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65 和王子谈话10/10

黄金渔场· 965.和王子谈话 (10/10)

萨玛拉问这是怎么回事,秦时鸥也不认识这种螃蟹,旁边的潜水教练也能收到两人的信号,便解释道:“这是戴帽蟹,澳洲特产,它们的甲壳比较柔软,为了保护自己,便会找一些有毒的水母或者海面扛在身上。”

后面他们又碰到一条鲀鱼,这个秦时鸥知道,它们拥有同体型鱼类中最强壮的嘴巴,可以叼起一些珊瑚石碎片,找到藏在下面的小虾小蟹吃掉。

在海底行走了几十米,萨玛拉便累的走不动了,海底漫步虽然美,但是个很辛苦的运动,秦时鸥目测这一身装备得有五十多公斤,即使海水有浮力,那扛着行走也辛苦的很。

这样他们找到一片繁茂的珊瑚丛,拍了一大堆照片之后,便发出信号让船上的人将他们拉了上去。

重潜之后,终于可以吃午饭了,午饭是在游艇上进行,运通公司安排了厨师,宾客们可以将自己抓到的鱼虾交给厨师来做菜,当然也可以上岸去购买。

秦时鸥想起自己抓到的那只大龙虾,结果那家伙不知道哪里去了,他以为它是命好,自己逃走了,可是上船吃饭的时候,他看到哈曼丹面前摆放着的那只大龙虾,有点眼熟……

“哥哥,你偷走了我们的龙虾!”小公主生气的走过去说道。

哈曼丹正和几位年轻男女在说笑,毫无疑问,这些都是欧美那些大家族的新生代继承人,哈曼丹正在介绍他捕捉这只龙虾的艰辛过程。结果妹子上来就是这么一句。

一听这话,哈曼丹的眼睛顿时睁大了,威严的说道:“你胡说什么?什么叫偷走你们的龙虾?你们龙虾在哪里?”

小公主知道外人面前给哥哥留面子。便不说话,只是气鼓鼓的瞪着他。

秦时鸥上去拉走小公主,哈曼丹坐下继续讲解他捕捉这只龙虾的过程:“刚才说到哪里了?说到我怎么发现龙虾的对吗?真主在上,当时真是巧合,我在海底潜泳,一回头就发现一只大龙虾在头顶珊瑚礁上盯着我……”

“哦上帝!”几个小女生配合的惊呼了起来。

小公主端着餐盘犹自忿忿不平:“他还是那么混蛋,这是你抓到的龙虾。大叔,你才是英雄!我哥哥今天没有潜水,他怎么能抓到龙虾?”

秦时鸥笑道:“这没什么。事实上他也抓到了这只龙虾,你不是扔给他了吗?好了,别在意,快吃饭。吃完饭我们去看看刚才拍摄的照片。”

说到深潜拍摄的照片。小公主期待起来,重重的点点头,小口小口的吃起由穆斯林厨师专门为他们准备的清真食物。

下午要返航了,秦时鸥以为今天就这么结束,结果走之前还有几项活动,包括海中骑单车。

这是秦时鸥以前没接触的活动,于是他便跑过去报名参加了,萝莉公主现在成了他的小尾巴。他要参加她也参加。

海中骑单车只是一个形容化的名字,并不是真的骑单车。而是钻入一个比海底漫步所用头盔大上百倍的玻璃罩中,然后玻璃罩隔绝海水提供氧气,外面有类似船桨的东西,里面的人像骑单车那样踩脚踏板,它就可以前行。

大玻璃罩靠在一个水面平台上,一半露出水面,一半埋在水下,秦时鸥第一个进入,憋了一口气将头深入水中,随后全身钻进去,里面有教练在接应。

萝莉公主迫不及待的等在后面,阿费夫和哈曼丹不知道她去深海重潜过了,还以为这是她第一次入海,怕她出事便也加入了进来。

一个大玻璃罩正好容纳五个人,秦时鸥四人加上教练便凑成了一组,他们坐好之后,教练封闭玻璃罩调配氧气密度,上面有机器将之送入水中,这时候一行人踩着脚踏板行进便可以。

这有点潜水艇的意思,不过玻璃罩的视野更加开阔,另外这个玻璃罩是特制的,有些部位是双层玻璃,能起到海底望远镜的作用。

本来大堡礁的海水便无比清澈,再通过望远镜的加成,坐在玻璃罩里能看出去很远。

不过海底游行也是很累的,玻璃罩后方虽然有推动器,但这项活动的乐趣在于自己踩着脚踏板操控下方的船桨,自己控制方向和速度。

可是海水阻力很大,这样太累了,小公主是未成年孩子,阿费夫不运动是个战五渣,就秦时鸥和哈曼丹来蹬脚踏板。

哈曼丹是个运动狂人,喜欢马术、足球、滑翔、冲浪、排球、潜水等运动,马术方面他还是个高手,参加过世界级的比赛并且拿了名次,故而体力很好。

这个好是跟普通人比较而得出的结论,和秦时鸥比,那还是战五渣。

哈曼丹本想在秦时鸥面前展示一下他的牛逼,结果等他累的两腿抽筋的时候,身前的男人依然是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当他停下后,玻璃罩前进的速度还是和之前一样。

小公主回头对着老哥撇撇嘴,小王子悲愤的发现,自己被鄙视了!

踩着脚踏板在海底逛了一圈,秦时鸥玩够了他们才返程,上船之后,有人来问他们要不要乘坐水上飞机从空中观看一下大堡礁,秦时鸥拒绝了。

海洋的魅力在于水下,俯瞰海洋没有乐趣,就是看一堆堆珊瑚礁而已。

小公主对所有活动都有兴趣,她在迪拜的时候被管的非常严格,如今总算有了自由活动的机会,跟一匹甩掉缰绳的小野马一样。

阿费夫陪小公主上了飞机,秦时鸥自己坐在甲板上喝着冷饮玩手机,享受清闲的夏日暖风。

结果他坐下没多久,有人坐在了他对面,他抬头一看,发现竟然是小王子哈曼丹。

“你的体力很不错。”哈曼丹殿下少有夸赞了秦时鸥一句。

秦时鸥笑道:“谢谢,你知道我的职业,我是渔夫,靠海上干活吃饭,没有点力气可不行。”

哈曼丹点点头,转移话题道:“你知道我找你的目的吗?”

秦时鸥耸耸肩道:“是不是我和小公主走的太近了?”

哈曼丹随意的甩手,道:“你以为我们迪拜皇室是什么?不开化的封建王朝?萨玛拉可以随便建立她的交际圈子,她愿意和谁玩——不管是富豪还是贫民,我们都会尊重她。当然,别有用心的人可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