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37 真是有缘

937.真是有缘

刚才忘了说了,祖国万岁!pla万岁!我身在曹营心在汉,写的是加拿大人是在中国!

“嗨,哈勃,好久不见。”秦时鸥上来热情的拥抱哈勃,两人在渔业部组织的旅游活动结束后也经常联系,而且很有可能成为商业合作伙伴。

哈勃之前找到了一个投资项目,想要跟随美国华尔街那帮人去炒东南亚的橡胶,他找秦时鸥拉投资来着,但那会秦时鸥给了哈姆雷五千万的政治投资基金,手上没多少钱了,便没有参加。

和秦时鸥拥抱后,哈勃微笑道:“当我接到通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会遇到你,所以我早就在期待这一天了。”

秦时鸥笑了起来,这家伙真会说话,他将毛伟龙介绍给了哈勃,几个人便聊起了当前北美的经济形势。

好的商人都是出色的演说家,尤其是风投高手,否则怎么去拉动投资?哈勃在这方面是高手中的高手,他得知毛伟龙是做农场的,便分析了加拿大农业出口外贸方面的一些资料,让毛伟龙听的津津有味。

马上就是约定时间了,秦时鸥看看手机皱眉道:“怎么那一位先生还没来?”

哈勃看着他的手机笑了笑,脸上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表情。

毛伟◎2龙也跟着抱怨了一句,哈勃道:“秦,如果我是你,我宁愿他今晚不要来,相信我,你不会想要见到他的。”

秦时鸥满脸疑惑,随即反应过来。倒吸一口气道:“法克!”

他知道剩下那个人是谁了。

前任佳得利渔场的老板、纽芬兰最大的地产商,艾尔伯特!

圣约翰斯所有人都知道他和艾尔伯特之间的矛盾。因为佳得利渔场,艾尔伯特的损失可不小。足够让他伤筋动骨,如果说在纽芬兰的上流社会,秦时鸥有什么不想到的人,那一定是艾尔伯特。

果然,直到飞机准备起飞了,一个肥胖的身影才带着几个人着急的登机,秦时鸥打眼一看,这不是艾尔伯特那个胖子还能是谁?

艾尔伯特带着一位身段修长、性感妖娆的少妇和一大两小三个胖少年,这三个孩子简直跟他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棕黄色头发、大脸盘、鼻子周围有小雀斑,满脸傲慢之气。

上了飞机,艾尔伯特注意到那四个各具特色的美丽空姐顿时眼睛一亮,眼神在领头空姐的肉丝美腿上留恋不休的转动了起来。

他身边的妖娆少妇注意到这一切,便不悦的哼了一声,后面掏出邀请函在空姐面前晃了一下,然后一行五人走了进来。

空姐跟在后面微笑着说道:“您好,女士,我能仔细看看您的邀请函吗?”

艾尔伯特皱起眉头。故作威严的说道:“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们的邀请函是赝品吗?”

妖娆少妇故意这么做的,就是不满艾尔伯特刚才对带头美貌空姐的觊觎,当然。她不敢得罪这个男人,便将气撒在了美貌空姐身上,故意给她制造难题。

美貌空姐彬彬有礼的解释说这是规定。她需要根据邀请函做信息确认,妖娆少妇表情一沉。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这是歧视,知道吗?你确定你要歧视运通公司的贵宾客户?等我的投诉吧。我一定要问运通公司要一个满意答复。”

运通公司肯定不会为了雇佣来的空姐得罪客户,如果艾尔伯特投诉,那不管是谁的道理,运通公司都不会维护这位空姐,让她道歉是最轻的处罚措施。

这样空姐就为难了起来,按照规定她必须要确认邀请函的信息,可现在她基本上很难要到邀请函。

秦时鸥一直在冷眼旁观,艾尔伯特的做法实在太下作,他有点看不下去了,便冷笑着打了个响指,吸引艾尔伯特一家注意力后挥挥手道:“好久不见,艾尔伯特大老板,现在你还是那么威风啊。”

看清秦时鸥的面容,艾尔伯特的心脏差点气炸,血压一下子上来了,肥脸变得通红。

布兰登笑道:“秦是你的偶像吗,艾尔伯特先生?我年轻时候看到偶像也会这么激动,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平静点,因为这对心脏不太好!”

“法克、法克鱿!”艾尔伯特咬着牙吐出这么两个单词。

佳得利渔场让他最终损失了半个亿的资金,那本来是他多年精心准备一个高档别墅区,因为告别岛的独特位置和良好的环境,他曾经梦想那小岛打造成海上的温莎农场。

可因为秦时鸥,这一切都没了,他不光是赔了钱,更损失掉了可以成为加拿大地产界泰山北斗的机会。

秦时鸥抓住他的脏话,指着他道:“别怪我没有警告你,你的保镖现在不在身边,而我……”

他又指向身后,尼尔森和黑刀冷着脸站了起来,两人穿着黑西装黑皮鞋打着黑色领带,脸上还带着暴龙战斗墨镜,一幅黑手党党魁贴身保镖的装扮。

艾尔伯特显然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他恨恨的瞪了秦时鸥一眼,闷声闷气的说道:“好,很好!甜心,带着宝贝们去包间,我们不和这些野蛮人待在一起。”

布兰登上去挡住他,用眼神提示艾尔伯特身边的妖娆少妇:“先验证一下邀请函,否则谁知道你们是哪里来的?”

“您又是哪位?您的话是在质疑……”妖娆少妇想要发脾气,艾尔伯特一把抢过邀请函扔给空姐,闷着嗓子吼道:“去包间,我不想说两遍!”

妖娆少妇顿了顿脚,很不满的用小眼神剜了布兰登两下,然后扭着纤细的腰肢和丰腴的翘臀走进机舱前部的包间,三个少年本来在打闹,看到老爹生气,也老实了。

哈勃耸耸肩,对秦时鸥撇撇嘴道:“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冲突。”

秦时鸥摆摆手道:“不,是他单方面对我有意见,我觉得他人不错啊,傻乎乎的又可爱,上次他送我的渔场可是很不错的,事实上我很喜欢和这种人做朋友的。”

美貌空姐用类似扫码机的小机器扫了邀请函一下,确定没问题之后将邀请函还给妖娆少妇,然后回来对布兰登感激的微笑道:“谢谢您的帮忙,请您坐下稍后,咱们的航班马上可以起飞了。”

布兰登笑了笑,秦时鸥以为这花花公子会调戏这空姐,结果他没那么做,老老实实回来了。

不对劲啊,秦时鸥奇怪的看着布兰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