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27 半年万年

927.半年?万年?

和桑德斯聊了聊渔场的情况,发现没什么问题,秦时鸥就想回去,临走之前他说道:“明天镇子里要玩滑雪,你们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应该很有意思。”

桑德斯露出和秦时鸥得知这消息时候一样的惊讶表情:“这里还有滑雪场?”

倒是提亚反应快,看着坎巴尔迟疑的说道:“应该就是在那里举行吧?”

秦时鸥笑着点头,这不是正规的滑雪比赛,只是大家一起玩而已。

小岛娱乐活动太少,以前镇民们又没钱,除了偶尔泡个吧剩下就是窝在家里看电视,没有其他娱乐方式了,所以会找些东西自娱自乐。

大雪封山的时候,镇民们会去坎巴尔山,找一片雪道开阔的地方,大家凑活着滑雪玩。

去年因为有游客的钱可以赚,没人还去玩这种简单到简陋的活动,今年雪太大,航班暂停,没有游客到来,镇民们又空闲了。

另外,今年的雪下的够大,更适合滑雪。

吃了晚饭,秦时鸥再度将海神意识放入水中,四道意识分从四个方向,向着东南西北海域巡视,查看渔场情况。

海底补钙行动之后,渔场的地质营养物质含量得到补充,海藻迎来了第二春,秋天规模扩大的厉害,海底世界如今郁郁葱葱,生态环境堪称完美。

大大小小的海鱼在海藻丛中穿梭着,充沛的食物保证了它们的生长状况,膘肥体壮,鱼群众多。

这次海神之心吸收能量之后,进化很大,秦时鸥拥有了可以攻击的能力,随意就能掀起大风浪在海面纵横捭阖,也能在海底形成高速暗流。

他试验了一下,现在他还有一个更厉害的能力,那就是搅动海水按照一个方向转动。可以制造出规模不错的漩涡!

就好像小孩子刚刚得到心爱的玩具,秦时鸥没事就操纵海水掀起惊涛骇浪或者制造大大小小的漩涡,感受自己拥有的力量。

大自然中的雄性野兽,自始至终在追求力量。这个力量不是力气,而是包括了速度、爆发力、耐力、战斗技巧等在内的一种称谓。

力量越强大,雄性野兽越自信,秦时鸥以前对于海神之心的理解就是帮助他养鱼,现在他明白不是简单如此了。他是可以依靠这个能力,去改变世界格局的!

现在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看他想不想。

重点查看了巨妖的断肢,秦时鸥发现伤口周围布满了猩红色肉芽,这些肉芽密密麻麻的交融在一起,看上去有点恶心,不过却让他很欣慰,这是巨妖的触手在重生。

经过上次海底裂缝流出岩浆的地方,秦时鸥小小的惊讶了一把,裂缝竟然并没有闭合。时不时的还有一些岩浆会翻涌出来。

秦时鸥之前经过多次没有注意到,这次经过,恰好又有一些猩红的岩浆从冷却的石灰岩缝隙中慢慢涌出,不过它们淌不出多远,随即便会被海水冷却。

从上次海底出现裂缝开始,岩浆涌现的情形就一直在持续,只是他没有注意到,以为这和火山爆发一样,爆发之后便成了死火山。

他是忘记了,这可不是海底火山。而是海底裂缝。

持续的力量是强大的,半年多来岩浆一直断断续续的流出来,冷却之后变成石灰岩,这些石灰岩一层摞一层。如今都要变成一座小山了。

如果将这座小山从中打个洞,那岩浆喷射出来,就是海底火山了。

秦时鸥绕着小山转了一圈,和惊奇的发现,现在这里竟然出现了一座生态系统。

毫无疑问,岩浆是生命禁区。除了一些硫化细菌,其他有机生命是很难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可是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这片岩浆冷却后变成的石灰岩小山周围,出现了一些生物种群。

不知道是鱼类吃掉海藻然后将未消化的种子排泄了过来,还是水流带来了一些海藻种子,总归小山的石灰岩之间生长出了一些爬山虎样子的海藻,呈现棕色和蓝色。

一些小螃蟹在石灰岩上爬上爬下,这些螃蟹应该是皇后蟹,可是色泽却是灰白色,好像是身体表面沾满了石灰一样。

在石灰岩小山的底部,生活着一些乳白色的海绵,秦时鸥在渔场里没见过这种海绵,它们好像橄榄球,两边纤细中间粗,从十多厘米到一两米不等。

秦时鸥不认识这种海绵,他打开电脑描述了一下形象,结果还是没有找到结果。

这样他反而起了好奇心,想起桑德斯,就打电话给他,询问这是什么海绵。

专家就是比谷歌搜索更好使,桑德斯轻松的说道:“那是玻璃海绵,目前为止最神秘的海绵之一,生活在西太平洋,南极海域有所发现。”

“北大西洋会出现这种海绵吗?”秦时鸥问道。

桑德斯犹豫了一下,慢慢说道:“海洋很神秘,很广袤,物种的地域性在海里表现的并不明显。北大西洋没有发现过玻璃海绵,可是这不代表这里没有这种海绵。”

“对了,你问玻璃海绵干嘛?你见到这种海绵了?”

秦时鸥没有说实话,简单的说道:“我朋友碰到了,他也不认识,知道我在加拿大养鱼,以为我见多识广,就让我帮忙看看。”

桑德斯‘哦’了一声,问道:“他看到的玻璃海绵有多大?这是很少见的海绵物种,堪称是活化石,如果可以,让他不要捕捞这种海绵,因为它们成长很慢,长到一米长得上万年!”

一听这话,秦时鸥大为诧异,忍不住说道:“这不可能……”

他这么说的原因是,那玻璃海绵应该是海底岩浆形成石灰岩小山后才出现的,可岩浆冒头不过半年而已,距离上万年,那也太远了!

桑德斯没有跟他辩解,只是笑道:“一切皆有可能,起码科学的研究证明,它们是一种成长很缓慢的物种,特别缓慢。”

秦时鸥疑惑的挂断电话,他重新去岩浆小山的位置看了看,或许他描述错误,这东西不是玻璃海绵?如果确实是这玩意儿,这里好几条这种海绵,一米长的可不止一个!

另外,他上网搜索了一下,玻璃海绵生活在寒冷水域,北大西洋是冷,可这里有岩浆涌出,水温是很高的。。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