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56 钢铁大亨1/10

956 钢铁大亨1/10

推荐朋友的一本娱乐文,《银幕时代》,作者对国产电影和世界电影体系的深入描写,不知真假,但感觉挺厉害的样子。

秦时鸥有晨练的习惯,开头都是跑步,他带小威斯跑了一小会,威斯便气喘吁吁了。

而且,让秦时鸥有点害怕的是,普通人跑步会因为气血活跃而脸色发红,小威斯则是发白,他淌的汗水是不少,却都是冷汗!

秦时鸥赶紧让他坐下休息,问道:“你说过你身体不好,能告诉我是什么疾病吗?”

威斯眼光闪烁的看向一旁,说道:“我平时不锻炼身体,所以跑不动。”

要不要这么的牛头不对马嘴?秦时鸥莞尔一笑,这孩子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不敢再让威斯跑下去,否则可能会出事,那样他可承担不了这责任。

于是,他帮威斯轻拍后背顺气,休息了一会之后说道:“来吧,跟我来泳池泡一下,我教你一个吞吸吐纳的方法,先调理你的内脏。”

这也是他昨晚从网上找到的,叫做逆腹式呼吸法,其实就是做深呼吸和有氧呼吸,吐出肺中浊气,吸进清新的空气,对身体有好处,但肯定不会像气功宣传那样厉害。

他试了试泳池水温,夏季的早晨,水温正好温暖,他和威斯坐在里面,教导他摆出五心朝天的姿势,心平气和闭上眼睛然后来呼吸。

“吸气的时候你要配合几个动作,提肛、收腹、隔肌上升,不明白吗?看师傅我。”秦时鸥的小腹肌肉丝丝紧绷,吞吐着气息缓缓抖动。

“然后呼气的时候呢。要隔肌下降,放松你的小腹,另外还有一个松肛的动作,松肛你不懂?这个没法演示,得靠你的悟性!”秦时鸥连连摆手。

丧良心啊。他要是敢演示这个动作,一旦被人举报,会被警察以性sao扰幼童罪抓进监狱去的。

“按照我的节奏,起吸落呼,开吸合呼,蓄吸发呼,在每一段主体动作中。到了松紧与动静变化的交替处,你要采用闭气的方法,明白了吗?”秦时鸥一脸高深莫测。

但他确定自己的方法绝对有用,因为他甩手将海神意识放入水池中,给威斯输入了一些海神能量。这才是终极大招!

秦时鸥给家里人和身边好友如比利、毛伟龙他们都输入过海神能量,这东西对人体改善作用也是很明显的,比如奥尔巴赫,老头子和他在一起越来越年轻了。

当然,他给人输入的海神能量都比较少,保证健康就好,因为他不知道这东西对人体最终的影响是什么,万一哪天醒来谁发现自己长出尾巴返祖了。那可麻烦了。

呼吸吐纳了半个小时,秦时鸥想让威斯起来,结果发现这孩子坐在水池里睡着了。面色终于好看起来,不再是病态的苍白。

他将威斯转移到躺椅上,少年睡的很熟,竟然只是睁开眼睛迷茫的看了看,随即继续入睡了。

比利找到他,晃了晃手机道:“找你的。科尔-施特劳斯,好像挺着急的。”

秦时鸥接了电话。科尔开门见山的问道:“嗨,伙计。乔治-布鲁斯的儿子在你那里?一个做梦都想当侠客的小家伙,名字叫做威斯。”

秦时鸥说明了情况,科尔沉默了一下道:“ok,你到我这边来吧,乔治想要和你谈谈。”

挂了电话,秦时鸥问比利谁是乔治-布鲁斯,比利夸张的笑道:“乔治-布鲁斯你不知道?那安德鲁-卡内基呢?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钢铁大王!”

秦时鸥当然知道美国钢铁之王卡内基,他问道:“这两人,有关系?”

卡耐基死了一个世纪了,而且这个伟大的姓氏和布鲁斯也没有关系吧?

“乔治-布鲁斯的太太薇薇安-布鲁斯,出嫁之前名字是薇薇安-卡耐基,明白了吗?布鲁斯先生是现在芝加哥的新一代钢铁大王,很厉害的家伙。”比利说道。

后面他又说了一堆有关卡耐基家族和乔治-布鲁斯的话题,说完了才想起问道:“你问这个干嘛?”

秦时鸥指着后面酣睡的威斯道:“那孩子,我的徒弟名字叫威斯-布鲁斯,他爹貌似就是乔治-布鲁斯。”

“操了,你现在可是太子太傅啊!”毛伟龙开玩笑说道。

秦时鸥挥挥手出门,告诉他们说那孩子醒了让他自己去玩就好,傍晚再回来练功夫。

去了科尔的别墅,秦时鸥一下车看到了昨天拖走威斯的那个强壮中年人。他年龄看上去不小了,不过掩饰的很好,头发是漆黑色而不是威斯那样的金黄色,骨骼粗大、阔唇高鼻,一看就是个精力旺盛的男人。

秦时鸥伸出手,中年人和他握手,道:“乔治-布鲁斯,威斯的父亲,很高兴见到你。”

科尔带两人去了书房,道:“这里很安静,你们可以随便聊。”

乔治用审视的目光看着秦时鸥,秦时鸥不太舒服,不过看在威斯的份上,他只是用更凌厉的目光回击了这位钢铁大王,而不是上去给他一拳。

当然,这是他开玩笑的想法。

“我儿子,拜你为丝父了吧?”乔治开口说道。

秦时鸥微微一笑,道:“是师傅,不是丝父,当然威斯也这么叫我。”

乔治脸上稍微露出一丝惆怅之色,不光一闪而逝,再度恢复强势气势,说道:“昨晚威斯偷偷溜了出去,再回来一幅兴高采烈的样子,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我昨晚想找你谈谈的,但那样不礼貌,太冒昧,所以我找人问了问,希望没有让你感到不舒服。”

秦时鸥说道:“您客气了,我理解您作为父亲的感觉,因为我马上也要做父亲了。”

乔治终于笑了起来,他拖着椅子坐到秦时鸥对面道:“我能为你讲一下我的孩子的事情吗?可能有点无趣。”

秦时鸥示意他随意。

“威斯,是我的第四个孩子,他还有个姐姐,以及,两个早夭的兄长。”说到这些的时候乔治始终面色不变,“你也能感觉到,我们的年龄差的有点多不是吗?和他在一起,如果我不介绍,很多人以为我是他的祖父。”

“我的基因有缺陷,y染色体的问题,如果生育的是儿子就会不太健康。但生儿育女时候,性别是上帝决定的,我和薇薇安也就是威斯的母亲决定不了,我们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抚养每一位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