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97 这次是真的

997.这次是真的

奥多姆和劳拉火速赶来,后者在妇产科方面很有经验,她握住薇妮的手用听诊器检查了一下,安慰秦时鸥道:“别怕,刚才可能是孩子动了动,现在大门还关闭着,小家伙出不来。”

奥多姆笑道:“看来他等不及想出来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了,秦,我需要提前祝贺你吗?”

听了两人的诊断,秦时鸥小松了口气,随即说道:“祝福的话以后再说,算了,不能让薇妮留在家里了,马上送她去医院,我可不想再来一次这样的经历。”

尼尔森发动好了巡航艇,秦时鸥带着薇妮上船,秦父秦母收拾了一些薇妮的日用品便跟着上了船。

小家伙们也想上船,可是秦时鸥不允许,于是它们感觉自己被抛弃了,趴在码头上一个劲的嗷呜嗷呜的叫。

妇产科的病房都是无菌消毒的,宠物肯定不能进入,秦时鸥只好挨个在屁股上抽了一巴掌,让它们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巡航艇开始加速,秦时鸥心急的看着外面的海浪,忍不住喊道:“尼尔森,速度给我快一点!”

尼尔森沉声道:“收到,boss,不4过我建议还是慢点好,现在有风浪,我想颠簸比时间对老板娘的伤害更大。”

秦时鸥咧咧嘴,只好悻悻的挥手让他自己做主。

薇妮反手握住他的手腕,微笑道:“嗨,亲爱的,我没事,其实刚才我没有那么不舒服。只是孩子动了一下而已。”

秦时鸥勉强笑道:“这个你不用安慰我,我很冷静。宝贝儿,我知道一定会没事的。”

薇妮看看秦父秦母没注意两人。便贴在秦时鸥胸口小声道:“真的没事,我是看手冢孝太把你逼的那么尴尬,故意找了个借口能让你离开!”

“真的?”

“千真万确!我的预产期还有一周呢。”薇妮恢复了笑颜如花。

秦时鸥则抹了把汗水,满脸无奈:“蛋疼,你让我该夸你还是夸你?你倒是机灵,可把我给吓坏了!我倒是宁愿尴尬的面对那日本人,也不想这么折腾。”

薇妮笑嘻嘻的身手在他脸上摸了摸,浅笑道:“么么头,乖乖哒。不怕了哈。”

看着两人在那里卿卿我我,秦父和秦母赶紧走出舱房,同时一脸欣慰:“孩子这感情真好,这我就放心了,唉,你是不知道整天看电视上那些年轻人动不动离婚多糟心!”

秦母没好气的说道:“你就别瞎想了,人家小两口自己会过日子,就你整天想的多。”

奥多姆帮秦时鸥在圣玛利亚母婴医院做好了预约,秦时鸥带薇妮进了医院便有护士来接应。将她送入了vip病房。

秦父秦母照顾薇妮,秦时鸥去办理各种手续,这是非常麻烦的,加拿大的医保体系是出了名的繁琐。就一个住院待产手续,他忙活了一下午才办理的差不多。

傍晚,秦时鸥让父母先回去照看一下家里的虎豹熊狼那一帮小霸王。说薇妮这边有他就行了。

秦父秦母怀疑的看着他,异口同声的问道:“你行不行?”

秦时鸥拍着胸膛道:“这有什么不行的?我就是陪薇妮聊聊天而已。有什么事这里有的是医生护士。”

秦父秦母想想也对,便和尼尔森先回去了。

晚上秦时鸥和薇妮正在讨论生孩子以后去哪里度假放松一下。结果聊着天,薇妮的表情再度变得不对劲起来,她一把抓住秦时鸥的手腕,慌乱道:“亲爱的,我有感觉了。”

秦时鸥笑道:“有什么感觉?没事,手冢孝太没在这里,现在房间里就咱们两个人,你不用帮我……”

“细特!快喊医生护士!我真的来感觉了!”薇妮几乎咆哮着打断了他的话。

秦时鸥脸上的笑容迅速被惊恐取代:“你、你这次认真的?哦,法克!医生!护士!医生!护士!我老婆要生了……”

vip特护病房的待遇自然不一样,秦时鸥吼了一嗓子之后,立马赶过来一个女医生和两个护士,女医生快速探查了一下,随即对护士吩咐道:“推她去一号产房,通知克莱德医生,马上!”

秦时鸥这次是彻底抓瞎了,看到护士推着满脸痛苦的薇妮离开,他一把拉住那女医生,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医生,帮帮忙啊,一定要尽力啊!卧槽,这是不是早产啊?怎么会这样?”

女医生柔和的冲他笑了笑道:“别着急先生,您耐心等待一下就行,一切很顺利,下午刚检查过,您太太身体很好,孩子身体也很好,不是早产,请放心好了。”

秦时鸥怎么放心?这还不到预产期,孩子就出生了?他在这方面是小白,完全不懂。

薇妮进入产房之后,秦时鸥紧随其后坐在门外,他身边一个人没有,原以为不会这么早生孩子,爹妈全安排回家了,毛伟龙等人又没有跟来,这下子可抓瞎了。

更让秦时鸥抓狂的是,产房竟然好像急救室一样有个红绿灯,他才到门口红灯就‘啪’的一下子亮了,吓得他心一哆嗦。

现在秦时鸥需要的便是陪伴和安慰,他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给毛伟龙打通电话便吼道:“快过来,薇妮要生了!”

其实具体给谁打了电话他也不清楚,肾上腺素疯狂分泌,秦时鸥感觉自己意识有点模糊,反正看到熟人电话便拨打过去,让他们赶紧过来陪陪他。

也不知道多久,秦时鸥已经没有时间观念了,他听到杂乱较真的脚步声响起,便抬头看去,一眼看到跑在前面的毛伟龙,后面是秦父秦母和伯德。

“这什么情况?”秦时鸥问道。

毛伟龙哑口无言,愣愣的反问道:“不是我们该问你吗?”

秦时鸥心烦的走来走去,说道:“他妈的,我是说你们都来了薇妮怎么还没有出来?”

秦母安慰他道:“你别晃来晃去了,生孩子哪有那么简单?我们过来没花多少时间,是坐飞机过来的。”

伯德对秦时鸥说道:“boss,我把直升机当战斗机开过来的。”

人一来,秦时鸥的情绪便得到了缓解,又过了没几分钟,红灯灭掉,‘啪’的一下子绿灯亮了,秦时鸥的心在这一刻都慢跳了一节拍。

产房门打开,一名中年护士抱着孩子走了出来,秦时鸥兴奋的冲过去,问道:“是不是母子平安?”

“一切很顺利,先生。”护士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