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43 很适合酿酒3/5

843.很适合酿酒(3/5)

因为雪灾的原因,告别镇收缩了旅游线路,游客数量在冬季会大减,除了南方一些游客,大多数人对加拿大的寒冬没什么兴趣。

故而,此时希克森老爹的餐馆没有多少人,只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在低声聊天。

秦时鸥以为老头子是为生意而忧愁,便笑道:“好了,老爹,我想你应该满足的不是吗?今年整体收益,应该不错吧?”

希克森老爹点头道:“当然,生意确实不错,你说这个干嘛?是要借钱吗?”

说着,老头子笑了起来,显然是在调侃秦时鸥。

秦时鸥道:“那你为什么还一脸忧愁呢?开心起来,去外面瞧瞧漂亮的白雪小岛,多让人感动的景色!”

老头子翻了个白眼道:“细特,小子,你误会我了,我可不是因为生意而发愁,而是为我的葡萄酒!你知道的,我的冰酒一直是镇上最好的,很多人喜欢我的酒,但该死的,明年可能我就没法给大家提供冰酒了。”

“怎么了?”秦时鸥问道,他还真误会老头子了。

希克森老爹趴在收银台前忧愁的说道:“今年寒流和雪来的太早了,该死的,葡萄还没有彻底成熟,便被冻上了,没有办法用来酿酒。”

不光希克森老爹这边是这种情况,加拿大全境天气异常,寒流早早的横扫了大西洋沿岸,安大略的葡萄也减产了,预计今年加拿大的葡萄酒行业将遭遇重创。

一边抱怨,老爹一边拿出一瓶冰酒,打开盖子给秦时鸥倒了一杯道:“趁着还能喝到。我的孩子,尽情喝吧,今朝有酒今朝醉,不是吗?”

秦时鸥抿了口酒水,道:“如果你想酿酒。不如去看看我的葡萄,我最近去检查葡萄园,发现我的葡萄虽然结的不多,可是颗粒饱满,质量貌似不错。”

老头子耸耸肩没把他的话放在心里,他知道大秦渔场的葡萄是今年第一季。这样的葡萄并不适合酿酒,而且渔场靠近海边,应该受灾更严重才对。

这时候希克森老爹才注意到秦时鸥带来的熏鱼,他拿到手里看了看,顿时眼睛一亮。道:“这是谁熏的鱼?干的不错,火候很好。”

他是行家,从外表就能大概看出熏鱼的情况。

后面老头子又撕扯了一块,脸上惊讶之色更重了,喃喃道:“鱼肉这么嫩?还有一点韧性,这是熏烤的结果。但鱼肉怎么这么嫩?几乎没有腥味,鲜香味这么浓,该死的。这要比的上我做的熏鱼了,哈哈。”

秦时鸥也笑了起来,指着自己道:“这是我们家传的熏鱼绝技做成的。你竟然说还比不上你的手艺?哦,让人不敢相信。”

老头子道:“这就是事实,你必须得相信我做的熏鱼是最好吃的……”

两人聊着天,唯一的一桌食客也走了,临走之前给老头子留下了二十元的小费,老头子没让他们白给。送了他们一份烤蟹腿,说加热一下就能当宵夜。

食客离开。秦时鸥也要走了,老头子想挽留他一起吃饭。他说家里还有客人。

老头子麻利的收拾了餐桌上的碗碟,道:“好的,那我也去你家里吧,我想你今晚一定很缺一位西餐主厨。”

秦时鸥不拒绝,正好薇妮怀孕后就没人做西餐了,希克森老爹愿意帮忙就最好了。

当然,他顺便会让老爹瞧瞧他的葡萄,他觉得是能用来酿酒的,可能会因为头一批的原因导致品质一般,可总比老爹那些冻坏的葡萄更好吧?

秦时鸥打开车门要载老头子,结果老头子进了车库开出了他的爱车,摇下车窗拍了拍车门笑道:“我还是开我的老伙计更舒坦。”

希克森老爹拥有全镇最年迈的一辆皮卡车,就是现在这辆福特f150。

福特f150是北美最经典的皮卡,第一代诞生于1948年,然后一直到今天,已经衍生了十二代,如果将f150比作一个家族,那这可真是个大家族了。

希克森老爹的这款f150是1973年上市的第六代皮卡车,车型和现在比显得很古朴,但耐用性很好,事实上第六代f150是福特历史上最受好评的一款皮卡,它结实耐用,大量应用镀锌板,能有效防腐防老化。

老头子将车开进雪地里,发动机的轰鸣声还很是低沉有力,好像一头健壮的老牛,看得出来希克森很爱护这辆车,车漆光滑清亮,每一个部位都保养的很好。

秦时鸥走过去趴在车窗上说道:“这车真不赖,这么冷的天都能一下子就打上火,真让人吃惊。”

老头子骄傲的说道:“我的老伙计可是去过北极的,年轻时候我们一起闯过加拿大全境,他是个固执而坚强的老头子。”

“就像你一样。”

“哈哈,说得对臭小子,就和我这个老家伙一样!”

远看这辆车保养的不错,近看已经有点不行了,车头原本有两条银色的金属隔栅,隔栅中间是一个铝制横条,现在隔栅已经扭曲的厉害。

此外,车头原本有福特公司的标识,是‘ford’四个字母,这四个字母应该很小才对,现在是大字母,显然是后面换上的。

发动汽车热了热车,没问题,老头子就率先开动,秦时鸥跟在后面,有事好随时接应。

车子开进渔场,没有先去别墅,希克森老爹直接跟着秦时鸥去了葡萄园。

葡萄园是连绵上百亩,对于真正的大型葡萄园来说,这显然不够瞧,可对于私人来说,已经规模够大了。

现在的葡萄园没了夏秋时节的绿意盎然,一串串葡萄垂头丧气的挂在藤蔓上。

叶子早就落尽了,即使还有几片没落下,也变成了干枯的黄褐色,海风一吹无力飘荡,看来用不了多久也会落下。

当然,现在的葡萄园也不是一片枯黄,还有红提、青提和黑提等随风荡漾,给枯枝败叶增添了几分风采。

秦时鸥随手摘了一枚红提,冰凉清脆,咀嚼的时候感觉好像是有小号的冰手雷在嘴里爆炸,很甜很爽。

他让希克森老爹尝尝,老头子却摘了一粒雷司令。

雷司令是专门用来酿酒的,直接吃的话,因为皮厚、肉少、汁多、颗粒小,味道实在不怎么样。

可是希克森老爹吃掉葡萄粒之后却满脸欣喜,惊讶的看着秦时鸥道:“真是见了鬼了,你的葡萄很好,很适合酿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