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62 时代的脚步

1062.时代的脚步

秦时鸥第一次参加加拿大的庭审,起初还很有兴趣,但后面很快就觉得枯燥了。

与之相比,他反而觉得拍卖会更有意思,这和环境、氛围有关,拍卖会是花钱的地方,大家情绪都比较放松,不断轮换的艺术品也是个看点。

法庭的氛围过于凝重,除了法官、律师、书记员和被告原告之外,就再没人说话了,秦时鸥参与不进去,自然觉得没有兴趣。

不过在社会主义培养的价值观影响下,他还是坚持观看,就想听到最后的宣判。他觉得朱蒂父亲这种心理有问题犯下这种罪恶的人,必须得受到法律制裁。

他没有等太久,双方律师在一番交谈之后,陪审员进行密室讨论,主审法官听取意见,最后就做出了判决:起诉成立,原告剥夺对被告的监护权、剥夺政治权利十五年,有期徒刑十五年!

朱蒂父亲听到宣判之后沉默的点点头,表情看不出后悔或者不甘,好像失去了灵魂一样。

朱蒂也是一样,只是紧紧地抱着虎子和豹子,并没有露出逃出魔掌之后的喜悦。

秦时鸥觉得这种案子伤害的是双方,他不知道朱蒂以后怎么办,她还得负责抚养他们的孩子,而这个本来不该出生的孩子,又该怎么办?

从这件事,他又突然想到了伊沃森,当年伊沃森的父母,也是遭遇了一样的困境,留下了一个傻乎乎又胃口奇大的孩子。

要不是告别镇民风淳朴且镇民们善良,自觉的供养了伊沃森。那恐怕他早就死了。

好一些的是,朱蒂经济不会有问题。她属于单亲妈妈,将会接受政府的社保补贴、可以领取牛奶金。而她的父亲之前答应将存款转移到她的名下,那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有四十多万加元。

案子审判结束,进入休息时间,半个小时后第二个案子开启。

这样虎子和豹子就要和朱蒂分开了,但朱蒂一直死死的抱着两个小家伙,无论说什么也不松手,而且她并不和人说话,只是抱着拉拉汪。

路易斯为难的看着秦时鸥。秦时鸥心里不好受,他摇摇手,说道:“让虎子和豹子再陪她一会吧,不耽误下一场审判就可以。”

朱蒂总算有了点反应,她感激的看了秦时鸥一眼,带着拉拉汪坐在法庭外的草地上,怔怔的看着远处发呆,好像木偶人。

薇妮想了一会,提起自己的小包包走了过去。和朱蒂坐在一起低声聊了起来。

两场庭审都和虎子、豹子有关,第二个案子就是对罗珊小姐妹受虐案进行终审,虎子和豹子依然要做她们的治疗犬,所以还得提前入场。

不知道薇妮和朱蒂说了什么。总之在第二次庭审之前,她放开了虎子和豹子,薇妮抱住了她。秦时鸥过去问,她说道:“你进去陪虎子和豹子听审吧。我在这里陪一下这姑娘,在外面陪你回家。”

秦时鸥点点头。吹了声口哨带着两个拉拉汪走进了法庭。

这一进去他吓了一跳,法庭的布置进行了改变,两座摄像机好像大炮一样一左一右的架设在审判席两旁,一个对准法官,另一个则对着原告、被告席。

这让秦时鸥有些奇怪,据他所知,在加拿大,摄像机一直是不允许进入法庭拍摄审判过程的。

因此,电视台的记者过去在报道法庭审判的案件时,只能在法庭外介绍案件及审判的简况,或采访与案件有关的人员,如律师和当事人。这也是为什么在加拿大电视上,报道法庭案件时都是用素描图案来代替的原因。

路易斯负责陪同虎子豹子,因此秦时鸥有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会帮忙解答,而看到摄像机后,不等秦时鸥发问,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你好奇摄像机为什么会进入法庭是吗?”

秦时鸥点头道:“是的,现在加拿大也允许对法庭现场直播了吗?”

其实以前不光加拿大,其他国家也不允许电视台对审判现场进行录播,认为这侮辱法庭威严和会侵犯当事人的隐私,也怕电视台录制会影响到原告、被告、当事人的情绪等等。

但是现在国际上有越来越多的国家通过电视来公开法庭审理案件的情况,比如美国审讯辛普森案和南非“刀锋战士”杀妻案等,当然,这种公开是有限度的,仅限于开庭和宣判以及司法专业人员作证阶段,在对犯罪者本人和证人的庭审环节还是保密的。

加拿大有些省级上诉法院,由于不会召集证人出庭,只听取律师的辩护,有时也偶尔会允许摄像机进入法庭,比如安大略省和新斯科舍省的一些法官就曾勉强地允许了几次。

联邦最高法院则从90年代中期起,已经在所有庭审中允许摄像机存在,包括一些非刑事案的听证。

但总体上来说,加拿大的法庭还没有向电视记者开放,法庭审判的电视直播还很少见。

这次开放的就是电视记者,难怪帕丽斯会来,她是《纽芬兰时报》和纽芬兰电视台的交换记者,可以参与后者的实地采访,信息够用。

经过一年历练,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采访告别岛时候的呆萌小记者了,变成了职场丽人,从这点来看,有个好哥哥就是占便宜,帕丽斯的资源都是哈姆雷帮忙整合的。

帕丽斯在观看案子的介绍,秦时鸥和她打了个招呼,她抬起头看到虎子和豹子,顿时笑了起来。

有刁民想要害朕!虎子和豹子顿时警惕起来,它们看看彼此的领结,然后点点头,绕远路到了前庭,反正不经过帕丽斯的位置。

路易斯回答了秦时鸥之前的问题,说道:“显然人们观念改变,认为既然法院属于公共机构,那所有人都应该有权利知道那里正在发生什么。”

不过和法庭治疗犬来说,这种行径也是处于试行阶段。

“一开始,我们没有想到使用治疗犬,但罗珊姐妹恐惧在私底下和父亲的相见。于是我们提议了使用摄像机进行现场录制,告诉两个女孩,全国观众都在陪着她们,这样她们才拥有一些安全感。”路易斯接着说道,“这就是圣约翰斯第一次出现庭审录像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