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09 抵达战场4/10

黄金渔场 1009.抵达战场(4/10)

此后几天,秦时鸥便专心致志的练习十五公里长途泳,他第一次练习时候时间就进入了四个小时,后面状态最好的时候更是能够游进三个半小时。

巴特勒带着一条九百磅的大金枪鱼赶去了日本,这条鱼一露面,在东京便产生了轰动。

今年日本金枪鱼市场低迷,五百磅以上就是大鱼了,八百磅以上的没怎么看见,这条九百磅的蓝鳍金枪鱼一露面,就几乎确定了其鱼王的身份。

让东京海鲜商们振奋的,不光是这条鱼的重量,还有其肉质,这条鱼的脂肪含量创造了历史记录,比去年秦时鸥带去的那条大鱼质量还要高,拍卖价预计也是只高不低。

秦时鸥没有太关注这个问题,三月十号,他驾船带着家人和虎豹熊狼这些小家伙们便赶往了爱德华王子岛,准备这场大赛。

告别号急速行驶着,一路破风斩浪,在比赛前一天便赶到了诺森伯兰海峡。

到达海峡的时候,恰好是清晨,秦时鸥站在甲板上扫视周围,先看到了著名的加拿大联邦大桥。

联邦大桥是加拿大于太平洋铁路之后挑战自然、征服自然又一伟大而辉煌的壮举,连接着爱德华王子岛和新不伦瑞克省,是一座巨型跨海桥梁。

这座大桥绵延修长,造型大气磅礴,但线条极为优美舒展,用一句中国常见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好像一条巨龙盘旋在海上。

朝阳初升,阳光洒落海面、洒在大桥上,更添魅力。

秦时鸥在手机上搜索了一下。这座桥全长12.9公里,是目前世界上穿越冰层覆盖水域的最长桥梁。它的建成及通车,完全改变了爱德华王子岛千百年来与世隔绝的状况,被世人公认为20世纪加拿大最伟大的工程。

对于爱德华王子岛来说,联邦大桥现在已经成为生命之桥。在大桥建成以前,岛屿与外界交通完全靠渡轮和飞机。

当时为了克服与加拿大本土之间的交通阻隔,爱德华王子岛省府于20世纪80年代向联邦政府提出建设海底隧道,或者建造跨海大桥的建议。

这件事曾经差点导致了爱德华王子岛的内乱,因为一部分岛上居民担心跨海交通设施一旦落成,将会严重破坏岛上“原生态”。并打乱他们宁静的生活方式。

另一部分居民则拥护建设海底隧道或跨海大桥,以改善他们“与世隔绝”的生存状态。

两种迥异的观点一度支配其支持者发生暴力冲突,后来省府以武力镇压后,决定以全岛民众公投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并于1988年1月18日举行公投。

最终结果就是59.4%投票支持建造跨海大桥。工程于1993年动工,投入5千人工,10亿美元资金,于1997年5月31日竣工通车,成就了这段丰功伟业般的建筑。

慈善赛选择在诺森伯兰海峡也是有寓意的,联邦大桥就是比赛的精神,象征着参加者与贫困、疾病、绝望战斗的不屈信念。

沙克从驾驶室里走出来,他见秦时鸥在用惊叹的目光看这座大桥。便说道:“boss,你最好多看看它,比赛的时候它将是指引你们游泳的指向标。如果你发现你隔着大桥在变远,那就得调整游泳路线了。”

秦时鸥点头,游艇从大桥下驶过的时候,他仰头往上看,四面大旗在海风吹拂下猎猎飘荡,分别是加拿大国旗、爱德华王子岛省旗、新不伦瑞克省旗及联邦大桥旗。

薇妮看他一直出神的观看大桥。便问道:“你在看什么?第一次看到这样壮观的大桥吗?”

秦时鸥说道:“不,我是在思索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告别岛要不要模仿一下爱德华王子岛,也建造这样一座跨海大桥?”

薇妮一愣。随即嘻嘻笑了起来:“你开什么玩笑?爱德华王子岛有六千平方公里的面积,在全世界面积排名是第104位,在全加拿大排名第位,告别岛呢?”

秦时鸥耸耸肩道:“告别岛的面积也很大呀,得有四五百平方公里不是吗?”

薇妮仔细打量着他的表情,露出惊悚的样子道:“你是认真的?”

联邦大桥看上去气势磅礴,其实长度不过才十多公里,告别岛距离圣约翰斯呢?八十多公里!而十多公里的联邦大桥就在上个世纪耗资十亿,那八十多公里的大桥呢?

薇妮越想越心惊胆颤,正准备怎么劝说秦时鸥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结果秦时鸥先哈哈大笑道:“你还真当真了?我脑残啊,怎么可能想要建造一座几十公里长的大桥?”

距离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价值,爱德华王子岛的人口密度是每平方公里有二十五个人,这是加拿大各省最大的人口密度,告别岛呢?一平方公里平均下来就四五个人……

秦时鸥提前来到爱德华王子岛,不光是熟悉赛场,还想要在这里转转玩玩。

爱德华王子岛以景色优美秀丽著称,加拿大介绍各个省份的时候,对这里的介绍就是:上帝把他创造的大地的一部分放在了波涛汹涌的大西洋中,于是就生成了一个美丽的小岛。

在当地原住居民印第安人口中,爱德华王子岛的名字是“阿拜古威特”,意为“浮于波浪上的摇篮”,由此可知它有多么美丽。

除了风景美丽,爱德华王子岛还有一个傲绝加拿大的地方,那就是气候温和。

圣劳伦斯海湾温暖的海水,使得岛屿上的气候比加拿大大陆气候更加温和,弥补了这里常年潮湿的气候条件。

这里的夏季温暖湿润,气温一般保持在20摄氏度,最高会超过35摄氏度,在加拿大已经算是很炎热的地方了。

此时时间是三月,温度还是比较低的,大概在零上四五摄氏度左右摇摆。不过对于习惯了寒冷的加拿大人来说,这温度已经可以穿上春秋装了。

告别号靠上海港,秦时鸥下船时候在码头上还能看到几个穿着棉衣的渔夫,进了市区之后,这种打扮就很少见了。不管姑娘还是小伙,都换上了春秋衣服,哪怕偶尔寒风吹过会冻得瑟瑟发抖,他们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