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66 门派令1/10

966.门派令(1/10)

“我应该不算个别有用心的人吧?”秦时鸥笑眯眯的说道。

哈曼丹摊开手,看来是认可这一点:“从我们打听到的消息来看,你不是,只不过你对待小孩子好像很有一手,我能看出来,萨玛拉现在很认可你。”

秦时鸥说道:“这很简单,你别把她当小孩子看,她也会认可你。”

哈曼丹哈哈笑道:“那怎么可能,我妹妹她就是个小孩,和她在一起我可没有共同语言。”

“你来找我,不会就想讨论你妹妹的心理年龄吧?”秦时鸥不想绕圈子,索性直接发问。

哈曼丹竖起食指,道:“当然不是,我是看你好像和我妹妹很能聊的来,而我父亲最近想给她找一位中文老师,学习中文、研究中国文化,我觉得你很合适,有没有兴趣?我可以对着真主起誓,给萨玛拉当老师,比你养鱼可要有前途多了。”

秦时鸥搬着椅子直接离开,留下一句话:“给你当老师我倒是有点兴趣。”

哈曼丹拉住他,笑道:“我只是开玩笑,别当真,事实上我找你的原因是想要告诉你,你配得上做我的朋友!”

秦时鸥继续搬着椅子离开:“你开心就好。”

“什么意思?”哈曼丹瞪着他,“你明不明白我刚才那句话的含义?”

秦时鸥摆摆手,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手机继续上他的网。

回到度假村的别墅,秦时鸥一进门,看到沙发上正盘腿坐着一个孩子,摆出五心朝天的架势。好像参禅一样一脸认真,这当然是威斯-布鲁斯,芝加哥钢铁大王的儿子。

听到秦时鸥的脚步声,威斯睁开眼睛,看清是他后欢呼道:“丝父。你终于回来了!”

秦时鸥问道:“你怎么没有回家?你爸爸一定很担心你。”

威斯笑嘻嘻的说道:“我回家吃过饭了,然后回来继续按照你教我的方法来进行呼吸。丝父,你教我的是内功吗?为什么它那么起效?我感觉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说着,他又坐回沙发上摆出了五心朝天的姿势。

秦时鸥故作严肃的点点头,心里在考虑怎么说服这倔强小子放弃动不动打坐的习惯。就是练了也不可能这样神效,威斯感觉身体好受。自然是海神能量的作用。

海神能量在这方面,效果的确是立竿见影的。

孩子应该活动,哪怕是熊大小时候也非常好动,老是坐着气血不通,反而不太好。秦时鸥想了想,想起自己带回来的那个地图宝螺,心里一动便拿了出来。

将宝螺放到威斯跟前,秦时鸥说道:“瞧,这是什么?”

威斯凝神看着贝壳,眉头皱了起来一幅凝神苦思的样子,然后问道:“一沙一世界,一贝一海洋?”

秦时鸥不懂他什么意思。愕然道:“啥?”

威斯摸摸下巴,继续做出凝神苦想的样子,随即又说道:“我明白了。丝父,你想要告诉我,习武之人需要不动如山,应该像贝类生活在海底那样甘于寂寞是吗?”

秦时鸥:“我他么就想问你,你认不认识这个贝壳的种类!你唧唧歪歪说这么些干嘛?”

威斯委屈道:“我以为你要考验我的悟性啊,小说里不都是这样的?”

“那你认不认识这种贝壳?算了别说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地图宝螺。它背上的花纹很奇妙,暗含天地之理。你看看,这个贝壳的纹路是什么?”秦时鸥问道。

威斯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道:“那丝父,这次是考我的悟性了吧?”

秦时鸥指着贝壳道:“算了,我还是自问自答吧。这贝壳上的纹路是个字,叫做‘令’,是我们古代中文中的小篆,一种历史很久远的文字。”

“令?令牌的‘令’字吗?”威斯惊奇的问道。

秦时鸥点点头,微笑道:“不错,贝壳是世界上最早的货币,而这枚贝壳上天然带着一个令字,还是小篆字体,你有没有感觉这很奇妙?”

“简直太奇妙了!”威斯兴奋的叫道,“丝父,这就是我们门派的令牌吗?就像黑木崖日月神教的圣火令那样的令牌?”

秦时鸥大为惊奇:“你还知道圣火令?还知道黑木崖?”

威斯说道:“当然了,这是我的中文老师教我的。丝父,咱们这是圣火令那样的门派令牌吗?”

秦时鸥说道:“是的,这就是咱们的门派令牌,来,好徒儿,为师送给你了,以后你就是咱们门派的嫡传大弟子了。”

威斯恭敬的接过贝壳,大声道:“丝父,弟子一定保管好令牌!回去我就让我爸爸帮我钻个孔,我天天带在胸前,时刻谨记自己身份!”

秦时鸥赶紧摆手,道:“这个算了,你把它保存好就行了,不用每天都带在身上,容易丢也容易碎。最主要的是,万一摔倒硌着你,那你爸能劈死我。”

威斯认真的点点头,将贝壳放在面前,又要五心朝天练呼吸。

秦时鸥挥手道:“带着贝壳出去走走,找你那些小伙伴,把你的贝壳给他们瞧瞧,让他们知道你现在已经成为咱们门派嫡传大弟子了。”

威斯站起来刚要走,随即为难的说道:“可是,咱们这是什么门派?丝父你还没有给我讲过。”

是啊,什么门派?秦时鸥揉揉鼻子挠挠眉毛,这个问题他之前还没有仔细想过呢,于是说道:“这个问题以后在考虑,你就炫耀你的海贝吧,他们肯定没有见过这种写着小篆汉字的贝壳!”

威斯走了,秦时鸥给薇妮打了电话,告诉她说过两天没什么事就回去,问她家里有没有事。

薇妮说家里好的很,他不在家的这段日子,小家伙们吃的饱睡得好,总算没有折腾他们的人了。不过如果你这么快回来,估计小家伙们又要不好了……

秦时鸥哭笑不得,他想和薇妮继续煲电话粥,结果有电话打了进来,是小布莱克打过来的,说他们联系了几个人明天准备去度假村后面的雨林里来个原始探索,问他来不来。

秦时鸥对雨林没有兴趣,便拒绝了,但小布莱克坚持要他参与,因为他现在在度假村里小有名气了,他们要借助秦时鸥的名气来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