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48 万里缘分

948.万里缘分

秦时鸥对于妮基的性格还是比较欣赏,当然双方没关系,他耸耸肩示意对方请便,自己将小树放下,便向着海边走去。

大堡礁的沙滩是那种纯白色的天地,浪花翻涌着拍打上来,带走粗粗的砾石,留下细碎的小沙子。砾石被浪花拍碎又送上岸,最终汇聚成了这片细腻的沙滩。

秦时鸥走上沙滩的时候,立马有人给他送上一副遮阳镜,同时友善的提醒道:“先生,在这里更适合赤脚走路,沙滩很柔软。”

既然人家提醒了,秦时鸥便脱下鞋子提在手里,悠然自得的走在沙滩上。

一群孩子吆喝着在远处奔跑,他们很快围在一起,兴奋的喊叫了起来。

秦时鸥隐约听到有人喊‘好大的乌龟’,他没有在意,继续悠闲的在海边逛游,感受着双脚踩进细腻沙滩里的舒服触感。

孩子们的喊叫声吸引到了大人,有工作人员快速赶了过去,大声道:“这是棱皮龟,大家隔着远一点,我们马上处理一下,大家不要靠近!”

澳大利亚的夏天很容易碰到海龟,因为北半球的海龟都会在这个季节和天气里跑来避寒,所以开始秦时鸥觉得孩子们看到海龟上岸没什么了不起的。

可是现在工作人员说到棱皮龟,他就有点好奇了,忍不住想起了渔场里的那些龟,便走了过去。

人的好奇心是很重的,越来越多的孩子们跑过去看大棱皮龟,一些大人也跟着过去了,秦时鸥走到的时候,周围已经有了四五十个人。

他站在外面一看,果然有一只大棱皮龟趴在沙滩上,正探头探头的看四周围观者。

看到这只棱皮龟,秦时鸥本能的感觉熟悉,顿时知道它是去过自己渔场的。

而这棱皮龟随后站了起来,四肢歪歪扭扭的抖动着。脑袋伸长有节奏的晃悠,这个标志性动作一露出来,秦时鸥便惊喜的叫道:“细特!尼古拉斯-赵四?哈,好巧!”

确实挺兴奋的。秦时鸥认出这家伙是曾经引领微博话题的赵四舞王,没想到隔着两万公里,他竟然在澳大利亚碰到这家伙。

旁边有少年想要伸手摸棱皮龟,赵四和人接触比较多,性情相对温顺。没有张开嘴巴去咬那少年,而是低下头让他摸一摸。

结果少年以为它是胆怯的小东西,竟然伸手捏住了它的脖子,作势要拖动它,嘴里还高呼道:“瞧,我抓住它了!我抓住它了!谁还敢上来试试?!”

赵四个头很大,棱皮龟是乌龟中个头最大的,而赵四好吃好喝加上海神能量的进化,龟壳纵向长度超过一米二,趴在地上好像一块磐石。重量巨大。

棱皮龟性格温顺可是长得相貌狰狞,这少年估计是想以此来向小伙伴们展示自己的勇气,捏住赵四的脖子使出吃奶的力气扯动它。

这样赵四以为自己受到攻击,张开嘴巴便来了一口。

棱皮龟攻击性不强,可这不意味着它们逆来顺受没脾气,在海洋里连鲨鱼都不敢轻易招惹它们。看看这些家伙的大块头,身大力不亏,嘴巴里长着比鲨鱼还要密集的牙齿,再加上一身甲壳,这真是高血高防高输出的实力型海洋英雄。

可就是这样强悍的种族。现在也快灭绝了,人类的高科技确实方便了自己,只是对大自然的破坏有点大。

少年伸手抓赵四和它开口咬人是在一瞬间,秦时鸥没来得及反应。赵四的嘴巴已经咬在了少年的手掌上。

顿时,少年惊恐的惨叫一声,哇哇哭嚎着使劲甩起手来。

赵四没有像对付鲨鱼那样咬定青山不放松,它随即张开嘴,转头向着海洋里跑去,看来也是知道情况不妙。继续留下自己有危险。

后面的人不敢阻拦,一起惊呼着纷纷躲避,而工作人员可不敢让棱皮龟就这么逃脱,毕竟它已经咬到人了,于是有人跑过来,用捕捞网扣住了棱皮龟。

秦时鸥上前先卡住少年的手腕,他大概一看,其实没事,只是被棱皮龟密集的牙齿挂了一下,少年的手掌看上去皮肉翻飞血淋淋的很可怕,实际上只是划破了表皮,没伤到肉。

少年可不知道,扯着嗓子嚎啕大哭,一点没有刚才捏着棱皮龟脖子时候的嚣张劲,好像被欺负了的小姑娘一样。

秦时鸥安慰他道:“ok、ok,男子汉,这没事,你瞧,只是手掌破了点皮,咬咬牙去抹点药很快就会好了……”

他正安慰少年,有人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伸手推开秦时鸥,拉着少年叫道:“劳森,哦,我的儿子!你这是怎么了?你的手掌是怎么回事?!”

后面跟来的少妇尖着嗓子喊道:“保安、保安!该死的,瞧瞧你们怎么做的工作?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被人推开,秦时鸥有些郁闷,可他抬头一看更郁闷了,他娘的刚才推的赫然是艾尔伯特那家伙,少年显然就是他儿子了。

前面他们在飞机上见过,但艾尔伯特一家进了包间后没怎么出来,他也没注意少年的样貌,故而一时间没认出少年来。

既然是艾尔伯特,秦时鸥就不想多事,人家未必会承他的意,反而会认为他是准备伤害自家孩子,这样他还是不去凑热闹的好,去关注赵四问题。

赵四力量巨大,捕捞网虽然扣住了它,可它小短腿歪歪扭扭的甩动着,拖着捕捞网跑的还挺快。

捕捞网就是一根长塑料杆前端有个网兜,用来捞取海洋中垃圾和鱼虾之类的,保安们将塑料网兜扣在赵四身上,使出吃奶力气拖着塑料杆,终于将赵四给扣住了。

秦时鸥上去说道:“先生们,这棱皮龟受到惊吓了放它回海洋,让它离开去寻找安全地方。”

一个壮硕的保安做出个抱歉的姿势道:“没法如您的愿,先生,这只棱皮龟伤害到人了,我们得处理掉它。如果放它回到海洋,再伤害到人怎么办?”

保安考虑的有道理,如果秦时鸥站在他们的角度,也会这么想,贵宾们的安全第一,一只乌龟的死活有什么要紧?。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