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51 改造丰收号

1051.改造丰收号

清晨起床,秦时鸥去看了看小甜瓜,这是每日必修课。

婴孩的睡眠时间很长,但没什么规律,故而小父母们经常被折腾的欲死欲仙。

小甜瓜不错,醒了之后不饿不会乱哭,这也是秦父秦母把孩子交给薇妮自己带的原因,这是一个很乖的宝宝,带起来很轻松,不费劲。

这次也一样,秦时鸥趴到小床前一看,小甜瓜已经醒了,一只手在小被子里抚摸什么,小小的身体不时挣扎几下,自己翻身自己玩。

秦时鸥拉开小被子一看,辛巴大王正缩在小甜瓜身边睡得香,小甜瓜的一只手就在它身上抓挠,猞猁不管不顾,闭着眼睛有节奏的打着小呼噜,还在酣睡。

看到秦时鸥,小甜瓜‘啊啊’叫了两声,伸出小爪子要抓他。

秦时鸥抱起她转了两圈,小甜瓜低头看到酣睡中的辛巴大王,又重新来了兴趣,伸手示意要躺回去和小猞猁去玩。

薇妮在床头坐起,微笑着看父女两个玩闹,最后拍拍手,小甜瓜就再次改变注意力,啊啊叫着要让薇妮去抱。到了妈妈怀里后,扑楞着自己玩手指,小脸表情很满足。

秦时鸥下楼,稍后穿戴整齐的米歇尔也下来了,他的晨练换了项目,开始培训米歇尔的篮球技巧。

看过格兰特小学那些后卫们的能力之后,秦时鸥对他们已经不抱希望,让米歇尔加强控球练习和体内储备,他得自己打天下了,起码要打双能卫,自己组织、自己得分。

秦时鸥一直在用海神能量改变身边人的身体素质,包括远在国内的父母、姐姐一家。父母自然不知道原因,他们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还以为是无事一身轻,精神好身体也好。

13岁的米歇尔已经有一米六,在白人孩子里还不算很高大。可比起一年半前刚来渔场时候的小土豆形态,也完全不一样了。

米歇尔的体型是比较修长的那种,吸收海神能量之后,呈现一种健康的强壮。好像一头小豹子,安静的时候好像瘦瘦弱弱,可一旦爆发出来,力量、速度和对抗能力,都非常强大。

秦时鸥让米歇尔带球跑步。他喊口号让他不断的调整节奏,有时候帮他设立一些障碍,让他带球穿过障碍。

虎子、豹子和初长成的小萝卜头抖擞皮毛迈着小碎步跟上来,秦时鸥挥挥手,三个小家伙上去抢米歇尔手里的球。

米歇尔急忙来了个**变向,虎子绕到后面,豹子和小萝卜头追着球跑,他不得不不停的换手、变向和背后运球之类,以此避开小家伙们的抢断。

这是很累的事情,没过多久。米歇尔就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了,秦时鸥吹了声口哨唤停小家伙们,他让米歇尔小跑着减负,回来帮他做按摩,以适应更强的运动强度。

早上一顿运动,米歇尔饭量大增,戈登刚睡醒不太饿,看看盘子里的三明治、煎蛋和肉排,便眼珠子一转,对米歇尔说道:“伙计。你最近吃的有点多啊,你要吃穷秦吗?”

米歇尔的性格有些内向,现在好多了,但比起不要脸的戈登还差得远。他反驳了戈登几句,便被戈登说的哑口无言。戈登趁机将自己餐盘推到他跟前,让他帮自己吃掉里面的东西。

秦时鸥咳嗽一声,阴沉着脸对戈登说道:“我说小子,你好像还欠我一个解释,为什么你现在还是五年级。而鲍威尔和雪莉都升入高年级了?”

戈登顿时萎靡不振,叹道:“都怪这该死的升学考核制度,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到了考试时候我就胃疼,严重影响了我的发挥,真是讨厌!”

米歇尔趁机说道:“你不知道原因?我来告诉你,就是因为你个混蛋不肯好好吃早餐,你的胃肠功能已经紊乱了,你知道吗你!”

戈登瞪眼,秦时鸥问道:“那有别的原因吗?”

垂头丧气的答应一声,戈登将盘子拉回来,勉强的吃着煎蛋说道:“或许是这样吧,那我好好吃早餐就是了。”

秦时鸥挠了挠他的细碎金发,说道:“听着,小子,昨天我去你们学校应聘老师了,从今天开始,我会去学校盯着你,所以你最好表现好点,否则你要惨了。”

戈登倒吸一口凉气,顿时更没有胃口了。

秦时鸥不可能一整天都耗在学校里,他只是放学后去给孩子们进行训练,平时还是呆在渔场里。

现在他的事情还是挺多的,决定要捕捞胸棘鲷了,秦时鸥让沙克去联系波塞冬造船厂,将丰收号改造一下,改造成底栖拖网捕捞船。

丰收号是渔场的第一座渔船,秦时鸥还是有些感情的,因此在改造之前,他让尼尔森拍照,给他和丰收号进行合影留念,过些年再看这些照片,一定会很有意思。

最后秦时鸥和薇妮抱着小甜瓜与丰收号来了一张全家福,小姑娘懵懵懂懂,怀里还搂着辛巴大王。

她的手臂还没力气,只能勒着辛巴大王的脖子,可把小家伙给勒坏了,镜头前面一个劲的翻白眼。

正拍着照,黑刀的声音从对讲机里响起:“波ss,有人找你,奥尔巴赫老爹正在接待,是从圣约翰斯法院来的,请你去瞧瞧。”

法院的人上门,秦时鸥本能的先想自己犯了什么事,但想来想去自己可是乖宝宝,违法犯罪的事情从来没干过,倒是缴税的时候动了点手脚,可那是合法避税啊。

回到别墅,秦时鸥看到两位中年白人坐在沙发上和奥尔巴赫聊天,两人毕恭毕敬的坐着,奥尔巴赫则随意的倚靠在沙发上,好像领导和下属谈话一样,那叫一个挥洒自如。

这样秦时鸥就有数了,起码这两个人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他进来之后,奥尔巴赫站起来,那两名中年人也赶紧站起,老头子指着两人介绍道:“这是我们圣约翰斯法院的霍博特-贾艾斯法官和路易斯-马克西先生,这是秦,你们有事情随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