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63 神级拉拉汪

1063.神级拉拉汪

重复了上一次开庭的过程,不过主审法官换了人,这位法官更年轻一些,眼神很犀利,秦时鸥和他对视了一眼,觉得这青年法官一定是个厉害人物。

而且,让他震惊的是,这位年轻的法官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竟然是一位黄种人,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华人。

大家起立然后坐下,庭审开始,虎子和豹子轻车熟路跳上特意给罗珊姐妹准备的排椅,两个小姐妹本来拥抱在一起,虎子和豹子跳上来之后,便一人抱上一条拉拉汪,表情欣喜。

两个姑娘都还小,拉拉汪蹲着和她们坐着个头差不多,于是虎子和豹子便改了姿态,不再是上一场庭审时候向朱蒂卖萌的样子,而是威严的坐着,好像帮助小姐妹遮风挡雨的勇士。

看到这一幕,陪审员里立马有人低声谈论起来,观众席上更是纷纷扰扰:

“天呐,着两条狗是怎么训练出来的?这是从美国借来的专业治疗犬吗?”

“据说是私人养的,拥有世界冠军血统吧?瞧它们的机灵劲,我真以为我看到的是两个大孩子!”

“就应该开放治疗犬制度!说什么干扰法官的判断,难道就因为狗狗安慰了孩子,法官就为难了?”

讨论声虽然小,可是因为讨论的人多,所以搞得现场有些乱。青年法官用严厉的眼神扫视观众席,使劲敲了敲木槌喝道:“安静!安静!安静!如果再有人扰乱法庭秩序,那就驱赶出去!”

被法官一警告,人们便闭上了嘴,但注意力依然集中在虎子和豹子身上,尤其是被家长带进来的孩子,看向拉拉汪的目光褶褶发亮。

正式开庭,双方律师起身将辩护提纲交给了法官。

罗珊姐妹的父亲是个三十多岁的白人,块头很大、肌肉发达,有一条腿是瘸的。即使经过打理,可依然难掩他的颓废和凶戾。从他的脸色、眼睛能看出他经常酗酒,是个标准的贫民窟粗汉。

这种人生活和工作都不怎么得意,往往脾气暴躁,是和美家庭的杀手。

果然。开庭之后原告律师开始控诉罗珊的父亲,这个男人不等律师说完,便拍着面前的小桌子喊道:“你们管的真宽!你们和我那些该死的邻居一样多嘴!法克鱿!法克鱿!她们是我的女儿,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他一咆哮起来,小姐妹便害怕的缩起身体。虎子和豹子挡住她们,昂头瞪大眼睛看着小姐妹的父亲,嘴巴往后抽了抽,作势要呲牙咆哮。

见此,路易斯急忙上去安抚了一下拉拉汪,它们毕竟不是专业的治疗犬。按照法庭的要求,治疗犬只能陪伴当事人,不能发出声音和进行攻击,这也是为了避免影响法官的判断。

虎子和豹子算熟悉了,路易斯抚摸着两个小家伙的颈后皮。它们便安静下来,回身用湿润的鼻子轻轻蹭罗珊姐妹,豹子还抬起一条前肢搭在罗珊妹妹的肩膀上,仿佛是给了她一个拥抱。

“哗!”下面观众席上又响起了惊叹声。

这次青年法官没有喝令,他也瞪大眼睛看着两只拉拉汪,露出的表情很有意思。

小姐妹的父亲还要继续咆哮,青年法官回过神来冷冷的说道:“先生,我需要提醒您,您此刻的吵闹只能成为我判断你心虚和恐惧的证据,辩方律师请和您的当事人协商好到底谁发言。”

律师向法官道歉。随即低声在小姐妹父亲的耳畔说了几句话,这个脾气暴躁的男人这才老实一些,但依然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小姐妹。

虎子回头,眼睛微微眯起。小眉毛一下子挑了起来,眼神也很犀利。

场下的观众嗨不住了,掏出手机一个劲的拍动。

秦时鸥哑然失笑,这是有样学样,虎子现在的眼神,和薇妮发怒的时候可真是相像。要是薇妮现在在场肯定会很骄傲的。

这个案子其实已经几成定论,故而小姐妹的父亲才会那么着急,青年法官说的对,他已经心虚和害怕了,等待他的法律判决,可不只是剥夺抚养权那么简单。

两位律师开始进行辩护,相比上一场庭审,这次律师的辩论就要激烈多了,小姐妹父亲的律师是个厉害人物,一直想要对小姐妹进行发问,从她们身上打开缺口。

这样秦时鸥就疑惑起来,小声问路易斯道:“这件事明摆着是这该死的男人的错,为什么这个律师这么卖力的为他进行辩护?好吧,我这个问题或许比较幼稚,可是相对上一场庭审,这次被告的性质要好的多吧?为什么刚才那位被告律师,就没有很卖力的辩护?”

路易斯道:“这不一样,这次的辩护律师,是罗珊姐妹的父亲花钱雇佣的。而上一次,朱蒂的父亲并没有雇佣律师,直接放弃了辩护,那位律师是我们法院指定的。”

这样秦时鸥明白了,原来一个是收了钱的一个是没收钱的,难怪两位律师的战斗力差这么多,动力就不一样。

该死的资本主义社会,秦时鸥站在正义的高岗上骂了一句。

这时候治疗犬的作用就展现出来了,前面两次开庭,小姐妹都害怕的不敢回答,导致了案件的流审,甚至被告律师想要迫使她们撤销起诉。

如今有了虎子和豹子的陪伴,小姐妹就胆大很多,姐姐罗珊可以抱着虎子起身回答问题,并且向着摄像机掀开衣服展示自己受过的伤害和遗留的伤疤。

虎子温柔的用毛茸茸的大耳朵蹭小姑娘的脸和手臂,有时候当被告律师发问严厉的时候,它还会挡住小姑娘,用鄙视的小眼神看那律师。

被告律师估计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被一条狗用鄙视的目光盯着,大大影响了他的发挥,最后无奈,要求撤离治疗犬:“它们的存在让我总是转移注意力,我抗议。”

青年法官冷冷的看着他,敲了下木槌说道:“抗议无效,治疗犬的出现是经过法庭决议允许出庭的,它们和你拥有一样的权益。辩护继续进行,原告律师请发言。”

相反,小姐妹的辩护律师则感觉越战越勇,他的当事人情绪越好,对他帮助越大,本来这就是答案清晰的案子,有了虎子和豹子帮忙,那结果就更简单明了了。。