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10 黄种人赢不了5/10

1010.黄种人赢不了(5/10)

三月十日,爱德华王子岛刚刚进入春季,圣劳伦斯湾带来了温暖的海风,在大半加拿大还处于天寒地冻中的时候,这座岛屿已经有了春日的和煦。

诺森伯兰海峡北岸的博登-卡尔顿,大桥公园,车来车往、人声鼎沸。

由于土壤中含有大量的氧化铁,所以爱德华王子岛的地面呈红褐色。这种土质很肥沃,适合种植庄稼植被,大桥公园里生长着大量温带植物,尽管天气还冷,可因为地质肥沃,依然有大片绿草生长着。

秦时鸥坐在一片绿草地上,悠闲的看着面前的白色沙滩,公牛正在沙滩上哼哧哼哧的做拉伸运动,拉伸过韧带又站起来让沙克、烟枪帮忙揉搓全身活跃血气。

雪莉跑过来问道:“秦,你不用热身吗?大家都在热身,比赛快要开始了。”

今天是慈善赛的比赛日,所以公园才会来了这么多人,大桥公园将是比赛的出发点,终点在新不伦瑞克省的茹瑞梅恩角,赛程全长十五公里。

坐在秦时鸥身边的威斯急忙站起来对雪莉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他小声道:“你不懂,我丝父正在冥想……”

雪莉疑惑的问道:“冥想?这不是巫师的锻炼方式吗?你们是侠客还是巫师?”

威斯讪笑道:“当然是侠客,我只是打个比方,实际上我丝父在、在、在练内功!是的,内功,需要安静状态下运行内力循环一个小周天!”

雪莉笑着摆摆手道:“不不不,威斯,你太入戏了,哪有什么内力?”

听了这话,小侠客不高兴了,他露出‘和你说话太没劲’的表情,摆摆手道:“你走吧,雪莉。我们丝门不欢迎你!”

雪莉已经成熟很多,秦时鸥说过让她照顾威斯,故而一看这个傻乎乎的小弟弟生气了,她便急忙哄道:“我开玩笑的。少侠你要心胸宽广,否则怎么能惩恶扬善?”

威斯想不到‘心胸宽广’和‘惩恶扬善’有什么关系,不过他觉得自己确实得心胸宽广,因为雪莉叫他少侠,于是他眉开眼笑的点点头:“OK。我原谅你了,你可以呆在这里了。”

雪莉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道:“我不是要待在这里,而是要让秦热身!好吧,好吧,我知道他在用内力热身,我不说了,不过威斯你练出内力了吗?”

这句话杀伤力有点大,威斯抽了抽鼻子,有些羞赧的说道:“这个可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出来的。不过我已经有气感了,有气感就算入门了。”

他这么说倒像是安慰自己。

秦时鸥不急着热身,距离比赛还有一个小时呢,高手用不着这样着急。

公牛那边已经摩擦的浑身通红了,他又开始小跑来活动肌肉,时不时还吼叫两声,配上他那强壮的身板,看上去充满了硬汉的刚强之美,故而很快吸引了一些媒体的注意力。

加拿大对慈善活动关注力度很大,即使是底层工作者。一年也会捐款捐物几次,这样每次有慈善活动,媒体都会关注。

秦时鸥目测,这次的横渡海峡慈善赛。吸引的媒体超过十家,已经有两家电视台在这里进行直播了。

大桥公园很漂亮,它被细柔的白色沙滩、小巧的海滨沙丘和陡峭的红色砂岩绝壁的包围着,远处海浪拍打峭壁发出‘哗哗哗’的声音,不时有雪白色的海鸥从低空掠过,给火热的比赛增添了一点自然氛围。

秦时鸥站起来后。虎子和豹子便欢快的跑到了他跟前,摇头摆尾显示自己身上的橡胶犬衣。

之前训练的时候,秦时鸥每次下水虎子和豹子便会跟着,所以薇妮便有了个想法,让两个拉拉汪陪秦时鸥参加比赛。为了防止它们丢失热量太多,特意给它们订做了橡胶犬衣。

秦时鸥蹲下挠了挠两个小家伙的下巴,带着它们跑了起来。

沙滩上到处都是热身的参赛人员,这次比赛搞的声势比较大,秦时鸥目测至少有二百人参与游泳,全是健壮的大老爷们。

进入沙滩之后声音就乱了,男人嗷嗷吼叫着给自己鼓气,女人叮嘱自家男人,还有无数孩子嚎啕大哭……

媒体记者们正在采访参赛者和组织者,秦时鸥看到有一黑一白两个体态修长壮硕的汉子站在一起接受采访,便悄悄跑过去看了看,两人背后都有参赛号码牌,上面写着名字。

果然,这两人便是本次夺冠呼声最高的两人,雷恩-凯文和塞尔塔-布鲁克斯。

雷恩-凯文是个四十多岁的白人,光头、络腮胡子,皮肤红润,看上去精力充沛。他肩膀上扛着个一岁多的小孩子,用洪亮的声音在对着话筒讲话,表情镇定,充满信心。

塞尔塔是个矮壮的黑人,身上肌肉棱角分明,站在那里好像一枚充满爆炸力的炸弹一样。

秦时鸥只是过来随便看一下的,看看对手都是谁,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结果他还挺有名,在那里站定没多久,便有记者找上门来问道:“您好,您是秦?大秦渔场的渔场主?”

秦时鸥笑道:“是的,伙计,我是秦时鸥。”

爱德华王子岛隔着圣约翰斯不远,就在圣劳伦斯湾的出海口上,他当初暴风雨中拯救一艘船的事情在这里流传的也很广,有人认识他很正常。

那记者显然是知道这件事的,得到确认后便露出崇拜的表情,激动的问道:“我能采访您一下吗?我是尼米兹的粉丝,请问它今天来了吗?”

秦时鸥苦笑道:“是的,他来了,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玩了,如果您要采访我,我希望您能谈点和我相关的话题。”

记者遗憾的叹了口气,随后抖擞精神道:“哦,秦,这没必要,您是这次慈善赛的宣传重点,大家伙都足够了解您。另外,我听您手下的渔夫们说你对此次比赛充满必胜信心?是为了冠军而来对吗?”

“当然,来参加比赛的人,谁不是充满信心?”秦时鸥微笑道,他看了看公牛,这家伙只要不是倒数第一就行,他可不会这么没种。

他这话说的没问题,还没有比赛,大家当然都是为了夺冠而来的。什么友谊第一重在参与,对于性格外向的加拿大人来说这是扯淡的话,要是他对媒体这么说,只会被人当做软蛋。

结果有人偏偏故意挑刺,一个声音在后面响起来,不屑道:“不,秦先生,我得遗憾的告诉你,黄种人不适合玩游泳这样的比赛,你可拿不到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