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19 爷爷的遗物4/10

919.爷爷的遗物(4/10)

卡伯特问秦时鸥什么时候来的加拿大,他说前年便来了,听了这话,卡伯特笑了起来,道:“看来这点你和你爷爷不一样,他对上帝满怀敬畏之心和虔诚之情……”

说着,他摇摇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抱歉,孩子,我习惯说教了。总之,你的爷爷是一位了不起的男人,他是上帝派来行走在人间的义人,我以能结识他为荣,我相信你也是这样善良的人。”

秦时鸥道谢,实际上对于信仰这回事,他也不好说。

经历了海神之心这东西,秦时鸥相信上帝、佛祖、真主阿拉并不一定就是虚无的,或许在地球的某个时代,他们确实降临过,就像海神的传说。

传说海神驾驭七海波浪、号令海洋万物,如果他的海神之心足够强大,不也能做到海神的这些事吗?骑乘海豚,他一样可以做到。

现在秦时鸥不是大学时候那个唯物主义小青年了,他有信仰,信仰是海神之心,是海洋万物。

卡伯特转移了话题,没有继续和他探讨有关信仰的话题,得知秦时鸥是第一次进入教堂之后,他便主动带秦时鸥去参观一下,并告诉他,他的二爷爷曾经有一段时间在这里修行过,这里有他的房间。

秦时鸥先去参观的是大教堂博物馆,也可以说是主教宫殿,就位于教堂的左侧,每周的周一和周五对游人开放,里面有大量的古代书卷,收藏有古老的法衣、圣骨匣和其他文物。

卡伯特为秦时鸥介绍着这些东西。特别介绍了一部厚厚的经书:“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部《圣经》,从公元1861年出现至今。保存一直很完好,来自都柏林。用的是盖尔语。”

主教宫殿的尽头有一座大理石雕像,名叫‘蒙面纱的圣母玛利亚’,由十九世纪加拿大最著名的雕塑家strazza创作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雕工很精美,大理石褶皱好像面纱一样掩盖着圣母的面容,线条柔和,充满灵性。

参观完了之后,卡伯特带秦时鸥去了后院的一个房间,打扫的很干净。平时应该给修行的信徒住宿,现在里面住着几个衣着普通的孩子,卡伯特说城市里不少人被积雪驱赶的无处可去,教堂容纳了一部分人。

“不过我带你来,可不是要向你展示我们做了什么,而是想让你看看,这曾经是你二爷爷居住过的地方,他在这里修行了一年时间。当时他似乎遭遇了什么困惑,后来在这里修行后豁然开朗。”卡伯特说道。

秦时鸥走进去。一间宽敞的房屋,很普通那种,只有一个大床、一个书桌和几把椅子,但是他进入之后。心神却大受震动,因为他看到了床头柜上放了一个半米高的耶稣受难像,而那雕像对他散发着强烈到难以忍受的吸引力!

“草!”秦时鸥低声骂了一句。他心里开始,眼珠子几乎都红了。他能感受到,这雕像的材质。肯定是神秘莫测的‘龙涎香’!

可是秦时鸥不能过去吸收能量,他只能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那雕像,故作轻松的问道:“我二爷爷当时就是住在这里的吗?请问那座雕像是他在的时候就有的吗?”

卡伯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为什么要问耶稣像?”

秦时鸥勉强笑了笑,道:“我随口问的,因为房间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了。”

他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扯淡,对于教堂来说,耶稣像能算特别的东西吗?

卡伯特没有较真,他过去凝视着耶稣像,道:“事实上,这是阿德亲手雕刻出来的,我想你注意到他,可能和你们的血缘关系有关。”

一听这话,秦时鸥有点吃惊,这雕像是二爷爷禽兽雕刻的?那他也应该是有海神之心的吧?为什么不吸收这里面的海神能量?他感觉这座雕像里的海神能量,比他当初在日本的波除神社得到的还要多!

卡伯特将耶稣像擦干净,抱起来递给秦时鸥道:“我想你应该是需要他的,对吗?”

秦时鸥脸色有点变了,老牧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难道知道海神之心的一些消息?

他心里正在胡思乱想,卡伯特又说道:“你爷爷离开的时候,曾经说过以后可能会有人来想要得到这座像,他让我自己判断,如果觉得那不是一位义人,就不要给他。如果那时一位义人,我就将像送给他。”

老牧师多余的话没有多说,他和秦洪德是熟人,年龄又有七八十岁,秦时鸥觉得他见多识广,可能对海神之心或者类似的东西有所猜测,否则不会直接问自己是否需要。

但他还是受不了海神能量的诱惑,便试探的问道:“你觉得我是一位义人?”

他觉得这是扯淡。

老牧师笑了起来,道:“你是个好人,是个好孩子,这就足够了,不是吗?来吧,拿回这座神像,这是你爷爷留下的东西,他就是属于你的。”

秦时鸥接过神像,老牧师说道:“那接下来我们就去参加拍卖会吧,应该快要开始了,如果还有时间,我为你介绍几位好人,他们都是值得你结交的人。”

但这会秦时鸥哪有心情去认识什么人?卡伯特带他回到教堂之后,还真给他介绍了一些人,秦时鸥摆出很低的姿态,但心神完全被怀里的神像所吸引,没怎么记住这些人的身份。

后面有人来找卡伯特,说拍卖会准备开始了,秦时鸥这才想起自己的拍卖品还没有拿出来,赶紧掏出准备好的首饰盒,对老牧师说道:“主教先生,这是我准备的拍卖品,刚才忘记送上去了,现在只好麻烦您。”

看到七颗璀璨夺目的黑珍珠,卡伯特微微露出一丝讶异之色,然后脸上的笑容就更浓了,欣赏的点头道:“你确实和阿德一样,都是了不起的好人,上帝会保佑你的,孩子。”

秦时鸥道谢,随便找了个地方就坐下,坐立不安的等待着怎么能吸收掉神像里的能量又不为人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