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11 大雪封山的日子6/10

911.大雪封山的日子(6/10)

下午情绪不太对劲,傍晚看了三哥的阅兵式,卧槽直接笑cry,建议大家不开心的时候看看三哥的阅兵式,还有南拳北腿阅兵式。

虎子和豹子是脾气暴躁的小暴君,两个家伙利用体格和力量优势,上去扑倒了两只肥肥胖胖的小恶霸。

熊大、小萝卜头它们跟着出击,将剩下三只小恶霸给围住了。

恶霸犬听名字就知道它们的脾气怎么样,虽然它们被认为性情和顺可爱、对儿童极其的宽容和友善且不过分活跃,但是必须明白,这个品种是通过对美国比特斗牛梗犬和美国斯塔福郡梗犬杂交选育而成。

比特斗牛梗是世界上最善战、最凶残的犬类之一,传说中的藏獒,一对一的情况下也不是它们的对手。由此可知,作为后代的恶霸犬,脾气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

尽管力量处于绝对劣势,可是小恶霸们并不害怕,两个在虎子豹子身体下挣扎,另外三个凑到一起,瞪大眼睛露出利齿,对着熊大嗷嗷叫。

小萝卜头被无视了。

这让白狼王很愤怒。

可惜小狼王没有发威∞∴的机会,朵朵看到自家三个小狗被欺负,着急的眼圈都红了,拉着薇妮的手满脸焦急。

薇妮出门喊道:“够了,孩子们,别这样对待客人!都回来!”

虎豹熊狼们听到她的喊声,攻击性立马收敛,熊大举起爪子本来要拍三个小东西。而且可以预料,就现在熊大的力气。一爪子下去要是没有把小恶霸拍的喷屎,那算它们路上拉的干净。

薇妮一喊。熊大收敛脾气,转而轻轻的拍了拍三个小家伙的脑袋,然后三个强壮的小恶霸犬就趴在了地上……

不能打架,虎豹熊狼们有别的办法,它们想了一会,跑去找薇妮要水喝,然后到小恶霸们撒尿的地方,竖起腿来来了一泡更大的尿。

后来吃晚饭的时候,毛伟龙忽然发现他家的小恶霸身上也湿漉漉的。然后他就感觉不妙,叫道:“么的,老秦,你家的这些小混蛋,不是往我家狗身上撒尿了吧?”

秦时鸥心虚的呵呵笑,这还真有可能。

天气阴沉了下来,北方的寒流开始席卷北大西洋,而南大西洋北上的水汽受冷就在上空形成了阴云。

几个孩子在门口清理雪橇,他们是对下雪最期盼的了。雪后可以乘坐雪橇去镇上发sao。

秦时鸥叫他们去洗手准备吃饭,结果这时候突然一道亮光闪烁,正在加固雪橇的戈登飞快的站起来,傻乎乎的比划出剪刀手的姿势看向秦时鸥。

秦大官人愕然。问道:“你干嘛?这闪电打雷呢,你举起手来干什么?挨劈啊?”

戈登抬头看,天空中还有闪电在陆陆续续的出现。便骂了一声道:“细特!真是该死,我以为有人在对我们拍照!我以为那是闪光灯!”

秦时鸥笑了起来。这群孩子被拍照给玩傻了,确实。之前他们只要和雪橇车在一起,就会有人给他们拍照,结果形成条件反射了。

米歇尔也跟着戈登站了起来,不过他还算机灵,一看情况不对劲又坐下了,这会便问道:“秦,冬天怎么也会打雷打闪电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冬天确实不怎么能见到闪电,秦时鸥解释道:“这很正常,这叫冬打雷,和对流层与地面的温差有关,快回屋里吧,冷气流来了,就要下雪了。”

既然要下大雪了,秦时鸥便将桑德斯三人提前接了过来,张鹏家不在圣约翰斯,需要一个周左右的时间将家里事情安顿好才能来上班,秦时鸥将电子劳工合同给他发送了过去,让他先看看有没有问题。

人多了,秦时鸥便搬出了电磁炉来煮火锅,晚上雪花开始飘飘洒洒的落下,海风凌厉,吹着雪花撞击玻璃窗,甚至能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这时候在温暖的屋子里吃火锅是最爽的了。

秦时鸥准备很多海鲜和肉食,火锅煮开之后,他将几片象拔蚌切片拨拉给毛伟龙,道:“这东西你得多吃,对你身体有好处。”

毛伟龙知道他没有好话,但是象拔蚌一切片看不出这是什么东西了,便涮了涮拿出来扔到虎子的盘子里,笑道:“我不急,先给你的儿子们补一补。”

火锅水汽萦绕,辣椒汤的香味最先弥漫开来,秦时鸥准备了好几个锅子,还有一个是龙虾锅,捞了一些小龙虾,提前熬了两个小时,现在成了浓汤。

雪莉将土豆片放到龙虾锅里煮了一下,吃掉之后惊喜的叫道:“嗯,这个真好吃。”

戈登涮了片鸡肉,肉味相冲,反而不如单纯的涮菜吃,尤其是白菜,一片片菜叶用龙虾汤一煮,味道又鲜又香,比涮肉还要好吃。

后面一群家伙开始争夺蔬菜用龙虾汤涮着吃,秦时鸥专心致志的吃他的涮羊肉,加拿大的羊大多是放养的,羊肉出栏指标比较高,肉质比国内超市的羊肉片可要好多了。

当然,他之所以坚持涮肉,还跟他的主张有关,之前大家说少准备点肉,但秦时鸥觉得涮火锅就是吃肉的,他特意让伯德切了半只羊。

薇妮帮他涮了一片茄子,嗔道:“好了,你可比嘴硬了,来尝尝龙虾汤涮菜,味道真是太棒了。”

“而且还营养丰富哦,因为龙虾是富含钙、钾这些矿物质的。”刘姝言补充道。

茄子一煮会烂,但这样吸收的龙虾汤更多,秦时鸥吃在嘴里,还没有咀嚼,龙虾汤就开始往外溢流,顿时满嘴鲜味。

他吧嗒吧嗒嘴,终究还是不能睁眼说瞎话,将盘子里的涮肉全倒给虎子和豹子,秦时鸥也加入到抢夺蔬菜的行列中,结果准备的蔬菜不够,很快吃完了。

秦时鸥看看外面的风雪,穿上大衣道:“好吧,你们先吃着,我再去菜园里弄一点菜回来,更新鲜味道更好。”

毛伟龙对他挥挥手,秦时鸥一把将他拉起,冷笑道:“你当我自己去干活啊?你还真把自己当贵宾了啊?跟我去菜田,否则今晚扔你在外面睡!”

上次被小兽们糟蹋的菜苗都扶正了,一些空白地方进行了不重,这会的大棚菜园再度变得生机盎然。

毛伟龙伸手扯了个黄瓜,咔嚓、咔嚓吃的开心,同时满脸疑惑:“我也搞了个菜园,用的种子和你一样的,怎么我那边蔬菜味道就不行?”

秦时鸥没有拿他开玩笑,而是给了一个很认真的答复:“你个傻逼,告别岛风水好,最适合种蔬菜你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