头舔嘴唇。

小猞猁吓了一跳,灵活的一翻身,浑身皮毛光滑细腻,秦时鸥又没舍得大力揪着它,这样便被它轻易的挣脱,顺着秦时鸥手臂爬到了他肩膀上。

虎子和豹子是秦时鸥最忠诚的狗腿子,看到小猞猁竟然敢蹲在老爹的肩膀上,顿时不满的咆哮了起来。

薇妮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手机笑道:“别叫了,你们两个过来,瞧瞧这里的是谁?”

她刚才在清理手机里的照片,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照片,其中有一张,是两只瘦弱的小狗在垂涎的盯着一块泥地里的饼干。

秦时鸥凑上去看了看,薇妮真是手快,他不记得第一次和虎子豹子相见,薇妮什么时候拍照来着。

是的,这张照片记录了他们和拉拉汪们第一次相见时候的情景,当时两个小拉拉汪并不可爱。又瘦又弱还有病在身。

虎子和豹子凑到手机屏幕前看了看,然后疑惑的歪着头看向彼此,随即它们回忆起来,便一起柔顺的将脑袋拱到了薇妮的怀里。

薇妮同样一脸温情,搂抱着两个小家伙给它们梳理毛发。

比利问这是怎么回事。秦时鸥给他讲了去年春天,他收养虎子和豹子前的故事。

薇妮将照片传给比利,比利看后惊叹道:“天呐,谁能想到,这样两个瘦弱的、脏兮兮的小东西,会成长为这么神骏的名犬?”

秦时鸥拉开帆布椅。虎子和豹子跳上来,一人两犬依偎在一起,薇妮又拍了张照片,笑吟吟的说道:“等到一些日子后,我们再看这照片。那感觉一定很美妙。”

比利在一边羡慕的看着一家人秀恩爱,最后嘟囔道:“细特,我要找媳妇,我要结婚!我也要当爹!”

秦时鸥调侃道:“谁告诉我来着,说上帝会在合适的时候,给他送来一个合适的姑娘?”

比利道:“是的,上帝会给我送来一个合适的姑娘,我相信他只是太忙了而已。如果他有空闲,肯定会把那可爱的姑娘给我送过来,我会等到那一天的。”

他们正聊着天。一艘小快艇乘风破浪靠近了渔场,慢慢停靠在了码头上。

秦时鸥指着快艇笑道:“瞧,伙计,那会不会是上帝给你来送姑娘了?”

事实上当然不可能,这是布兰登的快艇,他和小布莱克有时候乘坐直升飞机来渔场。有时候就是乘坐快艇。

果然,随后从快艇跳上码头的是小布莱克。布兰登戴着一幅大墨镜跟在后面。

秦时鸥和两人撞拳,笑道:“你们来的正是时候。伙计,一个好时候,我做了熏鱼,上好的马鲛鱼,今晚一定要好好品尝。”

熏鱼的制作速度快于鲣鱼干,蒸熟、离心脱水之后接着简单一烘烤,然后就出炉了。

尼尔森将熏鱼用小钩子挂了起来,雪白的鱼肉被熏烤成了金黄色,撕开鱼肉,里面的肉质是淡黄色,带着一缕缕的暗褐色,这是酱油等佐料的颜色。

秦时鸥提起一块熏鱼,鱼肉细腻且柔软,撕扯下一片鱼肉放到嘴里,鲜香美味!

相比之下,熏鹿肉和野猪肉就要柴了很多,缺乏油脂,这东西适合做烧烤,不适合这样炙烤。

一次出来的熏鱼有一两百公斤,秦时鸥自然吃不了,他带了一些放上车,去镇上给奥多姆、休斯一家还有希克森老爹等人都送了一些。

奥多姆正在给老牧师格林检查身体,他对秦时鸥点点头让他稍等,后面他帮老牧师穿好衣服,轻松道:“没什么事,上帝保佑你,只是寒流来的有点早,你的气管有点受不了,我给你准备两盒药,睡前吃上它,一个周就会像以前一样舒服。”

老牧师站起来虔诚的在胸口划了个十字,然后拿起十字架亲吻了一口道:“感谢上帝!”

秦时鸥开玩笑道:“不,老先生,您应该感谢奥多姆医生。”

老牧师严肃的看着他道:“当然,我要感谢医生,也要感谢你,秦,你们都是大好人。但是归根结底,我该感谢上帝,因为上帝安排你和奥多姆医生来到的镇上。”

秦时鸥想了想,觉得老牧师这个逻辑也对,比利被动等待遇到合适姑娘的想法,反而是不对的。

他将比利的想法和老牧师说了一下,老牧师道:“我明天会去和那孩子谈谈,上帝是慈父,但他不是保姆,他只帮助自助的人!”

秦时鸥将熏鱼给老牧师也送了一份,老牧师呵呵笑道:“不错的鱼,谢谢你,秦,你是个好人,愿上帝永远保佑你。”

秦时鸥开了个小玩笑,道:“这是上帝吩咐我送给你的。”

老牧师耸耸肩道:“是的,确实是上帝吩咐你送给我的,秦,我知道你不是基督徒。我不是狂热的宗教人员,但我希望你明白,秦,我们的信念从未冲突过。”

说着,老牧师将手放在秦时鸥的额头上,道:“我的孩子,你信仰善念吗?你是否相信,善有善报?”

秦时鸥道:“是的,我相信善良的人生活更美满。”

他确实这么认为,做事做人不愧对良心,可以使生活更简单。

老牧师慈祥的笑道:“其实,上帝就是我们心中的善念。我的孩子,常怀善念,你我皆为神。”

秦时鸥点头示意受教,老牧师满意的拍拍他的肩膀,提着熏鱼愉快的走了。

后面和奥多姆简单聊了几句,秦时鸥开车又去了希克森老爹的饭馆,他给老头子准备的熏鱼最多,二十多公斤是有。

他以为老爹一定很高兴,结果进门之后,他发现老爹是满脸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