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38 火辣辣

938.火辣辣

环球快车xrs作为庞巴迪公司的旗舰机,不光装饰奢华大气上档次,性能更是出色。

它的最大巡航高度可以达到15545米,在这个高度层空气流动非常少,所以非常舒适,起飞之后秦时鸥只感觉到短时间内爬升,两次爬升之后,飞机平稳的好像大地。

速度方面,这款商务飞机也没的说,它的常规飞行速度是0.85马赫,也就是音速的0.85倍,一小时能飞一千多公里,在这种速度下,飞机可以连续飞翔十二个小时……

人多确实有意思,一群男人在休息区聊着天吹着牛,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再打开机舱迎面而来的就是滚滚热风!

夏天到了。

澳洲隔着北美洲足足有两千公里,因为分属南北半球,双方的气候是恰好相反的,此时的大堡礁地区按照季节划分是属于夏季,当然这里是热带气候,一年到头都很热。

其中,一月是大堡礁温度最高的时间,白天平均温度超过三十摄氏度!

最后飞机要下落的时候,空姐便提醒一行人换上单衣,运通公司不愧是做服务业的,服务细致到位,在飞机上准备好了t恤和沙滩裤之类,宾客们换上就行。

大堡礁没有机场,环球快车是在凯恩斯机场降落的,这是距离大堡礁最近的一座机场,规模不小,每年接待游客冠绝澳洲,秦时鸥等人下飞机的时候便遇上了很多游客。

运通公司的豪华大巴车停在了机场内部,一行人刚下飞机。大巴车便缓缓的开了过来。

秦时鸥拉伸了一下身体,关节咔吧咔吧响了起来。乘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哪怕是豪华客机也有点受不了。

他们到达机场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半。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秦时鸥在外面站了几十秒,便感觉身上冒汗了,头顶太阳火辣辣的,空气也火辣辣的,这里一切都火辣辣的。

感受着火热的气息,秦时鸥摇摇头,坎巴尔山滑雪貌似就在昨天,可是现在他却来到了盛夏的季节。

空姐们给一行人准备了一份行程表。秦时鸥坐上大巴车之后抽出来看了看,他们要去的地方是个度假村,叫做qualia度假村,据说最近刚被康泰纳仕的《旅行家》杂志评定为大洋洲地区最好的度假住宿地。

毛伟龙看着有关度假村的介绍,笑道:“我这是又回家了呀?”

布兰登问什么意思,毛伟龙指着度假村的介绍手册说道:“你瞧,这上面说度假村位于汉密尔顿,我在汉密尔顿有一座农场,这不是到家了吗?”

qualia度假村位于汉密尔顿岛的最北端。在大堡礁的边缘,非常幽静,是世界级奢华在澳大利亚别有风情的代言人。一路上大巴车开过去,路上见不到什么建筑和车辆行人。有一种世外桃源的幽秘感。

秦时鸥对这种地方倒是没什么兴趣了,因为告别岛是世界上最顶级的世外桃源,他倒是希望运通公司将年会选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到时候大家一起去嗨去玩去疯狂才好。

终年待在一座半封闭的小岛上,秦时鸥尽管享受这样的悠闲生活。可也得需要点疯狂的东西调解一下,他可是个年轻人啊。

度假村里有60个阁楼式度假屋。周围环绕着神秘而美丽的丛林,要是在都市里生活的久了,来这样的地方住一段时间确实很舒服,这是个适合修身养性的地方。

进入度假村范围后,一些装修精美的凉亭开始频频露面,各种风格的小亭子都有。但不管什么风格,这些亭子与本地的自然美景浑然天成,一任时光流转静逝。

大巴车开过,这边是绵延千里的洁净白沙,那边则是碧绿动人的丛林,和告别岛一样,时不时有小兽从树林里钻出来或者从路上跑回树林里。

秦时鸥掏出手机拍了一些照片发给薇妮,薇妮给他回了几张照片,是她抱着一个个小家伙的自拍照,每张里面都有薇妮,它钻在薇妮胸襟里,露出个圆滚滚的小肥脸。

大巴车开进度假村的停车场,有人等在那里,接待秦时鸥一行的是一位穿着齐整衬衣和休闲西裤的中年金发白人,有人介绍说这是运通公司澳洲大区的总经理,名字叫昆西-盖茨。

“和比尔-盖茨先生有关系吗?”秦时鸥笑着问道,他不是平白问的,因为看着白人的脸部轮廓,和前任世界首富先生确实是有相像之处。

昆西笑道:“您的眼光很敏锐,事实上比尔是我的堂兄,在这里我是否要位自己辩解一句,我能成为运通澳洲区的总经理是和比尔没关系的?”

秦时鸥等人跟着笑了起来,这昆西倒是厉害人物,竟然是盖茨家族的人,运通公司让他来主导澳洲,说不准还真是想要借助盖茨家族的力量。

住房已经安排好了,度假区要招待几百位嘉宾,自然不可能每人一座别墅,提前按照地域,嘉宾们的住房安排好了,秦时鸥很不幸的要和艾尔伯特住在一起。

秦时鸥可不想早晚都看到艾尔伯特那张讨厌的肥脸,后者自然也是这个意思,于是双方不约而合,一起找到昆西说要换房间。昆西没有问原因,去找哈勃和布兰登聊了一下,立马将他们换了进去。

天气滚热,秦时鸥又乘坐了一天一夜的飞机,放下行李便准备洗澡。

别墅的游泳池是钢化玻璃打造而成,直接接入了海洋中,也就是说这座泳池和大海只有一块玻璃的间隔,而泳池的水面和海洋是持平的。

秦时鸥以前只从电视上看过这样的泳池,这样他总算有了些兴趣,穿着泳裤进了泳池,而在这里,泳池里可以享受和海面一样的浪潮。

火辣辣的阳光晒的水池热乎乎的,秦时鸥下水之后,习惯性的便将海神意识放入海洋中,结果周围海域的海底什么都没有,只有光秃秃的沙石。

秦时鸥便明白过来,为了保护游客,度假村范围内的近海海底被人工处理过了,就像之前艾尔伯特想对佳得利渔场做的那样,这样的海底没有海藻水草,自然没有鱼来,也就没有水母和海蛇到来了。

澳大利亚毒水母和海蛇数量冠绝全球,这里的近海水域是很不安全的,每年都要至少死亡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