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93 能打码吗

993.能打码吗

转眼又是一年。

秦时鸥贴对联的时候特别感慨:“五郎,你说时间都他妈去哪儿啦?还记得咱们见第一面时候不?那会刚上大学,可一眨眼,几年了?”

毛伟龙不胜唏嘘:“妈的,别说这种感伤的话题,是啊,一眨眼,我当爹了,你也当爹了。不过就像大学你考四级比我过的晚一样,当爹你也晚。”

一听这话,秦时鸥笑了起来,他放下对联回头说道:“你怎么有脸说这话啊?小五郎,大学考四级,你他么找人替考的,对吧?我是自己考的吧?现在当爹这个问题,我不知道你怎么回事,反正我是亲力亲为的。”

毛伟龙指着他说道:“大过年的,你能不能说点好话?是,考四级我找人替考的,我那天不是肚子疼吗?要不以我的水平,考个四级算个鸟?”

两人立马开始争吵,虎子和豹子看到老爹在那里瞪眼,立马奔跑过来,对着毛伟龙汪汪汪的吼叫。

毛伟龙喊了一声,别墅前在打闹的小恶霸们竖起耳朵看了看,看到毛伟龙招手,便也跑了过来,把虎子豹子包围起来嗷嗷叫,双方又是吼叫又是呲牙咧嘴,现场顿时热闹无比。

秦父无奈的跑出来,喊道:“这都大年三十了,我说你俩老大不小当爹〗⑧,了,怎么还这么喜欢闹?快点贴对联。”

秦时鸥说道:“老爹,你出来帮我,让小五郎一边去。”

老头子一边摇头一边走出来。叹气说道:“你啊你,不过现在网络真是方便。对联啥的竟然都能从网上买?不用出门就什么都能办成呀。”

随着加拿大的华人越来越多,有关华人的生意也越来越多。圣约翰斯华人还少,故而买对联只能在网上,亚马逊和eBaY都有得卖。在多伦多、温哥华那些华人多的地方,街头上就有卖对联的。

秦时鸥将对联展开开始贴到门上,秦父眯着眼一看,眼睛猛的瞪大了,喊道:“你这是买的什么?”

秦时鸥得意的说道:“这多好呀?看,上联是‘小坐片刻,便会放松意念’;下联是‘清闲一会。即成造化神仙’;横批是‘世外桃源’,爸,你不觉得这个特别应景吗?”

秦父恨恨的指了指他,道:“明年对联我自己来写,你这弄的什么?”

秦时鸥疑惑的看向毛伟龙,问道:“你觉得这个不好?”

毛伟龙捏了捏鼻子小声道:“挺好的啊,多贴切咱们这个环境。尤其是你这岛上风景秀丽,没有工厂少有纷争,不是世外桃源是什么?”

有关陶氏化学的纷争终于结束了。一场狂欢PaRtY之后,赶来小镇支援的人们散开了,各回各家,他们已经取得了理想成果。这就足够了。

没有了纷争,日子过的很平缓,这样就会感觉时间过的快。没什么感觉,大年三十便到来了。

贴完了对联。秦父将同样网购来的香烛拿出来,在庭院里对着东方燃烧。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个头,嘴里念念有词,满脸的虔诚感激。

秦父起身后,秦时鸥说道:“爸,用得着这样吗?等薇妮生了孩子,清明节咱们一家回去扫墓不就得了嘛。”

摇了摇头,秦父说道:“那是另外一回事,现在你老子就是感谢咱们祖宗,多亏他们保佑,否则你怎么能在加拿大闯出这样一份事业?”

秦时鸥觉得有道理,但他认为这得感谢他那位未曾谋面的二爷爷,老人的墓地在圣约翰斯,之前他们已经去拜祭过了。

有时差的感觉不太好,圣约翰斯时间比北京时间晚了接近十二个小时,所以春晚是在早晨七点半左右开始的,这时候看没什么感觉,外面可是太阳高照啊。

不过这次过春节倒是挺热闹的,秦时鸥一家不说,毛伟龙一家还有候紫轩和黄浩嘉两人,这样凑起了十多个人,大家热热闹闹的一起包水饺准备年夜饭也很有意思。

一行人商议过后,决定年夜饭不按照国内的时间来吃,节日也不是按国内时间来过,他们就差着十二个小时,过加拿大式春节。

北美华人自己也安排了春节联欢晚会,谁让北美有这么多的华人。

节日按照加拿大时间来过,但春晚还是要看的,一大早候紫轩等人就来到渔场,帮忙包水饺顺便一起看春晚。

娱乐节目就是人多看才有意思,现在春晚笑点不多看点也少,可是十几个人凑在一起,有个笑点就能哄堂大笑,大家兴致也很高。

刚看春晚不久,闫东磊忽然打来电话,问道:“过年好,小秦,好久没联系,给你拜个年呀!”

秦时鸥赶紧说道:“客气了磊哥,我这是忙糊涂了,忘了给哥哥们拜年,您也过年好,全家都好!”

两人客套了几句,闫东磊说道:“有这么个事得请你帮帮忙,小秦,国内中央电视台想做一期海外华人的节目,圣约翰斯这边你出面行吗?网络采访,待会会有人联系你。”

秦时鸥痛快说道:“那没问题。”

见他答应的这么爽快,闫东磊笑了起来,说了声‘不打扰你节日和家人团聚’便挂了电话。

果然,没过多久,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秦时鸥接通之后,对方诉说身份,便是中央电视台的采风记者,这次采访是通过网络进行,秦时鸥便登陆网站加入了一个聊天室。

一进去,秦时鸥按照之前电话里安排的那样,先介绍了自己的身份,然后给全国同胞拜年,他以为结束了,结果记者临时加了个问题,问道:“请问秦先生,对于祖国,新的一年您有什么愿望吗?”

秦时鸥看着镜头问:“当然有,不过能把我打码不?”

“这个恐怕不能。”记者笑道。

秦时鸥耸耸肩,说道:“这么小的要求都满足不了,我要是再提其他大愿望,那也不现实了,对吧?”

后面的毛伟龙听了这话顿时大笑,候紫轩学着他耸耸肩道:“完犊子,那位记者兄弟估计被秦哥给玩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