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12 鸟中黑涩会7/10

912.鸟中黑涩会 (7/10)

夜晚的时候是风雪交加,第二天还是大雪飞扬,可是已经没有什么风了,只有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下来。

因为靠近北极,加拿大的雪花很有特色,大的雪花都有小孩巴掌那么大,秦时鸥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都傻眼了。

虎豹熊狼一群小家伙闹的欢实,它们不怕冷,再说下雪时候并不冷,化雪的时候才冷,一大早小家伙们便跑了出去,在雪地里追逐打闹发泄它们旺盛的精力。

雪花落在几个小家伙身上,加上它们老是在地上打滚嬉闹,很快身上沾满了积雪,秦时鸥探头往外一看笑了,他忍不住想起一首诗:天地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这诗现在很应景,看外面天地之间,当真全是漫山遍野的雪白,反而空中比较阴暗,这样打眼往外一看,很容易认错天和地。

沙克带着雪帽子来找秦时鸥,道:“boss,我们去准备一下,今天出海捕捞鲣鱼?”

大雪中出海很正常,渔夫是很辛苦的工作,只要不是大风天气,那就得出海干活,下雨、下雪也得出去。

秦时鸥给渔夫们开的工资都很高,除了高薪养忠诚,还因为现在好渔夫就是不便宜,不少人是拿着命来赚钱的,比如在阿拉斯加捕捞帝王蟹,平均每天会有两人受伤,每周会有一位渔夫死在海上!

看看平静的海面,秦时鸥查了查天气预报,这次北极寒流是从高空过境。会带来大雪,但不会产生大风暴。未来一周海上算风平浪静了。

于是他点点头,让沙克带人去准备一下。得捕捞鲣鱼上来烤鱼干了,同时也要处理一下那些螃蟹。

听秦时鸥说还要捞螃蟹,沙克为难的说道:“可是我们订的蟹锅还没有送到,不是很合适吧?”

秦时鸥笑道:“这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我们只要出海就行了。”

毛伟龙出来锻炼看到秦时鸥忙着收拾东西,便知道他要出海,问自己能不能跟着去。

秦时鸥笑道;“你以为哥们是去海上玩啊?这可是干活,没什么意思。枯燥无味。”

毛伟龙道:“带上我去给你打个下手吧,留我自己待在别墅里也不是事,我虽然干不了重要活,可是帮你们收拾个渔网、准备个午餐啥的没问题。”

秦时鸥一想这样也对,便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去找一套冲锋衣穿上。

鲣鱼群是在渔场南部海域,出去一趟至少得一两天的时间,故而秦时鸥准备了不少高热量的食物,比如半成熟的炸肉、汉堡、披萨、可可粉、咖啡、能量棒和巧克力之类的东西。

他将这些东西放到门外,准备到时候再统一放置。结果一包炸肉本来包裹在牛皮纸里,秦时鸥再出来的时候,看到牛皮纸撕碎了,几块炸肉不见了。

他没在意。以为是几个嘴馋的小家伙干的,便喊了两声,让它们去远处玩。

结果秦时鸥再度回屋子不久。外面忽然响起拉拉汪的吼叫声和小萝卜头的呜呜嚎叫声。

听到叫声,秦时鸥跑出去一看。几只半米多长的大鸟扑楞着翅膀在低空盘旋,有一只胆子大。竟然直接落到地上,张嘴叼住一块炸肉,斜着眼瞪了秦时鸥一下,这才飞起。

秦时鸥快气死,你麻痹这什么玩意儿?太嚣张了吧?

这些鸟以前没有在渔场出现过,它们体型半米多点,翼展不到一米,不算很大。不过体形挺肥胖,看起来平时日子应该过的不错。

秦时鸥一开始以为是山上的鵟没有东西吃跑下来了,可仔细一看不是,这种鸟尾巴短圆,翅膀也比较圆阔,头、颈和下体是暗灰褐色,翅膀上下有显著白斑,和红尾鵟完全不一样。

看到这些鸟抢东西吃,虎豹熊狼跑上来驱赶,它们靠近之后大鸟们就不敢再落下来了,可是它们也没走,而是在空中盘旋了一会飞向了海面。

秦时鸥收拾东西拿到码头上,这时候一只大鸟俯冲下来,霸道的撞向一只嘴里衔着毛鳞鱼的短尾鹱,将之一下子撞翻在空中,抢夺到毛鳞鱼又飞了起来,吞吃掉在空中还发出嘎嘎的声音,仿佛是威胁那只短尾鹱。

这样秦时鸥就怒了,麻痹这鸟真嚣张啊,比大军舰鸟还要嚣张,抢食吃也就罢了,抢完还吓唬人家短尾鹱?你是黑涩会啊,你当自己黑手党啊?

换了牛仔裤和冲锋衣的毛伟龙小步跑过来,秦时鸥瞪了那些鸟一眼问道:“这是什么鸟?”

毛伟龙带着帽子,没有注意到秦时鸥的眼神,愣愣道:“你怎么骂人啊?”

秦时鸥无奈的伸出手,指着空中的鸟道:“我问,这是什么鸟?”

毛伟龙恍然大悟,他看了一会,皱眉道:“是不是那啥黑背狮鹫?”

秦时鸥气急,他可是认真的,黑背狮鹫是什么鬼?哪个游戏里的宝宝?

还是尼尔森见多识广,说道:“这是贼鸥,具体品种应该是大贼鸥,在北极和冰岛一线繁殖,性格很霸道的,是飞鸟中的强盗。”

秦时鸥不满道:“我去找小布什和尼米兹,必须得把它们赶走,这些家伙在,短尾鹱就饮食不安。”

尼尔森点头道:“是的,得它们赶走,它们不光抢鱼吃,如果让它们发现咱们渔场有鸡鸭鹅蛋,那它们还会抢夺这些蛋吃,甚至以后孵化出了小鸡鸭鹅,它们也会抢走吃掉。”

“这么碉堡?”毛伟龙愕然问道。

尼尔森笑道:“这算什么,它们如果飞去南极,那会捕食企鹅,如果是待在北极,那就能捕食小海豹,别看个头不大,性情可是凶猛的很,连金雕的都不喜欢招惹它们。”

大雪飘扬,小布什和尼米兹总算老实下来,躲在枫树屋里只露出两个鸟头,摆出了赏雪的架势。

秦时鸥一声口哨,两个家伙立马先后飞了出来,一边肩膀一个,秦时鸥顿时感觉自己形象太牛逼。

到了海边,他伸手一指空中嚣张的贼鸥,不用多说,小布什和尼米兹明白他的意思。

顿时,两个巨大的影子带起呼啸的寒风,展翅腾空,气势凌厉。

白头海雕和大军舰鸟同时挥舞翅膀,瞬间产生的气流都卷动周围雪花乱飞了起来,那股威势,让秦时鸥这个当爹的欣喜不已。

大军舰鸟不太适合战斗,白头海雕才是北大西洋上空的战神,小布什体格强壮又好战,飞起来后它先拉升高度,超过贼鸥群之后,猛然俯身抖动双翼,仿佛战斗机一样俯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