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61 这就是价值

黄金渔场 1061.这就是价值

;豹子的这个极具儿童性动作赢得了等候在法庭外准备进场的旁观群众的赞叹,这些人对虎子和豹子并不陌生,因为最近日子来,有关治疗犬的话题一直不间断,而虎子和豹子被拿出来做示范。

周围有人轻轻鼓掌,豹子侧着头看了看这些人,等薇妮将领结收拾好,它和虎子便在秦时鸥引导下乖巧的向主审大厅走去,步伐轻巧灵活,姿态低调严肃。

以前,秦时鸥听说有哪位大拿说过,什么欧洲发达国家,最宏伟的建筑主要是教堂,因为那里存放着他们的信仰——博爱、自由、平等;日本最奢华的建筑主要是学校,因为那里存放着他们的信仰——知识、技术、进取;而北美最壮观的建筑物是医院,因为那里存放着他们追求的健康。

当时没出过国,他便信以为真,可现在在全世界各地跑过之后,别的地方不敢说,反正同属北美的加拿大不是这样。

在加拿大,最雄伟的建筑物不是政府机构、超级公司、大学或者医院,而是法院。

这也好解释,法院代表了公正、公平和公开,加拿大人最看重立法的公正,因为这是一座移民组成的国家,如果法律不公平,那这个国家就会乱掉,这比健康、信仰和知识更重要。

圣约翰斯法院也就是纽芬兰最高法院使用了希腊神庙风格,据说是加拿大一位著名的希腊籍建筑师精心设计而成。法院门前的台阶精雕细琢,每一阶都有一句经典法律条文。

与其他建筑不同,法院的窗户不是长方形而是梯形结构的,这使得它从远处看起来显得更加宏伟壮观、稳定匀称。也体现了司法机关庄重、庄严以及程序安定等应有的形象。

秦时鸥早就听说过纽芬兰最高法院的恢弘,可是中国人的惯性思维,不想和这种场所拉得太近,所以没有来过这里。当初参加佳得利渔场拍卖,场所并不是在极富盛名的最高法院。而是省级法院。

法院内部采用了雅典神庙式风格,装饰着华美的红色天鹅绒帷幕,一进去之后就感觉有股凝重、威严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种气息不是虚无的,而是建筑风格、装饰风格和里面的物品摆设综合起来给人带来的感觉,当然,这也和日常不断的公正审判分不开。

秦时鸥和薇妮属于旁听这场审判的观众。他们和陪审员们一起排队进入法院大楼,大楼内有大大小小十几个法庭。

进入大楼后,正常来说陪审员优先进入审判庭。但因为秦时鸥要照顾治疗犬虎子和豹子,可以优先进入,于是他跟着小家伙沾光。走了个头名。

在进入的过程中,所有人都保持秩序,但可以看出记者是最积极的,都是抢先进去,排队的时候甚至偶尔有插队现象。

秦时鸥不明白,问旁边的路易斯道“为什么记者们这么着急?”

路易斯解释道“参加庭审的人选是固定的,只要座位坐满那就不能再有人进入了。而除了当事人亲属以外,所有人包括记者。得按到进入法庭的时间顺序,先到的人取得旁听资格,晚到的人就只能说抱歉了。”

在陪审员坐好之后。第一个案子的被告人、检察官、警方证人、被告人家属、被害人家属依次进入,最后进来的则是主审法官,一名穿着法官服的威严中年人。

主审法官一进来,所有人起立,然后这个案子有人宣读,随即就正式开庭了。而虎子和豹子也是这时候放开,跑到了原告人席位上。一左一右陪伴在她旁边。

今天第一个案子,审理的是未成年人侵案。原告人是朱蒂。

朱蒂入席之后就表现的很紧张,缩在椅子里目光闪烁的看着周围,满脸的孤独之情,对环境显然缺乏安全感。

拉拉汪在秦时鸥指使下跑了过去,看到两个小家伙,朱蒂脸上露出开心笑容,一把将虎子搂在了怀里。豹子舔舔嘴唇,将哥哥拨拉开,自己钻到了女孩的怀里。

因为这是一起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又是涉及个人隐私的案件,都是法定可以不公开审理的原因。

但是案件仍然得公开审理,路易斯对秦时鸥解释过原因两个不公开审理的原因都是为了保护当事人权利,而本案的被害人朱蒂放弃了这种权利,她不敢单独面对父亲。

朱蒂的父亲是一名四十来岁的白人男子,看上去形象不错,头发打理的井然有序,穿着也挺有品位的,应该是个中产阶级,这样的人即使单身也不会很缺女人,但他还对自己女儿下手,只能说心理有问题。

秦时鸥看着朱蒂的父亲撇撇嘴,低声对薇妮说道“你说我要是现在让虎子和豹子去咬他,怎么样?”

薇妮嫣然一笑,推着他的胳膊怂恿道“快快快,去咬他咬他咬他!不过到时候你就要取代他站到那个位置了,说不准还要进监狱。可是我保证,我为你守身如玉,和甜瓜一起等你出来。”

秦时鸥气得够呛,这娘们!

从法庭布置来看,陪审团的坐位是在法庭的左边;主持审判的专业法官的座位和证人的座位斜对着陪审团席位;在台下与旁听席平行而坐的是控辩双方。

陪审员是西方法律体系的一个特殊产物,这点能彰显出法律的公平性,加拿大的候选人员是从法庭所在地的具有选民资格的公民中用电脑随机选择来的,一共人作为陪审员。

审判过程中,陪审员不能说话,只能坐着听,是主审法官和律师开始交流。

期间过程并不精彩,两位律师也不激动,只是心平气和的进行辩论,倒是引经据典、法律条文不断蹦出,可惜秦时鸥听不懂,要是奥尔巴赫也来就好了,起码可以给他解释一下。

虎子和豹子则陪伴在朱蒂身边各种卖乖,因为需要朱蒂来核实一些证词,所以拉拉汪的活也不少。

每次对方律师问一些敏感话题的时候,虎子和豹子就伸出舌头舔朱蒂的手掌,让她感受到温暖。其他时候则一个依偎在她身边一个不断转悠,尾巴时不时扫过,好像安慰小姑娘一样。

这样感觉确实不一样,朱蒂开始是很紧张的,声音细小而且颠三倒四,抱了拉拉汪一会之后,她的思绪就严谨起来,心平气和的将两位律师和法官需要知道的信息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