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98 那是我的手指

998.那是我的手指

得知薇妮和孩子都安好,秦时鸥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下了,他想要冲进产房,先前安慰他的女医生拦住了他,道:“请稍后,我们将病人马上转移到病房,你们去那里看她吧。”

护士将薇妮推了出来,秦时鸥一下子趴到了床头,看着脸色苍白、满身汗水连头发都湿漉漉的薇妮,他激动的说道:“亲爱的,我们的孩子降生了!我做爸爸你做妈妈了!”

薇妮的情绪还不错,她甜甜一笑,伸手帮秦时鸥梳理了一下被抓挠成鸡窝的头发,微笑道:“这真是太美了,不过我们是儿子还是女儿?”

秦时鸥一愣,他忘了这个问题,便风风火火的跑去追那护士。

女医生对薇妮耸耸肩道:“一个粗心的父亲。”

薇妮微笑道:“他得学着去成熟,他会很快成为一个优秀的父亲。”

孩子出生之后要送入恒温室接受监察,同时会检查各项指标,恒温室是绝对无菌的,父母们只能隔着玻璃看而不能进去,故而在孩子没有出恒温室之前,接触他们的最后机会便是此时。

秦时鸥追上护士,一把插进婴儿被中,手指顿时碰到了一个细细软软的小东西。

这样,秦时鸥顿时大喜,对父母和毛伟龙喊道:“卧槽,我当爹了!是儿子!我摸到他的小jj了……”

秦父秦母也满脸大喜,那护士无奈的看着秦时鸥道:“先生,我不得不打扰一下,你现在捏着的是我的手指。”

正要和秦时鸥击掌相庆的毛伟龙动作暂停了。举起的手臂腾起在半空,一脸愕然。

秦时鸥傻眼了,他愕然的捏了捏手指,果真,这东西虽然细细的软软的。可是有骨头的……

“事实上您的宝宝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护士微笑着说道。

儿子女儿秦时鸥无所谓,如果能生育一个像薇妮那样的女儿,那也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

秦父问护士说了什么,秦时鸥讪笑道:“刚才搞错了,是女儿,不是儿子。”

秦父激动的说道:“女儿也好。女儿也好!那个啥,电视上不是说吗,女儿是小棉袄的爹……”

毛伟龙打了个哆嗦,满脸惊恐,老爷子您能把刚才那句话再重复一遍吗?是我听错了还是怎么回事?

秦时鸥同样激动。想想自己要有一个薇妮那样漂亮的小公主女儿他便开心的不行,重复老爹的话:“对对对,女儿是小棉袄的爹,我有爹了……”

毛伟龙蹲下身,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过现在谁在乎这种口误?秦时鸥知道了孩子性别,立马风风火火的跑回去,找到薇妮兴奋的说道:“是一位小公主,甜心。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跟在后面的毛伟龙松了口气,幸亏他没说‘是一个爹’。

薇妮露出满足的笑容,护士推开秦时鸥道:“好了。您的太太现在需要休息,让她好好睡一觉吧,明天再来找她好吗?”

秦时鸥深深的在薇妮额头上吻了一口便走出病房,毛伟龙问他去干嘛,他理所当然的说道:“傻逼,我除了去看我女儿还能干嘛?”

毛伟龙只能让他疯狂。迈着不紧不慢的脚步跟在后面。

到了恒温室外,毛伟龙看秦时鸥趴在玻璃窗户上似乎情绪不太对劲。他赶紧面色一正,问道:“出什么事了?”

秦时鸥反身依靠着玻璃窗缓缓蹲下。双手捂住脸,毛伟龙感慨的拍拍他的肩膀道:“是不是现在特别激动?特别的感慨?唉,时间都去哪儿了……”

“个屁啊!”秦时鸥忍不住骂了一句,“我他么像是激动的样子吗?”

毛伟龙满头雾水了,秦时鸥向后指了指,悲伤的说道:“正对着那个就是我女儿,娘咧,她怎么那么丑?说好的像薇妮一样的小公主呢?怎么那么丑啊?”

毛伟龙继续拍他肩膀,安慰道:“你他么傻得啊?孩子刚出生,怎么可能看出样貌?你得等一段时间才行,何况女大十八变呢。”

秦时鸥还是悲伤:“这不应该啊,薇妮那么漂亮,而且我保证她没整过容。我也这么帅气,那照理说……”

毛伟龙打断他的话,道:“等等,前半句我不反驳,后半句这个、这个,老秦啊,哥们今天推心置腹给你说句实话,你对你的样貌认识,好像一直不够啊?”

秦时鸥瞪着他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毛伟龙讪笑道:“也没什么意思,就是大学时候,有一次我和磊哥他们谈论咱们这些男生,当时我们统一觉得,你可能不太好找媳妇。”

“滚!”

刚出生的孩子确实不好看,哪怕母亲是薇妮这样的大美女,小丫头此时跟个小毛猴一样,脸上皮肤皱巴巴的,头顶只有一层很浅的绒毛,至于什么大眼睛小酒窝之类的只能存在幻想之中。

确定了孩子性别,那紧接而来的是名字。

秦时鸥和薇妮商量了一下,中文名小丫头就叫秦薇,英文名字为海瑟薇,希伯来语中意为‘圣洁的守护力量’。

两个名字都中规中矩,中国人里秦薇数量不会少,英文名字中海瑟薇更多。

听了他们起的名字,毛伟龙不置可否的摇摇头,你们夫妻是跟‘薇’这个字干上了?

秦父秦母无所谓,他们起名字的话肯定是三个字,中间是辈分,但秦时鸥可不会让父母来起名,他的名字可是前车之鉴啊——秦!时!鸥!

念得快了,不管是用方言还是普通话,都是禽!兽!

秦时鸥还要给女儿起个乳名,现在流行孩子乳名往吃的东西上凑,秦时鸥和薇妮协商了一下决定要赶个潮流,那就给孩子起名为‘甜瓜’。

听到孙女小名的时候,秦父和秦母都震惊了,他们还是头一次听说孩子叫甜瓜的。

但秦时鸥和薇妮喜欢,甜瓜两个字组合起来是很好吃的水果,分开称呼的话甜甜和瓜瓜听起来都萌萌的。

毛伟龙很赞成这个名字,这样他将来给孩子起名字就完全没压力了,他觉得再乱来也会比甜瓜好听一些。

秦时鸥沾沾自喜的不行,这可是他和薇妮共同的劳动成果,孩子有了名字,感觉立马不一样了,秦时鸥之前还嫌她丑,自己给起了名字,便觉得这个小东西怎么看怎么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