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49 逼我干你

949.逼我干你

但他不是保安,而是保护棱皮龟的人,毕竟他的渔场拥有加拿大唯一的棱皮龟繁衍生存保护地。

于是他解释道:“我敢保证,它不会再回到这片海滩来。再说棱皮龟其实没有攻击性,你们看到了,刚才是有人威胁到了它,它才不得不反抗……”

保安们知道这点,但他们彼此对视一眼,还是耸耸肩对秦时鸥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

秦时鸥双手叉腰无奈的看着保安们,酝酿话语想着怎么说,但是这时候艾尔伯特冲上来吼道:“你们这些蠢货!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把这只该死的、可恶的狗杂种杀死!我不管你们是烧死它还是怎么办,立马、马上、立刻、赶紧给我弄死它!”

安保负责人得到报警赶了过来,他安抚艾尔伯特冷静,对几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道:“带走这只乌龟处理掉。”

秦时鸥摇摇头,要在众人注视下放走棱皮龟不太容易,他想跟着这些保安,到时候没人了塞点钱,将棱皮龟怎么处理还不是他说的算?

但艾尔伯特可不是蠢货,他指着棱皮龟吼道:“给我!现在!马上!弄死它!”

赵四毕竟活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拥有简单智慧了,它察觉到不妙,便在捕捞网里爬起来,扭动四肢和脑袋跳舞,在告别岛的时候,只要它这么做,秦时鸥和游客们就会奖励它吃的。

所以,在它简单的头脑中,以为这样做可以获得人类的友谊。

秦时鸥看到这一幕有些心酸,他上去隔着网兜拍了拍棱皮龟的脑袋,说道:“嗨、嗨,别怕,我会带你回海里去。”

安保人员自然不能守着这么多人处死一只棱皮龟,毕竟这里还有很多孩子呢,于是黑人主管就向艾尔伯特解释,说他们私下里会处理好。现在让他冷静一下。

艾尔伯特怎么能冷静的了?他大声咆哮,一定要弄死棱皮龟。这时候有孩子的家长不满了,指责他道:“怎么处理我们不管,但别在这里乱来,这是孩子的游乐场!”

其他家长也出声讨伐艾尔伯特,这些人随便一个能量都要比他更大,他不过是加拿大的一个房地产商。这里可是有世界五百强企业CEO和董事长的。

忿忿不平的骂了几句,艾尔伯特拉住安保主管。说要看着他们来处理这只棱皮龟,以解心头之恨。

安保主管答应下来,秦时鸥拦住几个保安,皱眉道:“你们没听我说什么吗?这只棱皮龟,没有主动伤害人,是有人要伤害它,它来反击了一下!而且,它只是用粗糙的皮肤划破了那孩子的手,并没有咬掉他的手指或者撕下一块肉。明白吗?!”

能来参加运通年会的都是大佬,没人因为秦时鸥的年龄而小看他,保安们知道,他们得罪不起艾尔伯特,也得罪不起眼前这个年轻人,所以只能摊开手做受气包。

秦时鸥拍拍保安们肩膀表示理解,他耐心对艾尔伯特说道:“伙计。是你孩子想要伤害这只乌龟……”

“我不想和你说话,你给我闭嘴!中国人,你让开,我现在要对付的是伤害我孩子的乌龟,不是你的族人!或者你认为这棱皮龟是你的族人?”艾尔伯特恶狠狠的说道。

秦时鸥笑了起来,他指着艾尔伯特道:“瞧。伙计,你的孩子在你身边,所以我不方便打你,那样会伤害到你的孩子。现在我给你一点面子,你对我道歉,然后让棱皮龟离开,否则这件事很难办了。”

艾尔伯特愤怒的叫道:“难办?好啊。让我瞧瞧这有多难办!让我瞧瞧是不是比你偷走我的别墅区更难办!你这个该死的混蛋,小偷……”

说着,他忽然冷静下来,然后咧嘴怪笑道:“你好像对这棱皮龟有特殊的感情?我在圣约翰斯的时候听说过很多有关你的传闻,有人说你能驾驭海里的鲸鱼海豚,所以才能短时间内将一座破产渔场变成简答最大渔场。”

秦时鸥笑着不说话,尼尔森和黑刀也赶来了,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两人带走艾尔伯特的孩子。

艾尔伯特没有察觉到,还在那里兴致勃勃的说道:“如果这样,是不是你也能驾驭乌龟?那我为什么不认为,是你指使这乌龟咬我孩子的?”

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上来说道:“够了,先生,我可以作证,这件事和这位年轻人没关系。反而是他最先去帮你孩子止血的,确实是你的孩子伤害乌龟反而被咬的。”

这中年妇女的身份貌似不一般,艾尔伯特没敢吹胡子瞪眼,他狡猾的说道:“如果和他没关系,那他干嘛着急帮我孩子止血?”

周围的人顿时哗然,有人怒道:“听听这句话!什么狗屁话!这句话绝不会从一位绅士的嘴里吐出来!”

秦时鸥不说话,只是微笑着摇头。

艾尔伯特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他指着秦时鸥道:“瞧,这小子怎么不说话了?他被我说中了,他无话可说了……”

秦时鸥道:“不,死胖子,我不是无话可说了。我是觉得现在说废话没用,看我这里,这是什么?”

他举起拳头往前伸了伸,随即左手摁住艾尔伯特的肩膀,拳出如风,众人没有看清他的动作,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接着秦时鸥松开左手,艾尔伯特抱着右侧小腹跪倒在地。

脸红脖子粗!

双眼突出!

嘴巴大张露出一口黄槽牙,但却只有嘶嘶吸气声!

秦时鸥上去蹲在艾尔伯特跟前,依然微笑道:“听着,以后嘴巴干净点,否则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吃亏呢?”

围观的人虽然不满艾尔伯特的胡搅蛮缠,但此时对于秦时鸥暴力解决问题的办法也不认可,他们不满的摇头,拉着孩子离开。

孩子们倒是对秦时鸥充满好奇,还有一个瘦弱的金发少年哇哇叫道:“哼哼哈嘿,快使用双截棍……”

少年的父亲推了他一把,怒道:“威斯,快离开这里,你嘴里说的是什么玩意儿?什么时候你学会中国话了?”

少年威斯显然正处于叛逆期,他不理睬父亲,继续对秦时鸥喊道:“双节棍!拿出双节棍!阿打阿打!我们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