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13 雪中出海8/10

913.雪中出海(8/10)

小布什的冲刺极快,几十米的距离,秦时鸥一眨眼,它便已经俯冲飞过!

贼鸥们看到白头海雕的时候谨慎了一些,飞到了一起,结果这样恰好被小布什来了个一窝端。

飞到贼鸥群中,小布什粗粝的大爪子先摁住了一只贼鸥,嘴巴闪电般啄出,空中顿时飘散下了十几根羽毛,一只贼鸥痛苦的尖叫起来,边叫边跑。

一般的海鸟,遭遇白头海雕的攻击之后早就吓得一哄而散了,而大贼鸥不愧是鸟群中的黑涩会,它们根本不怕,剩下几只愤怒啼鸣,围上来对着小布什就连啄带咬。

可是白头海雕战斗力太强,小布什爪子飞快甩了几下张开,那只被它抓到的大贼鸥就差不多失去了战斗力,它勉强扑棱翅膀在空中飞翔,但跟喝醉酒一样,晃晃悠悠飞不直了。

白头海雕战斗的时候会和金雕一样,钢铁般的翎羽会怒张开,好像穿着铁甲一样,这就是为什么小布什打完架回来薇妮要给它整理羽毛的原因。

贼鸥的嘴巴对付一般的小鸟还行,对付白头海雕不够看了,它们几次啄击不能破开小布什的防御,反而小布什趁机反击,撕咬了两下又干掉了一只。

尼米兹也加入了占据,大军舰鸟不善站不错,可它个头大,+,呼啸而上好像坦克一样碾压了两只大贼鸥,翅膀一扫将一只扫的嘎嘎直叫唤,嘴巴飞快啄击另一只,将它啄的惨叫不已。

只用了几个照面。先去偷吃炸肉欺负短尾鹱而得意洋洋的贼鸥们便落荒而逃,它们嘎嘎叫着飞向天际远处。小布什和尼米兹追了上去,贼鸥的速度在它们面前太不够看了!

贼鸥被一路追一路打可折磨坏了。有一只不知道哪里受创一头栽下来落到海里再没有飞起来。

这样剩下的更吓坏了,玩命的拍打翅膀逃窜,它们一看往高空飞甩不开后面两个活阎王,只好往坎巴尔山林里钻。

它们运气不错,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逃生道路,小布什和尼米兹在坎巴尔山空域名气太臭,一看它们两个的组合出现,红尾鵟顿时飞空而起准备作战。

小布什和尼米兹毫不示弱,打完了贼鸥打红尾鵟。双方又开始乱战了。

贼鸥们松了口气,以为它们成功逃生,它们正在犹豫继续逃命还是坐山观虎斗,忽然察觉到头顶有阴影,于是它们一抬头悲催了,两只金雕在冷漠的盯着它们!

没有了贼鸥的干扰,秦时鸥总算可以出海了,渔夫们准备好了东西,加上毛伟龙。他一共带出了七个人,这样人数就够了,丰收号毕竟是小渔船。

海中的鱼群都被做过标记了,毛伟龙第一次出海捕鱼一切新奇的很。他问道:“咱们怎么寻找鱼群?你们刚才说标记了,啥意思?”

声呐探鱼仪打开,一拨拨鱼群出现在了屏幕上。沙克笑着调动菜单找到几个鲣鱼群,选择之后就不用管了。

后面遇到鱼群。探鱼仪会自动的锁定和分辨,如果碰上以前标记过的鲣鱼群。屏幕上的鱼群符号会从红色变为绿色。

船舱外大雪飘扬,渔船航行速度不快,秦时鸥感觉不算冷,便站到了船尾,观看冬季的海景。

冬季的海洋别有一番滋味,因为没有什么海风,海浪比较平静,可以看到漫天雪花洋洋洒洒的在空中纷飞,比在陆地上看更清晰。

秦时鸥甩了甩冲锋衣,他去找了一顶草帽戴上,这样雪花就不会落到他头上。

看着飘洒的雪花,秦时鸥忽然心里一动,这种天气简直就是海洋恐怖片的自然渲染,要是不让花狐狸号出来露露面,简直是浪费了它的存在。

于是,秦时鸥打开对讲机找到黑刀,让他安排BB霜、受气包他们驾驶潜艇出去转一圈,这次继续往南,来一趟长途旅行,去哈利法克斯海域逛逛。

按照计划的航行,花狐狸号会经过南方海拳号,到时候正好让这艘船去护航,民用潜艇这东西不是很适合长途航行,要是出问题了海拳号可以进行救援。

出海四个小时了,渔夫们也没有下网,只是凑在驾驶舱里聊天,毛伟龙便有些忍不住了,问道:“我看咱们遇到了不少鱼群,不下网吗?”

秦时鸥道:“出海捕鱼,尤其是深海捕鱼,要有耐心,这些鱼群确实存在,但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是来捕捞鲣鱼的,所以碰到鳕鱼,可以放它们一命。”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毛伟龙煮了一锅的蔬菜粥,这是海上航行最欢迎的食物之一,可能在岸上喜欢吃海鲜,可到了海上,大多数人对海鲜就没什么兴趣了。

除了海鲜粥,毛伟龙还熬了一些水果粥,很简单,先将大米小米和冰糖混合煮个七分熟,然后放入番茄、苹果、葡萄、山楂、甜橙之类的果子,乱炖就行了,最后的味道酸酸甜甜,错不到哪里去。

秦时鸥用微波炉热了半片披萨,端着一碗水果粥继续站在船尾看雪落海洋的场景,毛伟龙凑上来看了一会,看不出什么意思便摇摇头离开了。

人站在船上,但海神意识早就入海了,秦时鸥一边欣赏海上景色,一边控制海神意识在海里游荡,终于,他吃完饭后发现了一个鲣鱼群。

“oK,伙计们,准备干活!”秦时鸥将可降解塑料碗往海里一扔,这东西在海水里只用一个周便可以分解成为小片,海鱼吃了也没有害处。

毛伟龙刚要说还没发现鱼群,结果身边渔夫都开始忙碌起来,沙克和扎克两人去查看拖网,没问题后拖到了船尾,打开栏板等待放下的命令。

十几分钟之后,探鱼仪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绿色阴影,开船的沙克探出头去吼道:“动手,下网!”

毛伟龙挠挠头,对秦时鸥说道:“你怎么知道遇到鱼群了?”

秦时鸥笑了笑,道:“你以为我站在船尾干嘛?发呆吗?我是在观察,鲣鱼是成群生活的,我刚才看到陆续有鲣鱼浮出海面,就知道快要碰到鱼群了。”

毛伟龙佩服的竖起大拇指,道:“兄弟,厉害,难怪你能把渔场做这么大,可真是钻研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