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50 公主和龟

950.公主和龟

大家看完小说,麻烦顺手把推荐票递给弹壳啊,这东西每天都给,不投浪费了,对弹壳来说作用是很大的,谢谢给位兄弟姐妹的支持!

秦时鸥笑了起来,少年应该是那种中国功夫文化的发烧友,这不光看过李小龙的电影,还听了大木老师的歌。

少年的父亲皱起眉头,拉着他的手臂把他往外拖,少年抵死不从,但他才十多岁,而且身体很单薄,脸上带着病态的虚弱,自然抵不过老爹的力气,还是被拖走了。

明白胳膊扭不过大腿,少年回头对秦时鸥喊道:“丝父!丝父!我是威斯-布鲁斯,布鲁斯-李的布鲁斯!你记住我啊啊呜呜,别捂我的嘴!丝父,我会回来,i-will-be-back!该死,说错了,这是《终结者》的台词!”

“威斯!!!”中年人简直气炸了。

被少年这么一搅和,秦时鸥心里的怒火逐渐消散,他看了艾尔伯特一眼没有再和他一般见识,而是对安保人员说道:“我建议你们先将那位先生送去医院瞧瞧,看他捂着肚子难受的样子,可能吃海鲜太多腹泻了吧?”

安保主管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他通过对讲机将情况说了出来,他的上司告诉他别轻举妄动会有高层去负责这件事。

既然这样,黑人主管倒是轻松起来,挥手示意手下们抬起艾尔伯特,道:“走,送这位先生去医院瞧瞧肚子。”

“但是头儿,乌龟怎么办?”一个大块头傻乎乎的问道。

黑人主管暗道这蠢货净给自己惹麻烦,他怒道:“乌龟和贵宾的身体健康,哪个更重要?!”

保安们明白过来,架起艾尔伯特便把他拖走了,棱皮龟则扔在了沙滩上不管,而四爷此时还在卖力的跳舞呢。

秦时鸥拉开捕捞网。一屁股坐在赵四爷的甲壳上道:“ok,你快停下吧,没人为难你了,不用跳舞了。”

棱皮龟扭头看看它。努力挣扎着要转圈碰秦时鸥,可秦时鸥坐在它背上,它怎么也碰不到。

秦时鸥笑着下来,棱皮龟上来翘起头,亲昵的蹭着他的裤腿。脑袋还是一抽一抽的。

“那个恶-棍说的也未必是错误的,你和它认识,是吧?”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口音有点古怪,但声色悦耳,好像风铃在跳动。

有人走到了秦时鸥跟前,他先看到一双粉红色墩头小皮鞋,然后是两条包裹在白色丝袜里的小腿,腿部曲线纤细笔直,仿佛两棵小白杨。

最后抬起头。是萝莉公主好奇的目光。

这次出现,萝莉公主化了淡妆,妆容中透着一种干净纯洁的贵族魅力,眉毛仔细修剪却不着颜色,唇妆也略去浓重的唇色,选用了气质的裸唇,散发着天然的高贵气质。

难怪被称为迪拜最受宠爱的小公主,秦时鸥觉得自己要是有个这样漂亮可爱的女儿或者妹妹,他也会很疼爱她的。

此外不愧是迪拜最受宠爱的小公主,即使在度假村。萨玛拉身边也跟着四个膀大腰圆的保镖。这些保镖刚才绝对看到了秦时鸥重击艾尔伯特时候的一幕,看向他的目光都颇为警惕。

尤其是一个砖块脸,眼神死死盯着他的肩膀,似乎随时准备接受他的暴起攻击。

秦时鸥依然蹲在地上抚摸着棱皮龟圆滚滚的脑袋。他抬头看了看萨玛拉,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萝莉公主气鼓鼓的皱起眉头,道:“你还没有告诉我答案!你和它以前就认识,对吗?”

秦时鸥笑道:“是的,我们以前就认识,他叫赵四。你可以叫他四爷,因为他年龄很大了,比这里每个人都大,我们应该尊重长者,不是吗?”

得到肯定答复,萝莉公主笑了起来,她收起裙摆作势蹲下,一名保镖拦住她道:“公主殿下,千万不要靠太近,请您注意安全。”

萝莉公主脾气貌似不错,她遗憾的笑了笑,然后后退一步蹲下,仰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保镖道:“萨切叔叔,这段距离够远了是吗?”

砖块脸保镖严肃的看看棱皮龟,再看看萝莉公主,默默点点头陪着蹲在了一边。

萝莉公主的俏脸上露出兴奋表情,她对秦时鸥道:“我们应该尊重长者,我父亲和哥哥也经常这么说,然后他们在我面前,从来不会摸长者的脑袋!”

秦时鸥抚摸棱皮部的动作凝滞了,他瞅瞅萝莉公主,忽然发现这丫头不太可爱了。

萝莉公主对棱皮龟显然很有兴趣,她生活在沙漠中,对海洋中的一切都有兴趣。看着棱皮龟,她试探性的往前伸了伸小手道:“你刚才说,它不主动攻击人,对吗?”

秦时鸥还没有说话,砖块脸保镖先拦下了萝莉公主,后者不满起来,撒娇道:“萨切叔叔,我还隔着很远,而且你不是说我最善良的吗?谁都喜欢我吗?那这大乌龟也会喜欢我的,对吧?如果不对就是你以前骗我!”

砖块脸嘴唇蠕动了一下,秦时鸥有点同情他,这兄弟此时一定是无言以对。

不过作为保镖,砖块脸很称职,他先上去碰了碰棱皮龟。

棱皮龟对于不具有威胁性的动作是很能忍耐的,便收回脑袋让他随便碰,说不准还能弄点吃的呢,以前在告别岛,游客们碰碰它就会给它吃的。

砖块脸碰了好几个地方,甚至抠了抠棱皮龟的嘴巴,四爷只是不耐烦的推开他,并没有发起攻击。

这样,砖块脸便让开身子对萝莉公主点点头,其他保镖要说话,砖块脸瞪了瞪眼睛便没人说话了。

萝莉公主伸手抚摸棱皮龟的甲壳,惊喜的说道:“凉凉的,有点像冰冻汽水的瓶子。”

赵四可怜兮兮的抬起头看向萝莉公主,能不能给点吃的啊?你们一个又一个摸我,好歹给点吃的吧?

萝莉公主可不明白四爷的意思,她只是感觉找到了一个好玩具,抚摸着棱皮龟,好奇的四处摩挲,甚至包括某个地方。

砖块脸注意到了这点,他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犹豫要不要提醒小公主干了什么。考虑之后,他什么也没说。

秦时鸥觉得这没什么,他认为四爷应该不是一个很在乎的人。

周围还有孩子在不远处围观,他们对这么大的棱皮龟也是有好奇心的,只是刚才吓到了,现在注意到棱皮龟似乎很温顺,便重新围了上来。(。)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