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92 疯狂起来

黄金渔场 992.疯狂起来

连喷漆瓶都动用了?秦时鸥惊诧。

黄浩嘉叹了口气,道“如果我说,我们是喷漆艺术爱好者,你信不信?”

那警察撇撇嘴,打开门道“这和我们没关系了,算你们运气好,柯雷德先生没有打算起诉你们,否则你们肯定要去监狱里面待几天;”

秦时鸥带两人上直升机,先让两人上去,他给柯雷德打了个电话,感谢他没有追究两人的责任。

柯雷德微笑道“哦,这没什么,他们说自己来自告别镇之后,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所以只是交给警察,让他们通知你们镇长来保释就行。”

秦时鸥道“还是得感谢您,柯雷德总裁,他们两个还不知道我们的协议,做事太莽撞,我一定会替您好好教训他们的。总之,我欠您一个人情。”

大家都是聪明人,他知道柯雷德不追究两人责任的原因,追究这两人责任干嘛?又换不到钱换不到权,不如卖好给秦时鸥一次,拿他一次人情。

警察打电话通知自己而不是镇长哈尼的时候,秦时鸥便明白了其中的道道,必然是柯雷德让警察打电话给他的。

电话那头的柯雷德果然爽快的笑了起来,随后聊了几句闲话,双方便挂了电话。

自始至终,两人的对话都是彬彬有礼,好像老朋友一样。对于资本家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当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那大家就是朋友。

秦时鸥上了飞机,先仔细看了看两人汗带上那些猩红的字,疑惑问道“我说,你们不是真用血写的这些字吧?”

候紫轩讪笑道“哪能呢,呵呵,口红,俺们找了个口红写的。.?”

秦时鸥顿时无语,傻逼这种病。真的没得治。

“说说吧,怎么回事?还有,你们前几天去哪里了,怎么没遇到你们?”秦时鸥说道。

候紫轩解释道“前几天俺们回国了。这不是大雪连天没游客生意吗?又马上要过年了,萨格罗大哥给俺们放年假了,俺们回家了。”

“后来是我姐看微博,看到了你发的信息,告诉我后我又告诉猴哥。我俩才知道岛上竟然发生了这些大事,又赶忙飞了回来。一下飞机我俩打听了那啥化工厂的总裁,决定去堵他,顺便喷他一脸油漆让他知道花儿为啥这样红!”黄浩嘉补充道。

好像说相声一样,两人一个接一个,候紫轩接着遗憾说道“可惜,我俩堵错人了,堵到了一个啥外事部的部长,也没喷上油漆便被扭送到警察局了;”

黄浩嘉不满说道“我说吧,咱们先回去。拿上大狙,一枪爆他妈头不就行了?”

候紫轩反唇相讥“尼玛的现在你咋的这么牛逼了?你啥时候跟我说用大狙爆他头了?就算真给你大狙,你敢开枪吗?”

话题成功转移,外战结束开始内斗,两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斗起嘴来。

秦时鸥将双手搭在两人肩膀上,心里很温暖“谢了,猴哥,谢了,浩嘉兄,你们这么上心。我很感激,真的,很感谢你们为镇子做的这一切!”

确实,他得感恩。两人只是来加拿大做劳务输出,小镇的死活和他们是没关系的。

可是,两人知道小镇有难之后,在春节之前毅然返回圣约翰斯,还去堵了雷蒙德,虽然好心办坏事了。但毕竟是好心,这点值得秦时鸥说感谢。

候紫轩挠挠头,傻笑道“你感谢我们干啥?我们的工作岗位在这里,要是小岛上建了化工厂,那就没啥游客来了,那时候我俩也得下岗。说到底,我俩也是为了自己。”

秦时鸥摆摆手,道“行了,不说了,回镇上,去喝酒吃肉!今晚有pry!”

再回到化工厂的车间之后,里面已经大变样。

闪耀星酒吧的老板尼尔带来了一些闪光球,踩着梯子安装到四周墙壁后,这些闪光球旋转起来,五颜六色的光线便照耀在了厂房里,让厂房有了酒吧的氛围。

卡森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一台氢气机,雪莉几个孩子正在给小气球充气,充满气之后将气球扔出去,便会自动飘向屋顶。这样屋顶飘荡着气球,显得很是喜庆。

看到梳着偏马尾的雪莉,黄浩嘉脸上的青春痘顿时激动的通红,他腆着脸凑过去问道“嗨,我来帮忙吧?”

雪莉划拉了一圈,说道“不用了,瞧,我和我的朋友们会解决这些;”

黄浩嘉傻笑道“我不也是你的朋友嘛?”

雪莉看了他一眼,耸耸肩道“不好意思,奥老爹不让我和叼丝做朋友。”

跟在后面的候紫轩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黄浩嘉恼羞成怒,撕扯下头上的汗巾追着候紫轩打闹了起来。

有一整天的时间准备,搞出一个pry现场简单至极,尼尔送来各种酒水,镇民们家家户户都准备了菜肴和糕点,秦父下厨去做了一大锅的猪油炒饭,秦母则烤了很多蔬菜饼和肉饼。

镇子里的猫狗跟着人群在工厂里跑来跑去,前一天还冷清如坟场的化工厂,一下子充满了活力。

今晚的pry没什么特色,但人多,所以格外热闹。

又有人组织了扳手腕大赛,秦时鸥想报名,他被排挤在外,只好去找人打牌。

太阳徐徐落下海平面,小休斯关闭功放音箱,将话筒递给秦时鸥,后者挥拳吼道“这个时候还要说什么?!今晚就是我们的庆功宴!所以,大家喝起来!喊起来!玩起来吧!让寒冷的冬夜,燃烧!”

众人疯狂吼叫,大多数男人都是只穿着单衣,厂房里面放了很多烤炉,火焰跳动,热浪滚滚。

秦父和秦母没参加过pry,今晚特意来开开眼界,结果震天的音乐声响起之后,两人腿一软差点没跪下,赶紧捂着耳朵离开了。

秦时鸥追出去,问道“爸妈,你们没事吧?”

秦父咧着嘴道“哎呦娘咧,我和你妈不行,玩不了你们年轻人的这个东西。里面的人简直是疯子!你瞧瞧,隔着这么远耳朵都被震的生疼,你去玩吧,我们回去陪薇妮。”

既然这样,秦时鸥也不勉强,这种pry就是人多热闹疯狂,确实不适合父母这种传统中国人。

“我们回去了,陪陪薇妮顺便准备一下过年的东西,这转眼又是一年啦。”秦父摆摆手,感慨着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