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91 元旦狂欢6/10

891.元旦狂欢(6/10)

圣诞节当天,拆过礼物吃过早餐,秦时鸥带薇妮去圣约翰斯的圣玛丽医院看了刚刚生产的安娜和孩子。

公牛熬了一夜没睡,双眼血丝密布,但精神很是亢奋,秦时鸥等人一来,他就带着去看孩子了。

秦时鸥将带来的早餐给公牛,让他先吃饭,公牛狼吞虎咽吃掉海参粥,薇妮拦下,道:“嗨,天呐,你吃了我们给安娜准备的饭。”

公牛愕然的瞪大眼睛,薇妮笑了起来:“圣诞快乐,其实我是开玩笑,我们带了很多粥,安娜的那一份已经送进去了。”

“我现在已经失去判断力了,反正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公牛含含糊糊的说道,“我等不及要带你们去看看我的小牛犊了,他太棒了。”

孩子在恒温箱里酣睡,胖乎乎、肉嘟嘟的,一个护士在给他穿纸尿裤,而他的脚上和手上贴了几个东西,有线联结着机器。

加拿大冬季气候寒冷,现代化生产技术普遍应用之前,新生儿死亡率高的可怕,所以现在对于新生儿的保护非常到位。

公牛将脸贴在玻璃上眼巴巴的往里看,秦时鸥伸手搂着他,问道:“给孩子起好名字了吗?”

不等公牛说话,他竖起手指道:“别告诉我,他的名字是小韦伯-本杰明、韦伯森-本杰明或者韦伯-本杰明二世,相信我,别学沙克和海怪。”

沙克这家伙给孩子起名就是小沙克,海怪的名字是克拉肯,他的儿子直接名叫克拉肯森……

同行的沙克和海怪对视一眼,不满的说道:“不,BOSS,我们给孩子起名的本领很高超,我们孩子的名字很好。”

渔夫们都是大嗓门,他们一开口,护士走出来横眉冷目道:“安静,看墙壁。”

墙壁上有一个声音分贝探测仪。现在已经变成了红色,小镇社区医院也有这玩意儿。

渔夫们笑着彼此耸肩,秦时鸥拉着恋恋不舍还想看儿子的公牛,一行人走出护理室。到了室外,示意渔夫们可以有什么说什么。

公牛迫不及待的说道:“船长,你说的对,那两个家伙乱起名!我家的小牛犊怎么会叫这么简单的名字?事实上,他的名字克里斯默斯-韦伯-本杰明。”

克里斯默斯。Christmas,圣诞节?

秦时鸥倒吸一口凉气,加拿大的冬季室外空气确实够冷——他对公牛的创意表示钦佩,这个名字,起的真应景!

孩子是圣诞前夜诞生的,那么叫这个名字,貌似也没什么问题。

一行人吹起口哨,沙克还羡慕道:“该死,我家里那小兔崽子为什么不是在圣诞节的时候出生的呢?”

伯德摇头道:“幸好,如果公牛的孩子是在复活节出生的。那可麻烦了。”

复活-韦伯-本杰明?秦时鸥在心里想了想,这名字确实操蛋!

圣诞节之后没有几天,元旦到了。

因为圣诞节的节日氛围还没有过去,小镇元旦气氛还是很不错的,代理镇长哈尼和闪耀星酒吧进行了合作,在酒吧里举行了活动。

小镇政府负责酒水费用,酒吧负责小食品和场地费用,上次连线哈姆雷当选市长的LED显示屏也拉了过来,矗立在了酒吧门口,上面有时间的倒计时。

黑刀等大兵在元旦之前回到渔场。秦时鸥去接了他们,笑道:“来的正好,伙计们,今晚我们小镇有活动。准备一场大战吧。”

BB霜和黑刀结伴而行,他做了个挥拳的姿势,兴奋的说道:“怎么战?”

“喝酒!使劲喝吧!”

渔场在小镇是泰山北斗的存在,年轻人们对秦时鸥一派总是各种不服气,他们知道自己在财富和能力方面,无法战胜秦时鸥。便喜欢在喝酒的时候干他。

本来这些小蠢货想在体育方面压制秦时鸥的,篮球、棒球、冰球和橄榄球。结果,去年的几场篮球比赛,秦时鸥将他打怕了,怕到没人敢提任何体育运动。

元旦狂欢是从日落的时候开始的,秦时鸥四点多就带着一行人杀奔过去,可是今天天气太不好了,阴云密布,好像天空中有一层铅,没有太阳……

到了小镇,秦时鸥束了束风衣,感慨道:“法克,本来还想看今年的最后一次日落,结果,没的看了。”

突然之间,他想起了看过的电影里的一句话:每一次告别,最好用力一点。多说一句,可能是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可能是最后一眼。

莫名其妙的,秦时鸥有点感伤了,可能源于他又年长一岁的原因。

他觉得这句话很好,就翻译着说了出来,黑刀等人对视一眼,小声问沙克道:“最近发生了什么,BOSS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娘炮了?”

“是的,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上帝,我们见识多了生死存亡,都不说这个……”

“太娘炮了!”

“法克鱿!”秦时鸥对着一帮大兵竖起中指,得了,感伤的氛围没了。

后面人慢慢的多了起来,大家没有开始喝酒,而是聊着天从大屏幕上看多伦多的现场拍摄,多伦多天气还不错,起码是有太阳。

夕阳缓缓落下,屏幕变得黑暗起来,等到面朝西方的摄像头上彻底没有了亮光,有人点燃了烟花,远在圣约翰斯也是,一串串五颜六色的烟花冲上天空!

秦时鸥横冲直撞的进了酒吧,小休斯过来说道:“秦,今晚怎么喝?”

虎子和豹子挤开周围的人凑了上来,小休斯瞪大眼睛,道:“上帝,你还带狗?据说喝酒带狗+911战斗力的?”

说着,小休斯将手里的啤酒瓶口塞进虎子的嘴里要灌它喝酒,秦时鸥推了他一把,没好气的说道:“法克鱿,别给我的孩子喝酒!”

虎子舔了舔舌头,它可不排斥酒精的味道。

秦时鸥一手一个夹起虎子和豹子送给薇妮,让她看好两个小家伙,临走之前吓唬它们道:“乱跑?乱跑待会会被酒鬼们煮着吃掉的!”

虎子和豹子欢快的摇摆着尾巴,一个劲想要挣脱薇妮的怀抱去跟着秦时鸥。

秦时鸥走到吧台,拿出啤酒道:“黑刀,你们来打前锋,给我干死这些小婊砸!”

黑刀笑道:“瞧我们的,谁先来?找我喝!”

小休斯举起酒瓶,吼道:“先生们女士们,抛弃我们人模狗样的外皮,展露出我们疯狂的一面吧,今晚,不醉不归——麦克,你先上,不要怂,就是干!”

“法克鱿,拉里,什么仇什么怨?!”一个金发青年一愣然后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