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96 乱作一团

996.乱作一团

秦时鸥不会将蓝鳍金枪鱼群交给手冢孝太处理,他的大秦海鲜已经在北美打开了市场缺口,事实证明海神能量改造过的海鲜味道就是好,营养价值也更高,更受中产阶级以上客户的青睐。

但大秦海鲜现在缺少一个拳头产品,在他看来,没有比蓝鳍金枪鱼更适合做拳头产品的东西了。

他一直没有推出这个产品,原因在于现在不是合适时候,这需要一个契机,比如大秦海鲜进入亚洲市场时候。

日本是亚洲海鲜市场的桥头堡,只要能在日本站稳脚,那大秦海鲜通吃整个亚洲高档食材市场便没什么问题了。

大和民族是个很排外的民族,面对外敌的时候,他们特别擅长抱团。比如恨秦时鸥牙根发痒的莫里家族,他们在美国这么牛逼,可去了东京,连一场金枪鱼拍卖会都进不去。

虽然每每想起这件事秦时鸥都会暗爽,可他不得不承认,日本人不好对付,他的海鲜要想进入日本,那必须要打一场硬仗。

而蓝鳍金枪鱼就是这场硬仗的王牌部队,所以,秦时鸥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王牌部队交给敌人?哪怕这个敌人现在各种委曲求全、各种对他示好。

于是,铁了心的秦时鸥抵死不认,就说渔场没有蓝鳍金枪鱼,只有鲣鱼之类的普通金枪鱼,而且这种普通金枪鱼他也没法交给手冢孝太来处理,因为他和巴特勒是有合同的。

最后被纠缠的急眼了,秦时鸥说道:“手冢先生,我实在不知道您对我渔场的信心是哪里来的。您为什么就认定我的渔场能挽留住蓝鳍金枪鱼呢?这是很荒谬的!”

手冢孝太也揭开了底牌,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秦时鸥,说道:“少有人知,大概五六年前开始,我们的水产部开始研究一种新的金枪鱼养殖技术。那便是引诱式养殖。”

“具体操作方法很复杂,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对金枪鱼习性进行研究,模拟出最适合它们生长的环境,然后吸引金枪鱼到来,这样捕捞金枪鱼自然会简单一些。”

“水产部的养殖专家对金枪鱼的习性进行了严格的考察,包括水温、ph值、光亮度、食性、水含氧量等多方面。最后发现,影响金枪鱼去留的最大因素便在于食性。”

“但我们换过很多食物,对金枪鱼的引诱性都不足够强烈,它们在我们的养殖场海域进食之后还是会离开,且十日离开率超过75%。三十日离开率超过98%。”

秦时鸥翻看着这份文件,里面很多内容是日文,他看不懂。不过手冢孝太早就做好准备给他看文件,故而一部分内容做了译注,这样他也勉强能看懂。

听着手冢孝太的介绍,秦时鸥指着文件中被特殊标注的统计栏道:“不对吧,手冢先生,从文件来看。十日离开率明明不到20%,三十日离开率也没有超过50%。”

手冢孝太平静的说道:“这是我们四个月前做的试验数据,所用的食料为沙丁鱼。从迈阿密大秦海鲜处购买的冰冻沙丁鱼。”

秦时鸥恍然大悟,难怪这家伙死死咬定他的渔场有蓝鳍金枪鱼,原来他们是做过试验的,发现自己渔场出产的沙丁鱼对蓝鳍金枪鱼有特殊的吸引作用。

“我们买的沙丁鱼是死掉的,可即使这样,三十日的引留率都能超过50%。那么如果我们用的是您渔场中的新鲜沙丁鱼呢?那引留率会有多少?”说着,手冢孝太变得狂热起来。

“瞧吧。秦桑,您的渔场这么广袤。足够蓝鳍金枪鱼在这里活动生存。而这里又有对它们有着奇妙吸引力的食物,那怎么会没有蓝鳍金枪鱼呢,对不对?”

秦时鸥翻看了一下报告册,避重就轻的说道:“既然这样,你们可以采购我们渔场出产的沙丁鱼然后去完善你们的养殖方法,没什么意外的话,你们可以直接捕获蓝鳍金枪鱼呀。”

听了他的话,手冢孝太长叹了一口气,道:“实不相瞒,秦桑,我们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可是这不可能,你们的沙丁鱼价格太贵了,用来引诱金枪鱼完全是赔本的。要知道,海洋里可不光有金枪鱼,更多的是其它大鱼,而你们的沙丁鱼对其他鱼的诱惑一样大,一百磅的沙丁鱼扔下去,金枪鱼能吃到一磅就很了不起了,这样的代价我们承受不起。”

这样一时之间,氛围陷入了尴尬之中,秦时鸥只能继续死鸭子嘴硬坚持说他没在自己渔场看到过蓝鳍金枪鱼。而手冢孝太则陪着笑脸,说要不让他们的渔船进来检查一下。

伸手不打笑脸人,秦时鸥被手冢孝太给折腾的愣是没了脾气,他总不能直接下令赶人走吧?人家这么卑躬屈膝,他有点做不出这种事来。

秦时鸥正在感觉棘手,楼上忽然传来一声什么东西落地产生的脆响,接着辛巴大王飞快溜下来,对着秦时鸥便嗷哇嗷哇的叫了起来。

第一反应,秦时鸥就想到了薇妮,他顾不得向手冢孝太说客套话,起身冲向楼梯。

秦父秦母也从房间里着急的走了出来,连声问道:“怎么了薇妮?怎么了这是?”

薇妮一只手捂着高高隆起的小腹,一只手扶着沙发靠背,俏脸表情有些惨淡,柔声道:“没什么事,只是好像我有感觉了……”

秦时鸥大吃一惊,倒吸凉气道:“怎么会?预产期不是还有一个周吗?”

秦父给他后背一巴掌,吼道:“你他么还算个鸟的预产期!快点,送薇妮去医院!快快快快!”

秦母立马收拾东西,手脚飞快的准备了一个包,和秦父一起跑下楼。秦时鸥掏出手机给奥多姆打电话,让他和劳拉赶紧过来,而他则让尼尔森准备发动巡航艇。

手冢孝太看着突然忙碌起来的一大家子顿时懵了,这种情况下秦时鸥自然无法再和他谈生意,他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只能让人家分心,便起身告辞了。

反而是薇妮此时最冷静,她向手冢孝太道歉,说以后一定找机会好好招待他,这次就失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