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92 屠杀3217/10

892.屠杀,3、2、1(7/10)

一瓶瓶啤酒甩了上来,这一刻秦时鸥开始见识北美人狂欢晚会时候的疯狂。

大家都在喝酒,dj搓盘将一首首**四溢的音乐送出来,每个人疯狂摇摆身体和手中酒瓶,香槟、啤酒和红酒,撒的满地都是、满身都是,然后灌入口中……

参加狂欢的人是随意找人喝酒的,但是有一个规则,那就是优先找坐在吧台前的人喝,如果你要坐下,那就得承受被一群人灌酒。

就好像打擂台,这一刻酒吧的吧台就成了擂台,谁坐上去谁就是坐庄,一群疯子轮流上场喝酒,直到不胜酒力倒下然后换人上去。

黑刀第一个坐到了吧台前,他对着秦时鸥大声笑道:“哈哈,boss,瞧我的,给咱们渔场阵营开个好头!”

小休斯晃悠着一瓶百威,冲上来倒在黑刀身上叫道:“你今晚死定了!死定了!”

黑刀要了两个大啤酒杯,两升装的大杯子,他往里倒了一半啤酒,然后一手红酒一手白酒,将两个大酒杯分别倒满。

自己抓起一个酒杯,黑刀傲然看着周围狂热的酒徒们,问道:“谁来?”

小休斯指着先前推出来名叫麦克的青年吼道:“麦克!上!”

随后,周围的人纷纷叫了起来:“麦克!麦克!麦克!”

金发小青年狼狈的抹了把脸,对小休斯骂道:“法克鱿,法克!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该死的魂蛋!我一定会报仇的!”

黑刀举起大酒杯‘咕咚咕咚’的将里面的酒水全灌了进去,周围的人顿时欢呼了起来。声音巨大,一时之间压过了dj的音乐。

麦克和小休斯对骂了一会,随即也拿起酒杯,他一脸悲怆的往嘴里狂灌。

足足花费了一分多钟的时间,麦克才喝完这些酒。秦时鸥为他感到难受……

他喝完之后,欢呼声更响亮了,麦克将酒杯往桌子上一拍,指着黑刀叫道:“你,滚下去,我要、我要坐……法克!呕!”

有人将麦克拖了出去。小休斯捂着眼睛叫道:“哦,上帝,宽恕这罪人,拯救这倒霉孩子的灵魂吧,愿主保佑你!下一个谁上?!”

“拉里。你这gou娘养的,下个当然你上!”有人叫道。

小休斯站起来大义凛然的说道:“我是总指挥,你们这些蠢货,没有我的指挥,你们怎么能打赢……”

“我们不管输赢!小休斯,你上!”

“小休斯!小休斯!小休斯!”

一直最嘚瑟的小休斯傻眼了,他还想辩解,结果被人一脚踹在屁股上踢了出来。踉跄了两步差点撞在吧台上。

黑刀扶住他,不怀好意的笑道:“你要深水炸弹?还是水雷?或者来一枚核弹头?”

啤酒加红酒是深水炸弹,啤酒加白酒是水雷。混合,那就是核弹头。

小休斯讪笑道:“别这样,黑刀,我的好伙计,咱们就不能和平一点吗?从啤酒开始吧,循序渐进……”

有人送上来小酒桶。秦时鸥调侃道:“来,从啤酒开始。喝啤酒吧,中间不准换气。谁换气谁就换一桶酒重新喝。”

小休斯看着秦时鸥,呆呆的说道:“哦,上帝,请张开你的怀抱,我马上要去见你了!”

秦时鸥笑了起来,他们当然不会真的让小休斯喝醉,否则没人活跃喝酒气氛了,他虽然不是总指挥,却是一个合格的主持人。

喝酒中自然有活动,小岛上住的是渔夫,渔夫们能比什么?室内又不能打鱼钓鱼射鱼,只能玩力量扳手腕了。

这个也是坐庄的,有人先坐在桌子前,其他人挑战,输的人喝一瓶啤酒,赢的人继续坐庄,最后赢的一个就是狂欢夜会皇帝。

做夜会皇帝有好处的,最后会选出最漂亮的姑娘做夜会皇后,到时候可以来一点暧昧的东西。

秦时鸥看胖嘟嘟的卡森在坐庄,他活动着手腕和身体准备挑战。

根据预测,以他这被海神能量改造过的力量、耐力和爆发力,这种扳手腕比赛他熬到最后没问题。

之所以要玩这个,是因为秦时鸥得躲酒,黑刀已经被撩翻了,接下来上去应战的沙克和伯德也倒下了,尼尔森正准备出击。

而周围的人终极目的是秦时鸥,他们不满足渔夫们上阵,想让秦时鸥喝酒。

秦时鸥会喝酒,但不会被像傻鸟一样被灌。

活动了一下,秦时鸥坐在卡森对面,后者在那里唧唧歪歪:“小子,你胆子真大!你竟然要挑衅我?好吧好吧,那我得送你去见撒旦了,愿上帝会救赎你的灵魂,愿……”

“法克鱿,快点!卡森,你这个长舌妇,你闭嘴专心玩ok?我们迫不及待要灌秦酒了!”有人从后面踹了卡森椅子一脚。

卡森回头骂了一句,然后竖起手臂。

秦时鸥也伸出手臂,不得不说,两人手臂粗细程度差距巨大,这是黄种人和白种人的天然差别,尤其是卡森这些家伙是维京人后代,动辄就是五大三粗。

对于秦时鸥的力气,镇上的人了解不多,就是和他一起玩篮球的一群人知道,他在球场上展示出来的力量很可怕。

但篮球不是单纯靠力量的,所以重视他的人不多。

秦时鸥放上手臂后笑道:“有没有人愿意下赌注?”

希克森老爹凑上来道:“我做庄吧,有人要赌吗?秦和卡森,东方力王vs西方大力士……”

秦时鸥打断他的话道:“这样,老爹,我们不赌-钱,我们赌啤酒吧,输了的喝酒,下注就是几瓶啤酒。赢的人可以得到空酒瓶子,待会轮到他们喝酒,可以用空酒瓶子来抵账。”

这个建议好,以前小镇的人穷怕了,最近虽然经济大为改观,但涉及到金钱,他们还是不太想要参与,不过要是换成喝酒……

“我赌了,两瓶,秦输卡森赢!”

“两瓶,卡森赢!”

“我也是,两瓶,卡森你肯定能赢!”

“秦肯定是输的,这倒霉孩子!”

两瓶是封顶,否则赌个两百瓶也没人能喝的了,那就是赖账了。

希克森老爹擅长记账,他记忆力超级好,干了一辈子的餐厅,就没用过记账单,谁点什么直接和他说,肯定不会错。

下注结束,秦时鸥微微一笑,问道:“有多少人押我赢?”

希克森耸耸肩,道:“很遗憾,秦,只有小休斯一个人押你赢。”

秦时鸥看看,小休斯对他挤挤眼,道:“干死他们!”

“ok,屠杀之路,开始了,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