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18 四镇慈善拍卖会3/10

918.四镇慈善拍卖会(3/10)

鲣鱼干当天吃不到,烤制的过程需要至少两天,甚至更多,不过鲣鱼肉汁精华出来了,秦时鸥晚上用来拌了凉菜吃,味道比什么生抽老抽酱油醋可要好多了。

雪花不停飘荡,秦时鸥看着外面完全演绎成纯白色的世界叹了口气,这次可真是雪灾,他家乡虽然属于北方,但比较靠南,故而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

秦时鸥没什么事,便隔着段时间就开着铲雪车去清扫渔场的通路,家大了也有不爽的地方,比如清理积雪就是个大问题。

下雪的第四天,秦时鸥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是哈姆雷的来电,便接通询问什么事。

哈姆雷问了他的近况和薇妮的身体,然后说道:“圣约翰斯有个传统项目,那就是当遭遇自然灾害后,会举行一次四镇慈善拍卖会,这次是在本周六,有没有兴趣?”

秦时鸥其实兴趣不大,他对加拿大归属感不强,搞好告别镇这一亩三分地他觉得自己就算完活了。

不过,这种小镇慈善拍卖会重点不是捐多少钱,而是人人展示自己的爱心,故而虽然没什么兴趣,他还是表示周六会参加。

~n

至于他要拍卖的东西,除了黑珍珠还有什么呢?他选了六颗黄豆大小的黑珍珠,这价值就足够大了,因为这都是顶级品质的黑珍珠,即使个头小,一颗也得价值一万多加元。

奥尔巴赫得知他要参加四镇拍卖会就给他解释了一下这个拍卖会的由来,说他去参加还真的很合适,因为这个慈善拍卖会。实际上就是他二爷爷秦洪德发起的。

慈善拍卖会出现在1980年,那一年圣约翰斯遭遇了几十年一遇的大台风。受灾者无数,市政府都有些救援无力。灾后重建进行的很慢。

连城市都迟迟不能得到救援,边远小镇自然更得不到救助资源,很多人的住房都毁了,当时台风过后就是大雨,很多人无家可归只能躲在诸如车站、咖啡厅等公共场合。

于是秦洪德号召告别镇的资产阶级搞一个慈善拍卖会来救援无家可归的人,起码得保障他们的住宿、吃饭问题。

秦洪德发出号召之后,立马得到了告别镇一些有钱人的响应,而他的号召力是相当大的,除去告别镇之外。还有麦卡镇、泰德镇和小熊镇的一些资本家也响应了。

这就是四镇慈善拍卖会的由来,因为起初参与拍卖会的人就来自这四个镇。

“你爷爷拍卖了他刚刚买到的游艇,我还记得当时拍卖会上他的话,‘有人连热汤都喝不到,我怎么还能驾驶游艇出海寻开心呢’,真的很动人的一句话。”奥尔巴赫感慨道。

后来四镇慈善拍卖会越搞越大,只要圣约翰斯本地出现比较厉害的自然灾害,就会有人发起这个拍卖会,参会人员从四个镇发展到六个镇、八个镇。然后是全市,现在是全省。

搞清楚这个拍卖会的情况后,秦时鸥考虑了一下,这样他其实算是主角了。四颗黑珍珠不是很拿出手,他换成了七颗,并且给黑珍珠起了名字。星期一到星期日,其中星期日是一颗花生大小的大黑珍珠。总价值超过十万加元。

奥尔巴赫说这倒没必要,只要能出场献出自己爱心就行。

秦时鸥说道:“无所谓。就当给我的孩子积德了,希望在他出生之前,一切平平安安,他和薇妮都平平安安。”

下雪的时间真是持续的够长的,到了星期六,还是有小雪花落下来,而积雪厚度已经超过半米了,纽芬兰全境的机场都停用,高速路也封闭了百分之九十!

秦时鸥晚上看新闻,就看到有一些贫民窟的房子屋顶被积雪压垮了,圣约翰斯市政府门口一棵白桦树竟然也被积雪压的倾倒,秦时鸥也是醉了,这雪的力量太强了。

周六秦时鸥好多人乘船去了圣约翰斯,这个慈善拍卖会是全民性的,沙克等人也受到了邀请,当然邀请他们的就不是哈姆雷了。镇上一共去了一百多个人,有的是去拍东西,有的则是带着东西去拍。

加拿大的民众的慈善意识是很强的,比如小休斯属于那种无政府主义支持者,平时嘻嘻哈哈没个正行,这次参加慈善拍卖会,他带了一个苏族风格的粗腰带,腰带扣可是黄金的。

之前秦时鸥在杂货店看过这个腰带,小休斯没有标价,他只是展示,已经自己收藏了。

拍卖会是在圣约翰斯的施洗者长方形基督大教堂举行,这也是整个纽芬兰省最壮观、最宏伟的教堂,坐落在山顶,可以俯瞰整座城市。

教堂建立于1855年,外观类似意大利的罗马式教堂,整体是石灰岩和花岗岩,有双尖塔,内饰豪华绚丽,65扇玻璃都是彩色的,每一扇上都绘制有一个圣经经典故事。

天花板上有精美的浮雕,颜色是金色、栗色和深绿色交融,内中高大空旷,充满威严。

秦时鸥第一次来,里面已经有很多参会人员在等待了,一些穿着黑袍的牧师充当服务人员角色,引导一些感兴趣的人参观游览,还有人在提供热饮和小零食。

奥尔巴赫出现之后,一名七八十岁的老牧师迎了上来,一句‘上帝赐福你’的开场白,老牧师微笑道:“老伙计,能在这里看到你真是太开心了,我们多久没见了?”

“五年吧?”奥尔巴赫笑着,他亲热的拉出秦时鸥,道,“这是卡伯特-萨拉纳哈主教,上帝虔诚的仆人和教徒的兄长与父亲,是一位好人。”

秦时鸥肃然起敬,对卡伯特鞠躬致礼。

卡伯特仔细的看着秦时鸥,道:“你是,哦,上帝,我没猜错,你是阿德的后代,对吗?”

秦时鸥估计阿德就是自己二爷爷秦洪德了,他点头道:“是的,主教,我是秦洪德先生的孙子。”

卡伯特上前用双手捧住他的脸仔细看,叹道:“其实你们很像,真的很像,我竟然第一眼没有认出来!我老了,记忆力衰减了,当时我第一次见阿德的时候,他就是你这样的大男孩。”

秦时鸥尴尬的笑,自己都快中年人了,怎么还被称为大男孩?不过面前老人都七八十岁了,人家说自己是大男孩也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