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50 丰饶海底

1050.丰饶海底

快马加鞭,秦时鸥挂了比利电话之后,便叫过伯德,说道:“你从圣约翰斯直接飞到非洲,找个合适的机场降落,然后在当地雇佣一艘船,去找比利。记住,别露出马脚,你就说船是咱们的,就说你是从圣约翰斯一路飘过去的,明白吗?”

伯德言简意赅:“明白,不会露马脚。”

与此同时,他将海神意识放入海中,给冰刀雪球憨豆灌输海神能量,帮助它们修正航线,立马出大西洋,直奔非洲海岸,算是出去长长见识。

三小这次算是公费旅游,秦时鸥将全程给它们灌输海神能量,它们不会劳累,反而会在这个过程中变得强大不少。

两年的时间,雪球变化很大,和普通白鲸比,它成长的比较慢,可是成长的很结实,如今已经有四米多长,皮肤光滑如白玉,浮出水面闪闪发光,绝对的白鲸中的白高帅。

憨豆变化不大,还是那幅中二样子,时不时的会骑一下冰刀。冰刀被骑习惯了,现在已经见怪不怪,被骑一下也没什么,反正不会怀孕,也没有什么实质接触,毕竟沙虎鲨比海豚要大的多……

送走三小,秦时鸥去看了看自己的黑珍珠种植田。

上次他给黑蝶贝中放入了珍珠核,一直以来辛勤灌溉海神能量,黑蝶贝们生长很快,而生长过程中发现体内多了异物,外套膜会不断分泌珍珠质包裹珍珠核,最终就会形成黑珍珠。

不过他放入珍珠核时日还短,也就两个多月的时间,珍珠核已经变成了黑珍珠。但是形状不一,且大多小小的,没有出现大黑珍珠,还不到收获的季节。

一个冬天,渔场里积累了不少水母。秦时鸥去看了看忍不住皱起眉头,竟然还有剧毒的箱水母,看来优良的水质不光吸引了鱼虾蟹的到来,还吸引了其他生物。

棱皮龟们倒是开心了,渔场水质更好了,食物也更多了。而且水母的质量是和水质有直接关系的,它们在海洋里漂流了那么久,储备的脂肪消耗殆尽,现在逮着这么多优质食物,疯狂进食。跟开派对一样。

相对来说,其他如玳瑁和绿海龟之类,对水母便没什么兴趣了,它们喜欢的是海藻,到来渔场便在海底牧场扎根了。

渔场的生态链已经变得很丰富了,尤其是在珊瑚礁海域,三小离开,这里的鱼就缺少保障了。比如佛州刀鲚鱼,鱼肉极其美味,外面从大鳕鱼到金枪鱼。一直对它们虎视眈眈。

刀鲚鱼的繁衍很慢,来到渔场之后种群没有出现爆发式扩展,秦时鸥再度给它们输入海神能量,然后将海蟒群调集了过来,让它们守住珊瑚区海域,绝不允许金枪鱼群和鲨鱼群之类进入。

与之相比。鲷鱼群的繁衍就比较快了,秦时鸥从佛罗里达州海域带来的胸棘鲷密密麻麻的排布在海底。无数手指长短的小鱼混迹在鱼群之中,让鱼群看起来壮观无比。

一个秋季和冬季的休养生息。胸棘鲷群完成了第一次大规模繁衍,这个种群成功的在渔场驻扎下来,已经具备经济性了。

秦时鸥将胸棘鲷加入了捕捞计划,现在有了更大规模的拖网型渔船甜瓜公主号,同类型的丰收号可以退役了,这样秦时鸥想将它改造成底栖捕捞船,专门用来捕捞虾蟹和胸棘鲷等底栖鱼。

想要捕捞胸棘鲷的不光是他,鳕鱼群们也早就觊觎上了这盘美食。

海神意识来到海底后不久,一个庞大的大西洋鳕鱼群也到来了,几万甚至十几万条成年大西洋鳕鱼在鲷鱼群上方游荡,来来回回穿梭,寻找着攻击机会。

这是一种比较少见的现象,人以类聚、物以群分,鱼和动物一样,都有固定的生活环境,鳕鱼是中低层海洋生物,它们正常情况下不会游到海底捕食的。

现在这个大鱼群竟然钻到海底来,由此可知这些胸棘鲷对鳕鱼来说有多大的诱惑力。

不过捕捞胸棘鲷需要一定的勇气,这是一个很团结的鱼群,它们色彩艳丽,鲜红欲滴,成群结队在海底游荡的时候,好像燃烧的火线。

鳕鱼的攻击性比较弱,它们到来后游荡了好一会没有发起攻击,秦时鸥驱动海神意识引动鱼群中的领头鱼离开这片海域,中层水域有的是沙丁鱼、鲱鱼、鲭鱼和投足类生物,用不着捕食胸棘鲷。

他刚刚送走鳕鱼,一群大鱼雷呼啸而来,蓝鳍金枪鱼群经过这里了。

蓝鳍金枪鱼的彪悍可不是鳕鱼能比的,它们闪电一样钻进鱼群里,张开大嘴将一条条中小型胸棘鲷吞了下去,在鲷鱼群里掀起一道道波澜。

秦时鸥不是胸棘鲷的保姆,弱肉强食是海洋规则,他给鱼群输入了一些海神能量就离开了。

在渔场大概的巡游了一圈,确定没什么问题,秦时鸥便离开了渔场。

他现在开始体会养成的快乐了,前年和去年,他就像养孩子一样来引导渔场的成长,投入海藻籽、放养鱼苗,隔三差五的输出海神能量,促进珊瑚礁生长,引导经济鱼种进入渔场,忙里忙外,真是又当爹又当娘。

今年开始,他可以收获了,渔场以海底牧场为基础,完成了生态链的建设,即使是诸如蓝鳍金枪鱼和黄鳍金枪鱼这些珍贵的鱼种,都已经可以在渔场进行自给自足式种族繁衍了。

现在渔场比较稀缺的是蟹类和贝壳类物种,虽然皇后蟹不少,可是这种螃蟹经济价值一般,不如阿拉斯加雪蟹和格陵兰雪蟹更有经济潜力。

离开渔场,秦时鸥愉快的回到宿舍,拉出电脑登陆cs-ol,随便进了一个房间去玩了几局,虎子和豹子人立而起,前爪搭在电脑桌上,脑袋卡在桌面上,好像能看懂一样陪着秦时鸥玩。

它们可不懂游戏,可是聪明的很,很快发现了诀窍,那就是秦时鸥眉飞色舞的时候,就是它们可以开心的嗷嗷叫的时候,而当秦时鸥叹气了,它们就要愤怒的叫。

薇妮抱着小甜瓜进屋,放下她后咳嗽一声,秦时鸥立马利索的退出游戏,找了一篇童话故事,跑到小甜瓜身边开始讲故事。

薇妮嘻嘻一笑,拧了拧他的耳朵满意的说道:“这才差不多,要做个乖爹爹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