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57 上帝礼物不是那么好2/10

黄金渔场 957.上帝礼物不是那么好 (2/10)

“威斯是我的儿子之中,身体最健康的一位了,起码到目前为止他是最健康的。但他依然不太好,你没有带他做剧烈运动吧?他做不了的。”乔治问道。

“跑步算不算剧烈运动?”

“当然!”乔治紧张起来。

秦时鸥摆摆手道:“不要激动,我没有带他做剧烈运动,只是一起洗了个澡而已,他现在很好,正在我那里睡觉。”

乔治松了口气,然后说道:“威斯是个懂事的孩子,除了和功夫挂钩,只要一说到中国功夫他就会发狂。这和他童年时候的经历有关,当时是我的疏忽,我只想让威斯享受和正常孩子一样的人生,没想到他在学校受到了欺凌,偏偏他又懂事,回家还不说。”

“直到一个正义的华裔少年帮了他,从此他便将中国功夫视为了人生希望,但我知道他学不了这种东西,我想办法隔绝了他和中国功夫的联系……”

“等等,冒昧的插一句话,先生,威斯说他的同学父亲是开武馆的,后来却搬走了,那不会是你让他们搬走的吧?”秦时鸥怀疑的看着乔治。

乔治平淡的点头道:“是的,是我,我给他同学的父亲在瑞士投资了一座更大的武馆,他们自愿离开的,有问题吗?”

秦时鸥耸耸肩,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威斯就像是弹簧,我小看了他的倔强,因为过去他在我和他母亲面前显露出来的都是柔顺乖巧的一面。我禁止他接触中国功夫,结果他反而私底下接触的更多了,更用零花钱请了一位留学生做他的汉语老师。”

“一切是上帝的安排。那位留学生偏偏还是武侠文化的发烧友,细特,如果不是我请私家侦探调查过这件事,我还以为是我的对手故意设计了我的孩子!”乔治忍不住爆起了粗口,终于不再是那幅钢铁人的形象。

秦时鸥不明白的说道:“你为什么对中国功夫那么有意见?”

乔治大声道:“不。我不是对中国功夫有意见,而是威斯不能接触高强度运动!他的身体不允许!绝对不允许!他的,哦,上帝!”

说到这里,这位父亲双手捂住脸弯下了腰,秦时鸥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拍拍他的肩膀。

乔治身体一震,估计没人对他做过这个动作,他很快控制住情绪,道:“我现在已经明白,单纯的禁止是没有用的。所以我找你来。秦丝父,我希望你能改变威斯的意识,让他不要再那么痴迷中国功夫。”

秦时鸥沉默了一下,道:“那么,你以前没有这么做过吗?”

乔治苦笑道:“我将美国英雄们推销给威斯,尤其是钢铁侠,我甚至请小罗伯特-唐尼穿上钢铁侠的战甲来给他过生日来着,可是该死的、他么的一点用没有!”

“一点用没有?美国孩子不是最喜欢这些英雄了吗?”

“但实际上唐尼不是英雄。他是屏幕里的英雄!知道威斯见了他之后做了什么吗?他准备了一块红砖,然后递给唐尼,请他劈断这块红砖。你能想象钢铁侠当时的脸色吗?”乔治苦笑了起来。

想象中钢铁侠手里拿着一块板砖却无可奈何的样子。秦时鸥忍不住笑了起来。

乔治慢慢讲述着自家儿子,将他做的一些事情讲了出来,他默许了秦时鸥做威斯师傅这件事,所以希望秦时鸥能更了解威斯。

最后,在一起聊过之后,秦时鸥问道:“你这么放心我?把儿子交给我?”

乔治平静的说道:“我不放心。但威斯选择了你。另外,我问了一些认识你的人。他们对你评价虽然不高,可是都说你是个好人。正直的人。”

“评价不高是什么意思?”秦时鸥精准的抓住了问题所在。

乔治露出尴尬之色,他使劲咳嗽一声,嘟囔道:“该死的,我气管出了点问题,我得先出去一趟,以后再聊,秦丝父,以后再聊。”

说着,他站起来快步走出门去。

秦时鸥喊道:“最后一个问题,威斯到底是什么疾病?”

乔治急行的脚步停了下来,硬挺的后背好像忽然伛偻了一些:“先天功能性造血再生障碍,上帝给白人孩子独自准备的礼物,一件你和你的孩子永远不会收到的、该死的礼物!”

秦时鸥掏出手机立马查询了一下这种疾病,这是白种儿童独有的疾病,基因方面的问题,骨髓里的造血干细胞会随着年龄增长而丧失活性,早期通过服药和输血能缓解症状,但最多能撑到十六岁。

收起手机,他告别科尔去了海边,想要吹吹海风放松心情,因为他不知道海神能量能不能改变人的基因。

而且,如果他治疗好了威斯,那怎么去解释这个问题?美国钢铁大亨的孩子健康问题,很多大医院都有所纪录。

他随意的行走着,后面走到了码头旁边,一些人等在这里,他没有在意,结果有人拉了拉他的衣服。

秦时鸥这才从沉思中醒来,他一扭头看到一张精致的俏脸,正是迪拜公主萨马拉,公主身后是寸步不离的方块脸保镖和笑嘻嘻的阿费夫。

“你在想什么?我叫你好几声,你都不答应。”萝莉公主皱起好看的娥眉不满的说道。

秦时鸥笑道:“好吧,我道歉,你在干嘛?”

萝莉公主兴高采烈的说道:“我们要去看珊瑚和捞好看的贝壳,也可能会抓到一些有意思的小螃蟹,你要不要一起去?”

秦时鸥摊开手表示没兴趣,萝莉公主晃了晃他的衣袖道:“去吧,你是渔场主,你一定知道哪里有最漂亮的贝壳,我都没有自己捞过贝壳。而且我还和我讨厌的哥哥在一起,只有我们两个太没意思了。”

阿费夫咳嗽一声,道:“萨玛拉,你不能这样评价自己的兄长,真主不喜欢在人后说坏话的姑娘。”

萝莉公主甜甜的笑了笑,说道:“那请问,是谁最早偷偷对我说哈曼拉坏话的?说了好多哟。”

阿费夫眨眨眼,赶紧拉着萝莉公主走到一边,低声叽里咕噜不知道说起了什么。

秦时鸥哈哈大笑,肯定是阿费夫少年时候对萝莉公主说了什么,结果人家记到了现在,成了一道好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